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毁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 ="" ="">

    以孟秋雨现在的修为,虽然不敢说神识能够覆盖整个宇宙,但他的神识展开后,已经是无边无际,没有了尽头,那是一种对天地大道的轻易掌控,浩瀚宇宙,在他的面前,不过是一个更大的世界罢了。()

    他只是轻易挥手间,天界那强大的护界结晶便轻易被撕裂,在他跨出一步后,已经是进入了天界。

    在孟秋雨的神识覆盖中,他算是将浩瀚宇宙彻底的形成了一副世界画面,如果将整个宇宙比喻成一个圆球,天界护界结晶就是那分水岭,将修道世界与天界分割成两个半球。

    而在修道世界所在的半球内,存在着无数位面,无数界域以及大大小小的虚空地带,星空和星球。

    天界十分庞大,相当于一颗圆球的另一半,形成二十八重天世界,而在天庭之外,圆球的边缘处,却是黑暗破碎虚空,那是一方没有衍生出宇宙的混沌破碎世界,没有天地规则,没有生命气息,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残破的虚无地带。

    孟秋雨并未在天界逗留,再次挥手撕裂了天界边缘地带的结晶,撕裂出的虚空裂缝处,便是黑暗虚空。

    孟秋雨跨步而出,再一次进入了黑暗破碎的虚空,但是比起先前进入这里,他已经不再感应不到方位,而且轻易的便感应到了鸿钧老祖的气息。

    “孟秋雨,这地方的确是最好的战场,漫漫岁月,唯我独尊,在这宇宙间,我已经忘记了生死痛苦是什么感觉。”鸿钧老祖背对着飞身而来的孟秋雨,像是在感怀着过去,又像在感慨今世。

    他的声音中多了一份凄凉和沧桑,经历了悠久的岁月人生,他从未尝试过什么是失败,可如今却是再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与其说他恼怒孟秋雨坏他好事,倒不如说他突然感觉到了失落和孤寂。

    一生布局,朝夕破灭,鸿钧修道到如今,哪怕是早已看破了人间百态,世事无常,那种天下大局超出他掌控的失落感,依然让他无法承受。

    而他也第一次感觉到了心中深深的孤寂,这种孤独感由来已久,他被誉为宇宙第一人,修道之人敬畏向往的的道祖,高高在上,无所不能,可他却得不到生命里唯一挚爱过的女子。

    对于女娲,他到现在还是无法忘怀,放不下。得不到,就应该毁去,可是面对女娲娘娘的时候,他最终也没能下得去狠手,不然他有太多的机会杀掉女娲。

    孟秋雨神色平静的看着背影沧桑的老者,以鸿钧的修为,他要想变得年轻,那是自然可以做到,可鸿钧一直保持着这副苍老容貌,那是因为他心中还有执念,女为悦己者容,男人又何尝不会为心爱的女子展现最俊朗年轻的一面,可他变得年轻又能如何?他还是一生孤苦,得不到他想要得到的人。

    结地不科方艘学由月远远术

    在孟秋雨见到鸿钧老祖第一面的时候,他便看得出来,鸿钧对自己母亲还是一往情深,他魔帝的记忆里当然知道鸿钧对母亲的爱慕之情,以鸿钧的真实修为,要杀母亲女娲,并非难事。

    “鸿钧,你知道为何我母亲选择一世孤独,无欲无求,也没有成为你的妻子吗?”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心境,很容易揣摩到鸿钧此时心中的情绪,于是他淡淡的说道。

    鸿钧身躯微微一颤,转过身来目光幽深的打量着孟秋雨,片刻后在说道:“为什么?”

    “因为失望。”

    孟秋雨语气淡然的说道:“我虽然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我却知道她曾经是什么样子,如今又是什么样子,在我还没有成为魔帝的时候,她每次提到你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很灿烂,而每次见过你之后,她都会很开心。”

    “可是现在,她提到你的时候,她眼底深处会掩饰着一种淡淡的忧伤,也很难再看到她纯美恬淡的笑容,这是为何?你难道不觉得和你有关吗?”

