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化解嫌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元始天尊脸色有些不好起其他几位天尊来,他正直了很多,而且也一向讲理。。dt。先前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内心颇为憋屈,自己弟子的无能和冲动,以至于连他都有些下不来台。可他还真的没有理由发作,魔帝之子闹,但这小子的滑头与心性,却也让他赞叹,不愧是魔帝之子,比起自己的得意弟子来,的确强多了,哪怕是胡闹,也进退有礼,让人恨得牙根痒痒,可也无可奈何。毕竟这只是晚辈之争,若是长者再插手,就有些破坏规矩了,元始天尊只能恼怒弟子的无能,而不能厚着脸横加阻拦。灵宝天尊的出手,让元始天尊心里既松了口气,也有些不痛快。帝天若是被当场轰杀,只会让他更加丢失颜面,其他天尊也会脸上无光,这可不仅仅只是晚辈之间的一场交手,更是代表了魔帝与他们之间的阵营交锋。他们虽然输了,可却不能输得一败涂地,连天才弟子都被杀了,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所以灵宝天尊出手,既是帮元始天尊解围,也是为了维护道门与佛门的尊严。只是以灵宝天尊的身份,这样做毕竟理亏。灵宝天尊也算是豁出去了,就算让自己丢脸,也要维护道门与佛门尊严。艘地地远情敌球接月察球太元始天尊即使心里不痛快,也无法指责灵宝天尊,可他也不愿意双方因为这件事而大打出手,一旦双方激战起来,天庭自然也有理由插手,他们在天庭的势力范围内,根本占不到便宜。“三弟,兄的面子上,还望住手,灵宝天尊虽然为老不尊,以大欺小,也只是不想让一场斗法出现伤亡,为兄会公正的处理这件事。”玉帝对着元始天尊点点头,他也害怕元始天尊恼怒下不顾一切的出手,那神池山必然将血流成河,死伤惨重,仙佛子弟虽然会陨落不少人,但这里天庭弟子同样不少,他们这种级别的强者一旦大战起来,能够在这种恐怖波及中存活下来的弟子,将会十不存一。孟秋雨已经和四大天尊交起手来,林慕雪等实力强大的众女也都纷纷出手围攻,整个神池四周无数仙佛强者已经带着各自弟子飞身后退,依旧在狂暴的道韵波及下死伤了不少人。孙仇仇不独后球由孤艘太吉这还是孟秋雨等人都在尽力收敛着气息,否则这里早已变成了修罗地狱。孙仇仇不独后球由孤艘太吉

    玉帝和元始天尊,王母以及不少顶尖的仙佛强者都在凝聚护界气势阻挡着狂暴的道韵波及,守护着身后的弱小弟子,倒是让道门和佛门弟子以及天庭弟子幸免于难。玉帝和元始天尊,王母以及不少顶尖的仙佛强者都在凝聚护界气势阻挡着狂暴的道韵波及,守护着身后的弱小弟子,倒是让道门和佛门弟子以及天庭弟子幸免于难。这充分又说明了一个道理,受伤害的永远都是没有背景的无辜,不少散修却是遭了殃。听到玉帝的话,孟秋雨和众女即刻住手,纷纷飞身后退,四大天尊也神色戒备的退到了元始天尊身旁,短暂的交锋,灵宝天尊和准提道人便受不了一些伤势,接引道人和得到天尊也颇为狼狈。尤其是灵宝天尊,被孟秋雨和众女重点围攻,身上多出了不少伤口,一身道袍也有些破碎,血迹斑斑。“灵宝,你这无耻老狗,今天大哥和元始天尊的面子上,就让你多活一些时日,下次最好不要遇到我手里。”孟秋雨一脸杀意,语气冰冷的说道。“魔帝,你以为本尊怕你不成。”灵宝天尊气的脸都青了,尤其此时又如此狼狈,可谓是丢人现眼,他还从没受到过如此屈辱。“好了,这件事到此结束。魔帝,我们的赌约就按先前的约定进行,你的儿子孟宝宝可以进入神池接受洗礼,但我也有一个条件,只能等天界所有天才弟子全部接受完洗礼,他才能单独进入。”元始天尊沉声说道。“既然元始天尊信守承诺,那我孟秋雨也最讲道理,不过我先前可是说过,进入神池洗礼的是我的子女们,可不仅仅只有我的小儿子孟宝宝。”孟秋雨一脸淡笑的点头道。“魔帝,你别得寸进尺。”道德天尊冷哼道。孟秋雨懒得和道德天尊多话,五大天尊以元始天尊为首,只要元始天尊同意了,其他人也无力反对,道门与佛门逐渐壮大,长久压制着天庭玉帝的权威,主要原因便是因为五大天尊团结,而且元始天尊能够在实力上牵制,甚至是压制玉帝,换做他们任何一人也做不到。若是他们与元始天尊不再和睦,只会让玉帝得到好处,尤其如今魔帝又回到了天界,五大天尊更加不能发生分歧,否则,以魔帝与他们有史以来嫌怨,他们一个也逃不掉被魔帝报复。孟秋雨明白这些,五大天尊自然也知道其中的道理,而元始天尊相比其余人,还算正派,只是正邪之间,本就只是一线之隔,没有什么准则。难分善恶,说不上好坏,追根究底,也都只是为了自己阵营的利益罢了。孟秋雨会为自己这边考虑,五大天尊也是站在道门与佛门的立场,谁都想要成为人上人,至高无上,掌控他人荣辱生死,制定着自己的规则与法则。“魔帝,我们曾经的确仇怨颇深,但追溯根源,不论是道门,佛门,还是天庭以及妖魔,能在天界存在,都是我们的师尊鸿钧道祖,女娲前辈,混鲲祖师和陆压道君四大元灵至尊圣人给了我们这一切。”元始天尊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沉重的说道:“只是我们为了追寻各自的大道,有了道派之争,也有了恩怨纠缠。不论是曾经的天界之乱,还是你再次回到天界发生了一些动乱厮杀,最终伤害的都是无辜子弟,天界弱小。若是我们以后能和平相处,这也不失为一件功德。想必我们各自道祖,也并不希望天界永不平静,弱小修道子弟生存于死亡威胁中。”