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空间破,终相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九天山巅峰,云雾深处,这里仿佛天之尽头,蒹葭苍苍,混沌苍茫。

    一座古朴宏伟的黑色祭台浮现在咆哮血海当中,血气汹涌,哀鸣呜呼,一阵阵晨钟暮鼓般的轰鸣之音从祭台中传出,黑色祭台也渐渐被血色浸染成红色。

    五条无根锁链从云雾深处横隔在血海上空,而在这五条锁链汇聚在祭台上方的节点处,绑缚着五名身穿白衣的女子。

    这些女子皆是被锁链洞穿身躯,脸上凝现着痛苦绝望,生机在涣散,气息虚弱,她们鲜红的血水顺着伤口滴落,一滴滴落入祭台上,融合在了血海中。

    若是孟秋雨在这里,一定能够看得出来,这五名女子都是那种心灵善良纯洁,无欲无求的女子,修为虽然并不强,却都保留着纯净的元阴之身。

    她们被禁锢了修为,封印在锁链上,唯一的作用,就是流干她们身体内的每一滴血。

    而这无边无际的血海,便是有无数这样的女子鲜血聚集而成,血海中,也不知堆积着多少的白骨。

    不知何时,这里的血海已经是越来越翻腾汹涌,五条无根锁链仿佛人体内的动脉血管,卷动着无穷无尽的血水,而这些血水汇聚到节点处的五名白衣女子身上后,最终又倾泻着流淌进入血海。

    染红的庞大祭台即将被淹没,那震撼心神的轰鸣之音也越来越急促,甚至都能看到血海在凝聚着一圈圈漩涡般的规则力量,散溢着一种毁灭的气息。似乎一旦爆开,四周的天地都将泯灭在血色中,化为虚无。

    而在血海上方的混沌虚空内,一名身穿灰袍的白发老者身处在一种奥妙的阵法之内,伴随着他一道道印决展开,无穷无尽的毁灭气息凝聚着涌入血海中。

    “大哥,你良心何安?”一声叹息从虚无混沌内传出,女娲娘娘白衣如霜,圣洁如仙,缓步从远处出现,步履轻盈,仿佛从虚空踏步而来,瞬息间便到了近前。

    灰袍老者眼底流露出一抹黯然,目光幽深的看向女娲娘娘,轻声道;“二妹,你还是来了,你让孟秋雨破坏创世之战还不够吗?为何你也要亲自来,而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便是你出现在这里。”

    “小妹问心无愧,就如我儿秋雨所言,我们心中还有人性,知道什么是是非善恶,你为了今日毁灭大阵的启动,这无数岁月里残害了多少无辜女子,她们每一个人都心地善良,没有做过任何为恶之事,而你自诩圣人,却是视生命为蝼蚁,滥杀无辜,你的人性早已泯灭,看到你,我不仅感觉到陌生,更加不屑厌恶。”

    女娲周身那种和煦柔和的早已消失不见,语气也逐渐清冷,她对鸿钧已经是彻底失望。

    “二妹,你何苦逼我杀你,我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与我逍遥自在的相伴相随,可你如此不近人情,枉费我对你痴心一片,你以为我真的不忍杀你吗?”鸿钧老祖眼里精芒闪烁,他可以面对任何人的讥讽嘲笑,鄙夷羞辱而无动于衷,弹指间就能让对方灰飞烟灭。

    可他无法忍受自己最心爱的女子,也用这种陌生无情的态度来指责他,这让他心中腾升一股无法压制的怒气。

    “我一直心中对你有愧,觉得自己愧对你的情意,也曾想过试着接受你,与你相爱携手。可是我现在发现,我没有接受你才是正确的选择,而你对我的心意只会让我感觉到恶心,凭你鸿钧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我,你的情意对于我只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女娲娘娘语气冷厉起来,冷笑道:“你当然不会不忍杀我,你连宇宙苍生都不放在眼里,可以肆意毁灭,又岂会在乎我的感受,鸿钧老祖,动手吧,你我之间的兄妹情意早已不复存在,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轻易毁灭宇宙。”

