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浴火重生,创始宝物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cpa300_4;“这败家儿子。【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孟秋雨心中一阵无奈,因为他不仅发现了体内隐藏着六件神兵,还有一道深奥的血色印记,他还发现自己炼制的一大堆神器法宝居然也不见了,不仅如此,连他庞大的道果园,灵草园都已经像被土匪打劫了一般,光秃秃的没剩下多少东西。

    孟秋雨的本源世界内空间无数,若非熟悉各处空间地域,很难找到不同地方放置的各类宝物,小冰晶自然是知道,不过看来小冰晶根本没有能力阻止孟噬天祸害,这些天地灵宝,神器法宝,显然是被孟噬天全给吞噬炼化了。

    “你这混账东西,老子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点家底,全让你给败光了,看来我把你放进我的本源世界就是个错误。”孟秋雨既感觉到气愤,又觉得哭笑不得,生了这么一个逆天的儿子,也幸亏是他,换做任何人,都养不起孟噬天。

    “爹,我可是你亲儿子,哪有当老子的不希望儿子成长,你体内的很多宝物我都只能看着眼馋,而无法炼化,你还是让我离开这里。”孟噬天一脸的不以为然,他说话之际,还眼神垂涎的打量着面前的生命树。

    他把道果园和灵草园能吃的都给吃了,本想连生命树也给炼化了,只是生命树早已与孟秋雨的本源世界融为一体,是他本源世界的核心,孟噬天自然是无法吞噬炼化。

    不止是生命树,孟秋雨的五颗本源珠也被他发现了,但他并不能进入到孟秋雨的丹湖内,轩辕神剑,蓝焰神枪,魔神塔以及血魔刀,神王冠这些宝物都在孟秋雨的丹湖内,里面被孟秋雨炼化过的宝物太多了,孟噬天自然都无法染指。

    孟秋雨暗自摇头,轩辕神剑再次将混鲲轰飞后,挥手撕裂出一条空间通道,直接将孟噬天和小冰晶丢入了空间通道内,当孟噬天和小冰晶从空间通道内出来后,已经出现在了创世之门内混战的人群中。

    “哈哈……这次发达了。”孟噬天兴奋的大笑一声,直接杀向了四周的人群,吞噬功法展开的同时,四周不管是无主而残破的法宝,还是有主之物,凡是被他功法笼罩的范围内,一件件神器法宝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磁铁吸引,全部被孟噬天的吞噬界域吞噬。

    突破圣境后,孟噬天自然形成了自己的规则世界,而这规则世界便是吞噬界域,不仅将无数神器法宝吞噬,修为弱一些的修士更是无法抵挡他的界域气势,直接化作他吞噬界域内的一道道规则。

    孟噬天的吞噬功法极为霸道,当然也并非任何宝物都能吞噬,修为不比他弱的人,他想要吞噬对方的宝物自然也并不容易。

    但这里实力比他强的人也并不多,大部分修士都比他弱,混战中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的宝物被一股强大的束缚力量禁锢,随即便与他们断去了联系。

    无数修士都死的莫名其妙,打着打着突然宝物消失了,可想而知会有什么后果,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后面的修士给当场轰杀。即使他们能够脱逃背后敌人的轰杀,也逃不脱孟噬天那可怕的吞噬力量,只能成为孟噬天吞噬界域内的一道道则。

    “混账东西,你是什么人?”

    孟噬天太兴奋了,这么多宝物随便他吞噬,即使现在不炼化,以后也不愁没有宝物炼化增强实力了,以至于他不分敌友,把孟思思攻击敌人的一把精美长剑也给吞噬进了界域内。

    围攻孟思思的那些修士也只剩下两名男女幸免于难,凭借自身强大实力挡下了孟噬天的吞噬力量。孟思思自然也被孟噬天笼罩在他的吞噬功法内,孟思思又气又怒,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竟然和父亲长得一摸一样,只是十分年轻,她当场惊呆了。

    “啊!你是思思姐?”孟噬天这才惊醒过来,急忙将孟思思的极品神器长剑丢给孟思思,同时也收敛了碾压孟思思的气势。

    “你又是什么人?”孟思思身上的压力散去,不由的惊奇问道。

    “呵呵,思思姐,我是噬天啊,你不认得我了?”孟噬天咧嘴一笑,他长得太快,突然从小孩子变成少年,孟思思自然不敢相认。

    “你是孟噬天?”孟思思突然感觉到脑子嗡嗡直响,站在血腥环绕的风暴战场内,彻底凌乱了。

    眼前的小子竟然是自己最小的弟弟孟噬天,这才过去多久?就算是进入杀戮空间内时光如梭,根本没人在乎时间的流逝,只剩下了残酷杀戮,可也最多只是过去了一个多月。

    虽然早知道这个弟弟是个妖孽,逆天的存在,可孟思思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不但相貌长成了大小伙,连修为也如此恐怖,比她还要强大一些,这是什么样的怪胎,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噬天,你成长的这么快,的确让姐姐震惊。你的功法也太独特恐怖,从现在起跟着我,不然杀害了无辜,伤害了咱们自家人可就不好了。”孟思思强压下心中的惊骇,这时候也顾不上多说什么,身处在血腥杀戮的混战中,她哪有时间和孟噬天聊天。

    “好,思思姐,我听你的。”孟噬天倒是挺听孟思思的话,点点头,跟着孟思思再次杀向了四周的敌人,他也担心乱杀一通,虽然自己开心了,也收获不小,但要让父亲和母亲知道他伤害了自己人,一定没好果子吃。