    后科地仇情结学所阳术恨结

    “鸿钧,我母亲是什么样的女子,你再清楚不过,她不是不懂得什么是爱,也不是对你没有任何感觉,只是以她的心性不善于表达,而你的所作所为,伤害了她内心最纯洁美好的情感,她无法接受一个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男人。”

    孟秋雨的声音逐渐冷厉起来:“你以为对她情深意重,可她需要的是一个胸怀仁义,有情有义的男子,而你只对她一人有情,视天下苍生为蝼蚁,正是你心中的那份自私无情,伤害了她对你的那份柔情,你让她失望了。”

    “在这天地间,唯一能配得上我母亲的男子也只有你鸿钧,若是你行得正,坐得端,堂堂正正,顶天立地,我母亲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你。她也是女人,而且是天地间最有情的女子,她不接受你,那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不但让私心蒙蔽了双眼,残害了无数的无辜弱小,更是亲手毁掉了我母亲心中的柔情。”

    “鸿钧,你不是圣人,你是这天地间最大的恶人和罪人,如果我是你,根本没有颜面存活在天地间。大道并非无情,天地也存满正义,正是因为这天地间有太多你这样的人,才让这宇宙世界内到处充满了不公,弱肉强食,乌烟瘴气,一片混乱。”

    孟秋雨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激奋,批判着鸿钧老祖的同时,也在为母亲感到愤慨,原本女娲娘娘会有另一番人生,形影相随,比翼**,笑傲于天地间,逍遥自在,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

    可是鸿钧却是辜负了女娲心中的那份美好情意,不是女娲不接受他,是鸿钧自己毁掉了这份感情,自己孤寂一生,也让女娲孤独到如今,很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而孟秋雨却是毫不留情的指责着鸿钧,说出了鸿钧一直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鸿钧老祖脸色一阵变化不定,在这世上敢这样指责他,将他批判的罪大恶极的人,怕也只有孟秋雨了,以前很多困扰他的想法,也在这一刻让鸿钧明悟,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何与女娲越来越陌生,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

    可鸿钧依旧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有自己的坚持和追寻,他是宇宙第一人,无所不能,凭什么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孟秋雨,你没有资格评论我的功过是非,因为我是鸿钧,天地间唯我独尊,没有任何人能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只要杀了你,这天地间依旧没人能再阻挡我,我就是主宰,主宰天下苍生,也主宰着自己的命运,谁也无法改变。”

    鸿钧或许是恼羞成怒,或许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一张老脸很快便扭曲了起来,周身道韵更是狂暴而杀意滔天,孟秋雨没能唤醒他的良知,却是激发出了鸿钧强大的战意。

    “执迷不悟,罪该万死,鸿钧,那我就让你知道,主宰只是传说,没有人能够主宰天地一切,你也不行。”

    孟秋雨周身道韵也瞬间狂暴,眼里精芒闪烁,强大的气势澎湃汹涌,他知道这一战避免不了,鸿钧想要杀他,他也不会让鸿钧存活,一山难容二虎,他的存在威胁到了鸿钧,而鸿钧一旦活着,孟秋雨也会寝食难安。

    轰轰轰!两人还未开战,两股狂暴的界域气势便轰在了一起,无尽破碎的黑暗虚空一阵坍塌,天地间轰鸣震响,暴乱的气息肆虐炸溢开来。

    “孟秋雨,去死!”鸿钧老祖厉喝一声,整个人与黑暗融为了一体,这一刻,鸿钧老祖就是这一方黑暗破碎的虚空,在无尽黑暗的尽头,一道亮色腾升而起,仿若漆黑深夜里的一盏明灯,一切虚空气息都停滞了下来。

    这是一块闪现着耀眼光芒的玉蝶,却是蕴含着净化天地一切万物的力量,将无尽的黑暗渐渐照亮,而在玉蝶光芒笼罩的范围内,一切黑暗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孟秋雨四周的黑暗空间也在消失,渐渐被光明取代,而一种压抑到灵魂深处的气息让孟秋雨感受到了压迫,孟秋雨能够感受到,一旦自己也被束缚在玉蝶光芒内,他也会烟消云散,灰飞烟灭,在那种可怕的净化力量面前,没有什么能够抵挡。