    “凤里希,那就让我看看你女娲到底有几分本事,也敢这般大言不惭。”

    鸿钧老祖周身杀意瞬间澎湃,无形而狂暴的气息铺天盖地碾压向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的界域布满了天地五行气息,雷域气息也汹涌而出,在鸿钧老祖的界域气息碾压下,雷光四溢,发出一阵阵轰鸣之音。

    还没动手,那种界域对轰的恐怖力量便撕裂开了周围层层混沌虚空位面,一声咔咔声响,女娲娘娘凝聚的浩瀚雷域便咔咔碎裂,一道血迹也从女娲娘娘的嘴角溢出。

    尽管女娲娘娘想要挣脱鸿钧老祖的界域碾压,可修为上的差距,依旧让她无法轻易跨越,她心中暗自苦笑,自己果然不是鸿钧的对手,彼此间的差距很大。

    “轰……”女娲娘娘吐出一口精血,周身道韵疯狂燃烧,狂暴的无上力量展开,周身七彩光芒耀眼环绕,掀起滔天道韵轰鸣炸裂。

    鸿钧老祖的界域气势为之一溃,竟然也让女娲娘娘从他的界域中退了出来。

    鸿钧老祖的实力的确远强于女娲娘娘,可他也并不能像是灭杀蝼蚁般轻易就能毁掉女娲。而女娲退出鸿钧老祖的界域后,无数道狂暴的雷球也轰向了远处的血海。

    “你敢……”鸿钧老祖怒喝一声,他自然明白女娲的心思,这是想要毁掉支撑毁灭之阵的血海,一旦血海被毁,毁灭大阵便将无法启动,他谋划了无尽岁月的大局又将付之东流。

    鸿钧老祖怒喝声中,一股狂暴的气势犹如宇宙坍塌般卷向了女娲娘娘,整个人也冲向了女娲娘娘轰向血海的雷光。

    雷球爆裂炸响中,鸿钧老祖周身护界被炸的支离破碎,身上的灰袍也被烧出几个大洞,就连仙风道骨的银发白须也被烧的有些焦黑,模样颇为狼狈。

    不过他以自身挡下女娲娘娘全力轰出的雷球,没让血海遭受任何破损。

    而女娲娘娘即使有五彩石和造化莲台的光芒守护,依旧被鸿钧老祖可怕的气势给轰飞了出去,一身白裙残破不堪,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双腿骨骼也瞬间断裂。

    “女娲,你真要逼我杀你不成?”鸿钧眼里杀意凝聚,虽然要杀女娲也要费些手脚,可他不会再给女娲任何破坏他大局的机会。

    女娲断裂的腿骨瞬息愈合,周身散乱的气息也再次澎湃,她明白自己无法阻挡鸿钧,若是她逃走鸿钧也难以留下她,而且也不会强行留她,可她岂能贪生怕死,任由鸿钧轻易开启毁灭之阵。

    哪怕是惨死在鸿钧手中,女娲娘娘也想给儿子争取时间,拖延鸿钧老祖不让他安心启动大阵。

    “鸿钧,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帮着混鲲和陆压突破无上大道,虽然我们母子阻挡你的机会渺茫,可为了心中道义,我凤里希依旧愿意以身殉道。”女娲娘娘沉声说道。

    “呵呵,你以为孟秋雨突破无上大道就能阻挡我吗?如果我愿意,早就可以让混鲲和陆压突破无上大道,你们母子永远也没机会阻挡我。”

    鸿钧哼哼一笑,再次要动手之际,突然脸色一变,一种暴戾的轰鸣之音突然从九天山另一个方向传来,浩瀚混沌虚空内都发出咔咔的碎裂声响,就连女娲娘娘也是一脸震惊,如此可怕的道韵轰鸣,就算是鸿钧也未必能做到这样的威势。

