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少年男女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念雨和孟宝宝不仅耗尽了神池之潭内的所有仙髓灵液,还借助各自吸收炼化的磅礴仙髓突破了至强大道。。本就枯竭的神池就如寿元耗尽的老人,已经是油尽灯枯,脆弱不堪,那里承受得住这两小子突破之际而带来的狂暴道韵规则冲击,顷刻间便崩溃炸裂,将整座神池山都毁于一旦。此时炸裂的漩涡规则极为狂暴肆虐,仿若原子弹爆发的核心,暴戾混乱的规则气息疯狂席卷炸溢,孟秋雨就在这种情况下冲了进去。以孟秋雨现在的修为,这种威力爆发中威胁并不大,但他周身道韵凝聚的护界依旧被层层撕裂,护界摇摇欲坠。孟秋雨无视这种狂暴的道韵冲击,蓝焰神枪卷起滔天汹涌的枪涛杀势将前方暴戾的规则道韵尽数化为虚无,被他硬生生轰出一条虚无通道,在他的神识中,一片封印光芒笼罩的空间显露出来。这片封印光芒笼罩的空间仿若狂风暴雨中一条坚不可摧的小船,即使飘摇不定,却并没有任何破损,但处于规则道韵暴戾的漩涡中,却是随时将要被四周炸裂出来的无尽黑暗虚空裂缝吞噬掉。孟秋雨了解过当初封印了自己骸骨的就是接引道人,为了让骸骨内吞噬的仙髓灵液全部释放出来,他已经将自己的骸骨利用强大神通手段化为神池潭底的一部分,与神池潭底融为了一体。艘远不仇独敌学所阳技早球在这种道韵炸裂中即使神池潭底不会破损,却极有可能被无尽黑暗虚空吞噬,坠落进入天界那浩瀚无际的黑暗破碎虚空内,想要找到可是难比登天。正如孟秋雨先前的担忧,融合了风无情道身所化的潭底残片并未炸裂开来,却是正在被一处黑暗裂缝卷起,即将没入虚无黑暗中。孟秋雨当即心中急切,道韵凝聚的手印瞬间抓了过去,虽然被他抓住了黑暗裂缝吞噬的潭底残片,可黑暗裂缝却也在瞬间愈合,孟秋雨也被卷了进去。四周是无尽破碎的黑暗,孟秋雨抓着潭底残片也不知道身处在何处,直到他的身形稳固下来,他才将潭底残片拖入了本源世界。孙仇科不方后术战阳所不故孙科科地情后恨由孤地考远各种宇宙虚空环境孟秋雨都经历过,可是这里的破碎黑暗虚空,却是让孟秋雨感觉到一种无力,这里就如同一个毫无边际的无底洞,没有方向,没有完整规则,甚至没有完整的空间。他的神识延伸出去根本探查不到任何边缘,只有黑暗。孟秋雨祭出了星罗盘,可是让他无奈的发现,星罗盘在这里也毫无用处,没有方向,没有坐标,甚至不知道所处在何处。孟秋雨展开身形撕裂着一道道黑暗虚空界域,但到处都是破碎的黑暗,他彻底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任何出路。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孟秋雨一向冷静沉稳的心,也莫名的不安慌乱起来,他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破碎黑暗的虚空内一丝出去的希望。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只有魔帝的记忆中有着一丝印象,这似乎就是天界之外的无界黑暗虚空,是一处没有开辟的混沌之地,没有完整规则,没有完整空间,无边无际,没有尽头。自己该怎么办?若是出不去,一切都是空谈,自己会慢慢在这无尽黑暗中耗尽寿元陨落,孟秋雨不甘心,他还要回去和妻儿亲人相见,要阻止鸿钧毁灭宇宙,他无法忍受孤独寂寞的在这无尽黑暗中慢慢等死。不行!孟秋雨意念中发出不甘的嘶吼,他不能坐以待毙,或许玄天九变成神后,他会有办法找到出路。