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玉帝现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相比不周之巅厮杀的惨烈以及只是厮杀了不足三天便以一方撤军而停战,天界无尽虚空内的强者之战却更加的惊心动魄,血染苍天。孟秋雨以一敌三应对元始天尊,接引道人以及准提道人三大天尊,孟秋雨并不落下风,自然也占不到任何便宜,元始天尊的实力的确很强,甚至不比孟秋雨逊色多少。准提道人虽然先前受过重创,但他的存在依旧给孟秋雨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孟秋雨不得不以一人之力硬抗三大天尊联手,否则林慕雪众女不但压力会很大,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即使孟秋雨挡下了三人,林慕雪和苏媚以及妖女三人对付灵宝天尊,也颇为吃力。作为道门三圣之一,灵宝天尊的修为实力不比元始天尊弱上多少,而且浑身都是宝贝,虽然林慕雪三女在玄境秘境内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可联手之下依旧一直处于弱势。对付道德天尊的杨冰凝,姬无夜以及冰纪子,同样是处于下风,哪怕姬无夜和冰纪子都是狠人,可实力上的差距依旧是难于逾越的鸿沟。何况杨冰凝还怀有身孕,并不能全力出手,实力大打折扣,以至于让姬无夜和冰纪子不得不在打斗中分心照顾她,尤其是姬无夜,多次冒险救援杨冰凝,身上被轰的血迹斑斑,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血人。敌地地不独后恨所孤接由学强者之战要么难以分出输赢,要么一招便见分晓,而这次打斗的众强者却是打的异常激烈,哪怕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占据了一世上风,想要干掉林慕雪众人,他们也难以办到。毕竟他们的实力还无法彻底碾压林慕雪众人,而且他们心里存有顾忌,不愿意付出他们难以承受的代价。孟秋雨身上同样增添了不少伤口,神魔合体下实力暴涨,依旧是无法压制元始天尊三人,他便知道这是自己的极限,除非他也不惜一切代价,或许能把受伤不轻的准提道人给干掉,但准提道人现在根本不能死,所以孟秋雨打斗起来,有些束手束脚。若是放开手脚,全力一战,孟秋雨倒是有自信局面不会成为现在的僵局,谁也耐何不了谁。元始天尊三人也并不轻松,同样是人人带伤,他们也能意识到,想干掉孟秋雨没那么容易,除非五大天尊联手才有机会。但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的处境,他们也楚,这一战即使他们最终能赢,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即使干掉孟秋雨这些帮手,他们也会付出代价,而杀不掉魔帝。轰轰轰!众人所在的虚空不时传来暴戾的轰鸣炸响,天地规则分崩离析,道韵炸溢的波及将四周无尽虚空都撕裂成虚无。各种神通手段,法宝道光在虚空凝聚,爆开,仿佛整个天界都在毁灭一般,声势震天动地。噗!打斗中的妖女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而灵宝天尊也被苏媚的十二枚雷光珠炸的道韵凌乱,全身掀起一篷血光。灵宝天尊想要乘机将苏媚轰杀,林慕雪的冰花天书却是凝聚着防御光芒,浩瀚磅礴的莲花道韵气息汹涌而来,守护着苏媚,丝毫不给灵宝天尊任何机会。灵宝天尊再次压制住林慕雪和苏媚的同时,被轰飞的妖女也再次出手,魔天弓凝聚着恐怖的死亡气息,暴戾的箭意杀势锁定灵宝天尊,让他不得不分心抵挡妖女的可怕杀势,局面再次僵持。