    而此时的孟秋雨同样凌乱了,而且陷入了左右为难之际,他一边和混鲲以及陆压大战,三人依旧打的难解难分,而他的灵魂意念却是出现在了识海空间内。

    一心二用,孟秋雨依旧压制着混鲲和陆压,足见他的实力在打斗中增长了多少。

    混鲲和陆压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打斗中才能勉强抗衡住孟秋雨,而他却是心神并不在对付混鲲和陆压身上,而是在识海空间深处查探起了六件人形兵器和血色印记。

    随着孟秋雨的意念沟通,六件人形兵器和血色印记化作九道人形出现在了孟秋雨的四周,上古时期的孟秋雨,饿鬼道冥帝,人道孟天,修罗道唐傲天,畜生道光明麒麟,血衣孟天,天道风无情,修道界楚风,地球孟秋雨。

    九世轮回,九大道身全部融合出了人形,身穿不同的衣衫,气质也是截然不同,十个孟秋雨站在一起,除了相貌相同,再无其他相似之之处。

    而多出来的九个孟秋雨,境界都是无上大道,只是修为实力却远远比不上这一世的孟秋雨,各自拥有**的意识,就如同孟秋雨多了九大分身。

    “孟秋雨,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将我们彻底融合化作六件天地至强神兵和血色翻印,我们九人就会永远消失。另外你也可以让我们保留下来,成为你的九大分身,但我们都会有**的意志,我们的实力也会慢慢成长起来,虽然无法超越你,但不会比你弱。”冥帝一脸温和的笑道。

    “冥帝,你想死不要拉着我们,我还想**存在,再次补偿沈曦,与她逍遥自在。”人道孟天冷哼一声,目光并不是很友善的盯着孟秋雨。

    就连血衣孟天也阴森森的说道:“不错,我们虽然都是你轮回转世之身,可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和意识,你没有权利剥夺我们的存在。”

    “我血修罗唐傲天一身好战,想要炼化我那就先杀了我,不过你要知道,杀了我,也就是杀了你自己,孟天念念不忘沈曦,我也思念着云璃。”满身血气的唐傲天傲然的说道。

    “我此生愧对四个女子,若是有机会存在,我想照顾盘素,文怡,于曼和傲雪。”风无情也神色冷漠的说道。

    “杀不杀我都无所谓,我只是一个神兽罢了。”光明麒麟淡淡的笑道。

    楚风目光深沉的点头道:“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存在,没有和岑琼在一起,我想再续前缘。”

    地球孟秋雨苦笑道:“我倒是无所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上古一战,悲壮惨烈,我的所有女人都已经惨死,如今她们已经轮回转世,却是被你占有,虽然我们是一个人,但我很不痛快。”上古孟秋雨沉声道。

    看着四周九大分身,九个不同的自己,孟秋雨苦笑连连,眼前这些都是自己,可他却是不得不选择亲手杀掉他们,他孟秋雨独一无二,又岂能让另外的九个自己存在,但要杀别人容易,要杀死自己,孟秋雨还真的有些为难。

    尤其是九世轮回每一世都经历过苦难磨练,以惨死而结束一生,成全了如今的自己,现在却是要亲身再将他们杀死,玄天九变的逆天和残忍,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厌恶。

    他原本以为聚集了九世记忆,融合了九世道身就结束了,可没想到最终他还要再经历一场考验,杀死九个自己,才是玄天九变成神最重要的环节。

    杀死九个自己,他便会得到六大天地至强宝物和血色翻印,也是完善成神最终的心境无痕,圆润无上大道修为。

    孟秋雨虽然并不想这样做,可他又岂能让另外的九个自己存在,让他们带走自己的所有女人,让自己成为孤家寡人。从此宇宙中有十个无上大道的孟秋雨,它却成了最凄凉的一个。

    “孟秋雨,你该做出选择了,你不仅是孟秋雨,你还是魔帝,女娲的儿子,为了宇宙苍生,为了母亲,我们也不该存在。”冥帝是最渴求灭亡的一个,他的存在本就是多余,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构建了轮回通道,修复完善了幽冥界,他不想再继续存在下去。

    孟天,楚风等人却是神色阴冷的盯着孟秋雨,他们都不甘心泯灭,尤其是死在自己手中。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逐渐坚定下来,看着四周的九个自己摇头道:“这便是我的大道,与天斗,与地斗,与己斗,我能杀尽天下苍生,也能为了天下苍生而灭亡,杀你们,只是完善我的大道,让我浴火重生,我孟秋雨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我的女人也不允许和任何人分享,哪怕是我另外的自己也不行。”

    话音未落,孟秋雨一挥手,一种遮天蔽地的碾压气息笼罩了天地间,宇宙苍穹坍塌的力量炸开,冥帝,孟天,唐傲天,风无情等人一个个在孟秋雨的四周爆开,一蓬蓬血雾洒落,九世轮回之身,彻底泯灭消散在天地间。

    而六件人形神兵和一件血色翻印也突然浮现在孟秋雨的四周,一股股浩瀚宏大的创始力量汹涌澎湃着涌入孟秋雨的体内,他周身大道气息也逐渐变得浩瀚无边,深不可测。

    打斗中的混鲲祖师和陆压道人也突然感受到了孟秋雨气息的变化,一种莫名的压迫气息让他们感受到了发自灵魂的压抑与窒息。

    孟秋雨突然冷声道;“打了这么久,现在也该我好好收拾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