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一切尽在掌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时光在匆匆流逝,孟秋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残破的元神凭借着强大的意念支撑,让他一直保持着清醒。

    可是在这苍茫荒芜的血色干枯世界内,孟秋雨只能焦虑的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他知道自己是在血色翻印中,但是血色翻印遭受到了重创,所有的灵力已然枯竭,他根本得不到一点灵气运转玄天九变,更别说修复残破的元神。

    孟秋雨从来不信命,没有到最后的绝望境地,他绝不会放弃,回家的信念充斥在灵魂深处,他决不能让等待自己的妻儿们失望。即使清醒中,会让他的元神越来越虚弱,但陷入昏迷,甚至沉沦于黑暗中,他将更没有任何希望。

    除非血色翻印机缘凑巧坠落在神灵气浓郁的地方,或者是被其他人得到,滋养修复这件宝物,他的灵魂才有可能苏醒,但那只是一种愿望,谁知是否会如愿。

    就算是如他所愿,但那又将耗费多少岁月,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当他再次重现于世的时候,是否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而女娲娘娘以及林慕雪五女在孟噬天的带领下急速飞行,这小子果然不凡,对于任何天地灵物以及危险气息的感应,连女娲娘娘也不得不惊叹,一路速度极快,身形穿梭在满是危险的虚无世界内,愣是一次也没让她们面临险境。

    越是深入,也越是靠近孟秋雨和鸿钧老祖大战的区域,两大巅峰强者一个展开净化天地的力量,一个施展创始万物的力量,鸿钧老祖的自爆,毁灭了两人和黑暗破碎虚空,却也留下了无数孕育恐怖气势的力量漩涡和道韵痕迹。

    这些危险区域密密麻麻隐匿在虚无中,没有爆裂开来,只是处于一种平衡状态,哪怕是轻微的一丝空间波动,都将打破这种平衡,引起连锁反应,毁灭般的力量将会蓬勃爆发。

    先前元始天尊和玉帝夫妇还只是进入了外围,就被折腾的灰头土脸,狼狈的逃了回去,若是贸然进入核心之地,即使能幸存下来,也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尤其是那道韵痕迹蕴含的恐怖杀意,那可是鸿钧老祖自爆留下的残余杀势,连孟秋雨都没能抗的下来,可想而知其他人陷入进来,后果将有多可怕。即使只是一部分杀势凝聚残留,威力也无法想象的强大。

    “噬天,还有多远的距离?”林慕雪几女心急如焚,随着孟噬天飞行了数日,依旧没有到达,她们不仅更加焦虑了。

    “慕雪姨娘,父亲的气息越来越虚弱,而且在无轨迹的移动,不过我们很快就到了。”孟噬天正经八百的说完,却是挤眉弄眼的笑道:“各位姨娘,你们不用担心,我一定能把你们的夫君找回来,不会让你们孤独终身。”

    林慕雪几女脸颊微红,倒是被孟噬天打趣的话语说的心里放松了一些,女娲娘娘微笑着暗自点头,这个最小的孙子看似嬉皮笑脸,但心思却很细腻,而且各方面都像极了孟秋雨,她越来越看重这个小孙子了。

    孟秋雨的子女们也不少,但是未来成就最有可能达到或者超越他们父亲的孩子,便是孟噬天,连孟念雨和孟宝宝,也逊色了一些。

    “就在前方。”飞行中的孟噬天突然喊了一声,让林慕雪五女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不知道孟秋雨是否还活着让她们担心受怕,可是将要见到孟秋雨的时候,她们同样心绪难平,不知道男人受了什么样的伤势,因为到现在,她们也难以察觉到孟秋雨的气息。

    倒是女娲娘娘眼里异彩闪现,先一步冲了出去,她看到了虚无空间内随意坠落的一片血衣,以她的眼力一眼便认出了这片血衣是沈曦和孟秋雨两世情缘留下的见证。

    只是曾经那鲜红的血衣,如今却已经残破暗淡,犹如一小块暗红色的破布在随意的坠落。

    女娲娘娘的速度极快,无视一股狂暴的道韵杀势席卷,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片血衣。

    “娘,这是秋雨曾经给我看过的血衣。”林慕雪几女和孟噬天很快来到了女娲身边,沈曦强压着心中的哀痛,看着女娲手已然残破的血衣,唯有那‘天赐情缘,曦心不悔!’八个血字,依旧耀眼如血,毫无破损。

    那八个字是用沈曦前世的鲜血浸染丝线刺绣而成,那怕是历经了地狱道的千万年炼狱之苦,沉埋在破碎冰雕之下无尽岁月,这八个字依旧鲜红醒目,一针一线都凝聚着沈曦对孟恬的痴情,血衣虽然残破,可八字留情依旧完好如初。

    “奶奶,沈姨娘,爹的气息就在这血衣内。”孟噬天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杨冰凝娇躯同样在颤抖,孟秋雨并不存在,这是一片血衣,她如何不伤心。

    林慕雪和蓝梦影,冰纪子也是泪流满面,先前所有的希望和期待,在这一刻都化作满心悲痛,夫君真的不在了吗?