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天,灵宝天尊虽然占据着一点点上风,可依旧能被林慕雪三女牵制住。而且三女配合默契,他根本找不到机会逐一击杀。道德天尊和他的情况相似,他最想干掉的是杨冰凝,杨冰凝虽然并不能全力出手,但那强大的冰炉配合混沌火焰而形成的攻击和防御太强。而且杨冰凝足够聪颖,总是能借助天地规则来牵制道德天尊。时机每次把握的恰到好处,配合着狂战的姬无夜以及狠辣的冰纪子,三人的默契联手,让道德天尊郁闷而憋屈,不时被逼迫的狼狈不堪。孟秋雨也再一次将接引道人轰飞,大龙相术神拳凝聚的恐怖拳势与接引道人的佛本无道而衍化的大日如来佛手印轰击在一起,金色佛光迅速炸溢,接引道人整只手掌都被轰碎,狂暴的力量也将他震飞了出去。“凭你也想偷袭我的女人。”孟秋雨冷笑一声,刚才那一拳施展了他九成实力,虽然轰飞接引道人的代价是被元始天尊的指意神通在腰腹上轰出一道血口,可玄天九变的变态恢复力,依旧让他顷刻间伤口愈合。接引道人的确是阴险了一次,方战场都是僵持局面,他便暗中出手,凝聚大日如来佛手印偷袭林慕雪,试图给灵宝天尊创造机会干掉林慕雪三女。艘不不科方敌术由冷鬼秘孟秋雨岂能给他这种机会,打斗中也时刻留意着自己女人们的情况,接引道人一出手,他便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大龙相术神拳凌空砸落,一边和孟秋雨打斗,一边展开手段偷袭林慕雪的接引道人,自然是无法全力出手。以至于让孟秋雨一拳轰的周身佛韵都溃散起来,还震碎了一只手掌,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魔帝……你别得意。”元始天尊和准提道人爆喝一声,疯狂燃烧道韵和精血全力围攻孟秋雨。而接引道人也乘机冲向了妩媚和妖女,刚才被孟秋雨缠着他们无法分身,可是现在却是难得的机会,孟秋雨只要被元始天尊和准提道人缠住,接引道人就可以相助灵宝天尊轰杀林慕雪三女。后不科科独孙球陌月敌通主孟秋雨脸色终于一变,在元始天尊和准提道人疯狂攻击他的同时,他便意识到了不妙,自己竟然大意下将接引道人轰飞,给了对方脱离自己牵制的机会。后不科科独孙球陌月敌通主

    元始天尊三人也并不轻松,同样是人人带伤,他们也能意识到,想干掉孟秋雨没那么容易,除非五大天尊联手才有机会。“接引秃驴,你敢伤我的女人,我必杀光你佛门所有弟子。”孟秋雨怒喝一声,这时候什么都不再顾及,神魔合体下狂暴的神魔气息爆发,轩辕剑化作一道耀眼的剑芒凌空斩向了接引道人。接引道人冷笑一声,凭着要被轩辕剑所伤,他也要干掉苏媚或者妖女其中一个,孟秋雨虽然出手阻拦,但被元始天尊和准提道人牵制,很难给接引道人带来太大的威胁。而就在此时,一声轻哼响起,虚空被撕裂出一道缺口,浩瀚磅礴的道韵气息碾压而下,一道金色令碑凝聚着苍穹倒卷般的力量轰向了接引道人。后不科仇酷敌恨所孤陌诺学接引道人本就在孟秋雨轩辕剑的恐怖剑意杀势下被轰的护界碎裂,身上暴起一篷血光,周身佛韵再次凌乱,如今又被金色令碑可怕的力量轰击。虽然他再次出手挡下了大部分威力,依旧身上血光炸开,一条手臂化为血雨,再次被轰飞了出去,实力瞬间大减。“玉帝,你敢对我动手!”接引道人脸色发白,全身笼罩在金色佛光中的身影都缩小了不少,一脸震怒的呵斥道。虚空撕裂的缝隙中跨步走出一人,正是身穿金色袍服,威严不凡的玉帝,在他手里还抓着一枚金色令碑,这是玉帝令,也是他其中的一件强大宝物。“接引道友,你堂堂佛门祖师,居然偷袭弱小,还有脸指责本尊,你要再敢出手对付我的这些弟妹,本尊今日必杀你。”玉帝一脸严厉,一改曾经的儒雅温和,变得杀气腾腾。玉帝竟然出现了,打斗中的双方也纷纷停手,本就是僵持局面,如今多了一个玉帝,元始天尊等人自然知道形势对他们并不利。“玉德师兄,你要助纣为虐,与邪魔为伍不成?”元始天尊脸色难口道。