    “孟秋雨……这怎么可能?”鸿钧老祖眼里流露出惊骇和难以置信,杀戮空间是他衍生的规则世界,他对里面的一切自然是了如指掌。

    可是这可怕的道韵轰鸣传来,他的杀戮空间竟然被硬生生崩溃,残酷杀戮的创世之战不再隐匿,而是直接暴露在九天山上,出现在了鸿钧和女娲的眼前。

    孟秋雨银发飞扬,周身道韵磅礴,轩辕剑爆闪着耀眼的金色剑芒,此时剑意杀势倾泻而下,混鲲祖师竟然被他一剑轰的护界崩溃,周身血光炸开,一双腿都被绞碎了。

    在看孟秋雨,头顶悬浮着六件人形兵器,凝聚着浩瀚无际的创始力量,随着轩辕剑的斩出,六件人形兵器也化作漫天道光笼罩而下,可怕的光芒杀势压制住了混鲲祖师。

    而在另一边,陆压道人也被漫天血色印记凝聚的光芒束缚,以他的修为,竟然无法挣脱。

    “鸿钧老祖,终于见面了。”孟秋雨此时也看到了鸿钧和女娲,没有继续对付混鲲,而是目光漠然的看了眼鸿钧,这才转向女娲娘娘说道:“娘,你没事吧?”

    原来孟秋雨在亲手斩杀九世轮回的九大分身后,完善了他的大道境界,真正的融合了九世轮回之身,实力再次暴涨,血色翻印祭出后,那强大的创始宝物瞬间便束缚住了陆压道君。

    只剩下了混鲲祖师后,那里会是孟秋雨现在的对手,在孟秋雨强势攻杀下,毫无还手之力,六件人形神兵的威力太强,在他全力催动下,竟然将鸿钧老祖的隔绝世界给硬生生轰的支离破碎。

    杀戮空间的崩溃,让依旧还处于血战中的无数修士也惊得停止了打斗,而那横隔在虚空内的创世之门居然也碎裂了。

    “秋雨,娘没事,你果然没有让娘失望。”女娲娘娘眼里蒙上了一层欣喜的水雾,以她的修为自然看得出孟秋雨现在的实力有多强,绝不会比鸿钧弱。

    而那悬浮在孟秋雨头顶的六件强大人形宝物,更是散放着创始宝物的强大气息,威力甚至还在她的造化莲台之上。

    而那血色翻印更是可怕,能将陆压道君一个无上大道的强者束缚住,这浩瀚宇宙内,恐怕没有任何宝物比得上孟秋雨的这些宝物威力强大。

    原本她都没有信心能够阻挡鸿钧了,可是现在看来,鸿钧是显然没有机会再次毁灭宇宙了,以儿子的强大,鸿钧老祖也休想在他面前占到便宜。

    “娘,这两个垃圾就交给娘来解决了。”孟秋雨微微点头,混鲲和陆压都让他折腾的伤势不轻,而且消耗巨大,此时母亲一人足以压制甚至干掉他们。而他自然是要全力对付鸿钧这个最大的敌人,只要干掉鸿钧,一切事情就都解决了。

    “孟秋雨,你的成长让我很惊讶,你的确有资格与我一战。”鸿钧老祖脸色阴沉下来,孟秋雨的成长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怎么也没料到,一个并不被他看在眼里的小子,竟然会在短短时间内有了威胁他的资本。

    鸿钧老祖心中颇为懊恼,早知今日会有这样的局面,他是绝不会让孟秋雨有机会成长起来,早就该出手杀他了。

    “我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天,我孟秋雨心中有道,无惧生死,也一直自信天地间没有什么人能够压在我头上,就算是你鸿钧老祖也不行。”孟秋雨脸色平静,修为的提升,大道心境更是坚如磐石,无法撼动,以一种平等的身份直视着鸿钧老祖,这个曾经高高在上,让他听到名字就仿佛一座巨山压着般的传奇人物,此时在他眼里,也只是他攀登宇宙至尊的一块垫脚石罢了。

    “很好,本祖已经好久没有真正的动过手了,就算是你母亲,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而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全力出手之人,我也很期待能够被人打败的感觉,只是怕你无法做到。”鸿钧老祖语气淡然,他一直就有种独孤求败孤寂之感,虽然有些忌惮孟秋雨,可难得遇到这样真正能让他正视的对手,他心境也逐渐平静下来,滔天的战意开始凝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