将自身化作规则道韵融入一块陨落的黑石上,孟秋雨进入了本源世界,他不知道这块黑石会把自己带到哪里,此时他也没心思想这些,找回天道记忆,融合九世记忆,炼化九十道身成神才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本源世界内,孟秋雨前依旧庞大的潭底残片,强大的神识渗入了进去,一种熟悉的感觉涌入他的识海深处,他知道自己的天道道身的确是在潭底残片内,只不过却是化作潭底残片的一部分,他唯有将潭底残片彻底炼化,才能再次重新凝聚出天道道身。孟秋雨炼化潭底残片的速度很快,或许是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现在想要炼化任何东西都那般自然轻松,也就是一个时辰过去,潭底残片便于本源世界融为了一体,化作本源世界内的一处干涸凹潭。本源世界本就是孟秋雨自己的规则世界,是他的大道,所以在潭底残片融入本源世界后,一具散发着莹莹白光的尸骨也显现出来。孟秋雨前骸骨,一种莫名的熟悉亲切感让他感受到了一丝悲凉,每一次寻回轮回骸骨,都能勾起孟秋雨内心中的哀默,他迫切的想要寻回天道记忆,却又不敢知道哪些经历,因为都伴随着他刻骨铭心的伤痛和凄惨。九世轮回,九种不同人生经历,有欢乐有悲伤有无法面对的一切;也有他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更有那每一世的痛苦磨砺,惨死结局。后不仇仇酷艘恨战月远酷毫后不仇仇酷艘恨战月远酷毫

    为了能够成全妹妹,元始天尊并没有收风无情为徒,而是以同辈指教帮他修炼,不然自己的徒弟和妹妹要是在一起,那就有些有悖道德**了。那么多记忆融合在一起,谱写了他历经苦难辛酸的人世,虽然淬炼了他的心境,磨练了他的大道,但他情愿没有经历过那些,没有轮回,没有记忆,没有伤痛。不管心情如何沉重,孟秋雨也不得不面对这一切,轻轻抚摸着眼前骸骨,孟秋雨的神识意念也融入了骸骨中。风无情,一个在天界最底层崛起的弱小生灵,一步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了识无边天,机缘巧合闯入了盘素隐居的仙岛禁地。当他初次见到盘素的时候,清秀绝伦的少女,无邪天真的笑容,风无情久经沧桑,孤寂的心仿佛被一抹阳光温暖。艘仇不地酷结术陌阳由技球“我叫盘素,你叫什么名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大哥很少来陪我玩,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盘素秀丽的脸庞满是喜悦和期待,同样孤独的少女见到陌生人没有一点戒心和防备,反而十分开心终于见到了一个人类。“我叫风无情,你为什么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风无情经历过很多事情,当初已然是天仙修为的他,自然来眼前单纯无邪的少女,竟然是一个太乙玄仙。敌不仇地独敌术由冷战太球他吃了很多苦,在生死边缘无数次徘徊,为了得到一点点资源都在与人争夺,与天地争夺,与命运争夺。可眼前的少女似乎比他还要年轻一些,却拥有太乙真仙的修为,这少女的来历岂能简单。“因为大哥怕我受到伤害,他在这座仙岛上布置了结界,不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让我离开。”盘素眼底流露出一丝忧伤,大哥对她的爱护无形中成为了她的枷锁,这里虽然美丽的犹如仙境,却像是一座牢笼,禁锢着她自由的身心。孙远地远方敌球接月技艘孤风无情见惯了太多的事情,一颗心也早已坚毅冷漠,但是前少女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听着对方孤寂的心神,他的心也莫名有些伤感,比起自己来,眼前的少女似乎更加凄凉。“盘素,我也不知道如何就闯入了这里,而我在这里已经寻找了很久,找不到出去的路,若是我无法出去,你大哥特不愿意放我出去,那我只能留在这里陪你。”风无情露出一抹阳刚笑容,或许是同病相怜的孤独,亦或是他本性善良,面对盘素,他没有急着离开的迫切。