“哼,元始天尊,何为邪魔,不是你们说了算,我三弟魔帝如今也是人类,被你们视为邪魔,这又是何道理?本尊身为天界掌权者,以保护稳定天界为己任,又岂能坐视你们动乱天界,血流成河。”玉帝冷哼一声,丝毫不和元始天尊客气。“玉帝,你这是在强词夺理,魔帝生性残暴,嗜杀残忍,先前杀害道门与佛门子弟也就罢了,他又赶去非想天残杀数千万仙佛子弟,这样的人不是邪魔是什么?不杀他如何能让天界安定。”道德天尊也沉声说道。“冠冕堂皇,你们若是不对付妖魔两族,试图覆灭不周山所有妖魔,我三弟岂会与你们作对。天界自古仙佛妖魔并存,妖魔两族盘踞不周山并未祸乱天界,你们又凭什么要对付妖魔两族?”玉帝争锋相对的说道。“庭是要插手此事,保护妖魔两族了,难道玉帝是要违背天规,与妖魔为伍不成?”灵宝天尊也冷笑道。“灵宝天尊,你们一直打压天庭,欺凌残害妖魔两族,想要让道门与佛门掌管天界,别拿天规来压我,我天庭没有残害过人族同道,只是守护天界安定,任何扰乱天界的行为,本尊都不会坐视不管。”“说的好听,你还不是要插手这件事,与魔帝联手,想要对付我们道门与佛门,数千万人族仙佛被魔帝残杀,你不但不管,反而包庇魔帝,你该如何和天界人族交代?”准提道人也冷笑道。“该交代这件事的人是你们,若不是你们号召天界散修道友对付魔帝,他们又岂会惨死,天界仙佛妖魔又岂会陷入征战,乱了天界。”玉帝沉声道。大天尊斗嘴,孟秋雨冷笑道:“道门与佛门势大,所以你们说屎是香的,也是道理。明明一个个道貌岸然,以圣人自居,却是干着连畜生都不如的事情,还说的冠冕堂皇,什么狗屁道理,你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小人,虚伪之徒。”“想杀我魔帝那就凭实力说话,要动手老子随时奉陪,别把恶名扣到老子头上,们一张张嘴脸,让我感觉到恶心。”“魔帝,你以为我们怕你不成?”灵宝天尊怒声道。“不怕我,那就动手,拼个你死我活,日谁能活着离开。”孟秋雨冷笑道。元始天尊等人脸色阴沉起来,玉帝光明正大的赶来相助孟秋雨,打下去他们占不到任何便宜,以他们的精明,又岂会做这种事情。“本尊以天界掌权者之名奉劝各位道友,此事到此为止,不周山征战已经结束,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若是你们还心存道义,不想让无数人族惨死,那就最好停手,继续征战下去,只会让无数无辜陨落。”玉帝沉声说道。元始天尊等人神色一变,不周山的征战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而且显然还没能覆灭妖魔两族,以仙佛大军的整体实力,怎么可能攻不下不周山。“玉帝,莫非又是天庭插手不周山斩妖除魔之战?”接引道人冷声道。“天庭并未出面,否则仙佛大军就会无人生还了。妖魔两族能够在天界生存下去,又岂是你们道门与佛门可以轻易毁灭。”玉帝语气清淡的说道。元始天尊等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免疑惑起来,妖魔两族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自己等人牵制住了魔帝和他身边的这些强者,不周山被攻破应该不会有困难。难道魔帝还隐藏了实力?他们对于玉帝的人品还是信任的,玉帝既然说天庭没有插手,那必然是没有相助妖魔两族了。“玉帝,魔帝,这件事不会罢休。”元始天尊哼了一声,第一个转身离去。随后灵宝天尊等人也纷纷随着元始天尊而去,他们都要去底发生了什么事,仙佛大军怎么会付出了很大代价,还没能攻下不周山。“大哥,你果然还是来了。我们也回不周山,况如何。”孟秋雨对着玉帝点点头,后者能在关键时刻赶来相助,这让孟秋雨感觉很温暖。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