    “想杀我,你鸿钧还做不到。”孟秋雨心中腾升出一股强大的自信,鸿钧可以净化天地万物,自己便要创造天地万物,看他净化的力量强大,还是自己创造的力量强大。

    随着话音落下,孟秋雨身上爆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血色翻印凝聚着血色束缚的强大气息稳固着自己所在的空间,而六件人形神兵也悬浮在孟秋雨四周,创始之剑,创始之刀,创始之,创始之斧,创始之杖,创始之冠,六股磅礴的创始力量化作六道规则光芒,衍生着苍穹,大地,山川,河流,也衍生着日月星辰,天地规则。

    而孟秋雨本源世界内的生命树也在释放着浩瀚生机,滋养着万物生长。

    随着孟秋雨周身气势的展开,一个小小的世界正在他四周诞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蓬勃壮大,仿佛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成长。

    隐匿在无尽黑暗与光明内的鸿钧,不仅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他的造化玉蝶蕴含着创始元灵的力量,可以净化天地万物,却是不能衍生天地万物。

    可是孟秋雨这些宝物,竟然可以衍生世界,这世界成长起来,那就是一个新的宇宙,这是何等强大的创始力量。

    孟秋雨四周的新世界越来越广袤浩瀚,不仅在吞噬着四周的黑暗虚空,也挡下了鸿钧老祖的玉蝶光芒,只是被玉蝶光芒笼罩的虚空,他的新世界却是无法延伸进去,仿佛有一股强大的阻力横隔在新世界的面前,让孟秋雨的新世界也剧烈的震颤着,似乎随时将要崩溃。

    “鸿钧老祖,你的造化玉蝶可以净化天地万物,那咱们就看看,是否可以阻挡我新世界的诞生。”孟秋雨大笑一声,心头更是一片明悟,大道无边,天地无极,都在阴阳五行之中遵循着生生不息,新旧交替的发展规律,不管是天地的形成,还是宇宙的诞生,万物的生死轮回,都难逃大道无限轮回的命数。

    鸿钧老祖的造化玉蝶可以净化天地万物,也是遵循着万物的死亡,而自己却可以让这种死亡轮回,焕发新的生机,也是在遵循着这种规律。

    孟秋雨突然间对于天地大道有了更加全新的领悟,他就仿佛一个造物主,可以创造一切想要创造的东西,他也终于感受到了母亲当年的那份造物心情,可以塑造出人类时的心境。

    而女娲娘娘当年只是能够塑造出人类,而孟秋雨却是可以自己创造出任何新的世界,甚至是一个全新的宇宙,在这一方全新的宇宙内,他孟秋雨就是主宰。

    “孟秋雨,我虽然无法阻止你,可我却能毁掉你,就算你惊才艳艳,天下无双,那又如何?你让我失去了一切,我也要让你灰飞烟灭。”

    鸿钧老祖冰冷的笑声却是突然传来,而随着他的笑声,横隔在新世界前方的玉蝶光芒却是突然狂暴起来。

    孟秋雨脸色巨变,他突然意识到了鸿钧要干什么,这家伙居然要与自己同归于尽,他要自爆自己的大道和造化玉碟,鸿钧老祖这样的强者一旦自爆,威力有多强,孟秋雨不敢相信。

    不等孟秋雨从惊骇中回过神来,一声天地轰鸣伴随着无尽黑暗虚空的爆裂,先前那净化天地的光芒,生机勃勃的世界在这一刻瞬息崩溃,狂暴的气息淹没了天地间的一切,只剩下了无尽破碎的虚无,就连整个黑暗破碎虚空都消失不见。

    而在天界二十八重天内,更是一阵地动山摇的震响传来,无数天界仙佛妖魔,纷纷被震出一口鲜血,惊骇中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当他们冲出各自修炼的洞府后,却是发现原本天界外的护界结晶早已溃散,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只有无尽的虚无。

    hp:..bkhlnex.h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