“所以,今天我当着天界各方道派,教宗,希望与你达成协议,今后仙佛妖魔能够和平相处,不再有征战厮杀。”元始天尊这番话,让孟秋雨颇感惊讶,就连玉帝等无数天界仙佛也十分愕然,他们可不认为元始天尊害怕了,而是元始天尊的大道之心更加圆润了,他已经厌倦了道派之争,无休止的杀戮。结科不不方孙术由月我月由“元始师兄……”接引道人等天尊纷纷始天尊,心中很是不悦也不解,道门与佛门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他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重创了妖魔两族,打压了天庭玉帝,如果今后和平相处,岂不是再次给了妖魔两族以及天庭壮大的机会。“我意已决,我们追寻大道,想要成为真正的圣人,又岂能罔顾无辜生灵,多造杀孽。这无尽岁月,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各位师弟也该深刻思索了,否则谈何成为圣人。”元始天尊摆手道。始天尊仿佛一朝顿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孟秋雨不仅暗自点头,虽然六大天尊是天界顶尖的存在,可他们依旧只是准圣,教主级别的存在,而无法真正的成为圣人。历经无尽岁月,他们的大道也只是至强大道,而无法真正的窥破天道之上,成为无上大道,不正是有太多束缚,有太多心机,影响了他们的道心。而元始天尊或许正是从孟秋雨身上,感悟到了这样的道理,魔帝陨落无尽岁月,再次回到天界,实力依旧强于他们,这又是为何?如果他们依旧这般无法放下一切恩怨利益,永远也没机会成为真正的圣人。何况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一直敬畏崇拜的道祖,宇宙巅峰的圣人鸿钧,却同样无法死,为了一己之私想要毁灭宇宙,他们这些弟子在鸿钧老祖的眼里,不也是在被利用的一群蝼蚁,炮灰。“元始兄,若是你真能些,放下内心中的一切欲执念,那我孟秋雨也向你保证,不会再记恨曾经的仇怨,大道无情,我孟秋雨一向都是有情之人,杀戮并非我心中所愿,一笑泯恩仇,笑傲于天地之间,逍遥自在,这才是我们想要追寻的大道。”孟秋雨点头道。“好,大道无情,做一个有情之人,逍遥天地间,逍遥自在,不愧是魔帝,这份心境,就让人钦佩。”元始天尊哈哈一笑,帝道:“玉德兄,神池洗礼可否开始呢?”“自然要照常举行,各大弟子准备进入神池。各位仙友道兄或许可以随我进入天庭神宫,我们一起论道谈心。”玉帝也神情喜悦起来,能够和元始天尊化敌为友,这不失为一件好事。“各位师弟,你们意下如何?”元始天尊微微一笑,这才灵宝天尊等人。“师兄心性豁达,愿意与天庭和魔帝化敌为友,灵宝不敢妄加评论,但道不同,不相为谋,灵宝就此告辞。”灵宝天尊脸色难了抱拳,第一个飞身远去,不愿意和元始天尊同流合污。道德天尊也犹豫了一下,对着元始天尊抱了抱拳,飞身追了上去。“天道无常,天道无情,既然元始师兄愿做有情人,我与师弟准提也不想继续逗留。”接引道人一脸威严,目光深沉的摇摇头,随即和准提道人也化作佛光远去。人远去,元始天尊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天界道门与佛门五大天尊,今后便形同陌路了,不会再有任何友情,可他并不后悔今日的决定,其他人心中一切执念,只会误入歧途。“玉德兄,魔帝,还望二位今后莫要再与道门与佛门为敌,大道无情,修道不易,以我们如今的成就,不该在心中留有太多执念,妄造杀孽,给自己留下业果罪孽。”“只要它们安分守己,我孟秋雨也不会无事生非。”孟秋雨点点头,抱拳道:“元始兄,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讨教,元始兄可否告知,曾经的黄帝在何处?此人唯恐天下不乱,先前很多事情都是他所为,却是嫁祸于我。我们虽然曾经是兄弟,但他却是我现在最想杀之人。”“你是说司徒天吧?他的确去过非想天,在佛门圣地逗留过,如今却是不知去向。对于此人,我也没有太多好感。”元始天尊正色道。孟秋雨没有解释太多,但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司徒天竟然躲藏了起来,谁知道这家伙又会折腾出什么祸乱来。一日不杀司徒天,孟秋雨都有些寝食难安。好在与元始天尊化解了曾经的嫌怨,这对孟秋雨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元始天尊等人曾经算计过孟秋雨,并害的花神妹妹永无轮回,可元始天尊等人和孟秋雨也是仇深似海,孟秋雨曾经也杀过元始天尊的儿子和门人弟子无数。并且两人之间还存在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元始天尊曾经也有过一个妹妹,却是无辜死在魔帝手中,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元始天尊对魔帝恨之入骨。结不地地独孙学所月诺由封孙远科远鬼敌学陌闹由闹主“魔帝,我想问你一件事,这位仙子叫什么名字?”元始天尊目光突然投向了凤凰夫人,眼底中凝现着一抹激动的问道。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