结不不不鬼后察陌月艘毫科“嘻嘻,太好了,终于有人能在这里陪我,我们可以做朋友,我会对你很好,这里的一切我都可以和你一起分享。”盘素开心的雀跃欢舞,翩翩舞动着衣衫,犹如一只快乐的鸟儿,那空灵甜美的声音,更是让风无情心中充满了一种久违的舒心。于是,风无情和盘素成了好朋友,少年男女忘记了一切烦恼和忧愁,花前月下,碧湖青山中,到处有了他们的身影。欢声笑语,甜蜜相伴,不知不觉中让两颗孤寂的心成为了彼此的依靠,一种让他们更加快乐的情愫在潜移默化的温暖着他们,少年男女,无意识的萌发了男女之情。或许是半年,也或许是一年过后,元始天尊再次来妹,突然发现这里多了一个年轻人,当即暴怒就要杀掉风无情,却是被盘素拦下。“大哥,你要敢伤害我的无情哥哥,我永远也不会再理你,你不在的时候,只有他陪着我,照顾我,关心我。”从未对大哥有一丝不敬的盘素,那一刻像是一只护犊的母狼,第一次流露出她的歇斯底里,悲愤坚强的怒视着大哥,娇弱身躯坚定的护在风无情面前。“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把小素囚禁在这里,不让她与外界接触,这不是爱她,是毁了她该有的自由,如果你今日不杀我,就让我带着小素离开这里,她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不是你圈养的灵宠,你没有资格把他禁锢在这里。”风无情自然不会让盘素护在自己面前,他身为男儿的傲气寒骨连元始天尊都敢直言冒犯,将盘素护在身后,怒气冲天的咆哮着,为盘素争取着自由。元始天尊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这样对他说话的晚辈,他在恼怒之余,却也意识到自己对妹妹的确有些爱得过分,让她失去了自由,正如风无情所言,妹妹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灵宠,不该被圈养起来,哪怕这只是他的一种保护,但这种保护却也在伤害着妹妹。而且元始天尊也意外的发现了风无情的天赋之高,是他生平从未所见,经过一番思索后,元始天尊决定将妹妹和风无情带回道宗,他也来,风无情是个有担当的男子,对妹妹比自己还要呵护。教导风无情修炼的那些时日,元始天尊对这个年轻人是越来越欣赏重视,比起自己无数子弟来,风无情的优秀和心性,无人能及,而他妹每次和风无情在一起的开心神色,也暗自觉得欣慰,若是妹妹永远都能得到风无情的照顾和疼爱,那自己也可以放下将妹妹交给风无情。为了能够成全妹妹,元始天尊并没有收风无情为徒,而是以同辈指教帮他修炼,不然自己的徒弟和妹妹要是在一起,那就有些有悖道德**了。那是风无情最安逸开心的一段时间,他本就是一个心有大志,一心追求大道的男儿,若是没有机会离开仙岛,他倒是愿意和盘素相守一生,不离不弃。可如今既和盘素能够相爱相守,还有机会继续修炼大道,有所成就,风无情自然很开心。为了突破太清玄仙,风无情不得不告别痴情少女盘素,虽然心中也是不舍,可他依旧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毁了自己的成长。何况他也只是出去历练,并不是不回来。盘素的心性不适合外出历练,何况元始天尊也不会同意自己的妹妹跟随着风无情离开道宗,风无情现在的修为还无法保护好盘素。而元始天尊并不反对风无情要出去历练,反而很支持风无情,风无情的天赋太强,终究会有无人能及的成就,他自然不能为了妹妹,而毁掉风无情的大道前途。只是人世间的太多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充满了变故和曲折,风无情的离去,也就注定了悲剧的上演。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