    “你们不用担心,秋雨还在。你们应该记得秋雨困住陆压道君的血色翻印,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片血衣就是那血色翻印,只是遭受了重创,失去了全部灵力,秋雨的气息既然在血衣上,他应该还活着。”

    女娲娘娘没有急着神识探查手中的血衣,而是看着众女安慰了起来,其实在她心里,也不敢确定孟秋雨还活着,就算这片血衣就是那血色翻印,蕴含着孟秋雨的气息也很正常,因为这毕竟是孟秋雨的宝物,或者浸染了他的鲜血。

    “奶奶,这片血衣的确是爹背上的血色印记,我曾经在爹身上见过。我能感应到爹的气息波动,他就在血衣内。”孟噬天一脸正色的说道。

    女娲娘娘眼前一亮,也不再犹豫,即刻神识渗入了血衣内,随即她的耳边便想起了孟秋雨的声音:“娘,我很好,只是有点虚弱,见到你们,我就放心了。”

    孟秋雨说这番话的时候,的确虚弱到了极点,若非女娲娘娘的实力强大,都无法听清楚,却也让女娲娘娘激动的热泪盈眶。只要儿子还有一点意识,她就有办法救治他。

    “秋雨,娘该如何帮你?”女娲娘娘急切地问道。

    “娘,我需要五行本源力量和神灵气息修复残破的元神,只要能让我的玄天九变运转,我便可以自行恢复。”

    女娲娘娘开心的连连点头,比她想象中还要幸运,儿子的元神竟然还存在,只是受创严重,又缺乏修复资源,这对于女娲娘娘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孩子们,秋雨还活着,娘现在要帮她疗伤,很快你们就能见到他。”女娲娘娘对着几女和孟噬天笑道。

    林慕雪五女喜极而泣,彼此对视一眼激动的满脸热泪,而孟噬天也被杨冰凝紧紧抱入怀中,母子二人欢呼了起来。

    女娲娘娘不再多说,她看得出来血衣灵力枯竭,孟秋雨的元神既然躲在血衣空间内只需修复血衣,让血衣空间内衍生出灵力,便可以让孟秋雨借助血衣内的灵力运转玄天九变,自行疗伤。

    其他宝物修复血衣自然也可以,但是耗费时间,血衣恢复灵力也会很缓慢,女娲娘娘即刻弹出三滴自身精血,蕴含着女娲精血力量的血雾顷刻便笼罩了血衣。

    就如干涸的土地受到雨水的滋润,原本残破暗红的血衣,在女娲精血的包裹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色泽明亮,就连残破的裂口也在迅速愈合。

    女娲的精血绝对算得上这天地间最顶尖的宝物,因为不仅蕴含着她的大道修为,还有创始元灵之气,任何一滴都能让枯萎的天地万物生机勃勃,灵窍顿开,拥有**的意识。

    何况她还一次性拿出三滴精血,想当初孟秋雨和玉帝,黄帝以及花神仙子,也仅仅是耗费了女娲四滴精血,孕育了他们的生命。

    耗费三滴精血,对于女娲娘娘的修为自然会有影响,需要上百年也未必能够恢复元气,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女娲娘娘根本不在乎这些,哪怕是消耗尽她全部血肉,牺牲自己,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孟秋雨敬爱她,为了自己伟大的母亲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这一切女娲都看在眼里,为了自己这个儿子,女娲娘娘也愿意做任何事情。

    “娘(奶奶)!”看着女娲美丽圣洁的容颜微微有些苍白,但脸上依旧带着柔和甜美的笑容,林慕雪几女和孟噬天心中感动而温暖,这才是天地间最可敬的母子情,可以为对方付出任何代价。

    女娲耗费自己三滴精血救治孟秋雨,她们都看在眼里,心疼着女娲,却也敬佩她的伟大和亲情。

    “娘,谢谢您。”血衣世界内的孟秋雨自然也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他明白母亲的苦心,不惜耗费三滴精血修复好血色翻印,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孟秋雨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

    孟秋雨同样温暖着心灵,湿润着双眼,这份母爱他早已无以为报,太多的话语也无法报答母亲。

    抛开心中的感动,孟秋雨凝神静气沉浸在玄天九变的运转中,血色翻印的修复,里面的血色空间规则完善,灵力充沛,对于他恢复伤势自然是有极大的好处。

    只要玄天九变能够运转,孟秋雨恢复起来速度惊人,残破的元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完善,而他运转玄天九变凝聚的庞大力量更是犹如洪涛般澎湃。

    在元神完善的瞬间,孟秋雨开始重塑肉身,他现在也根本不需要任何塑身宝物,血色空间内凝聚着母亲的精血力量,他的创始力量也可以孕育天地万物,只是一具身躯,对现在的孟秋雨来说,那是再简单不过。

    若是有人在血色空间内,一定会震惊的发现,这里早已形成了一个力量的漩涡,无尽血气弥漫,精血的力量,创始的力量环绕融合,就在血气当中,一个精雕玉琢的粉嫩身体逐渐清晰可见。

    而随着这具幼小身躯的融合完善,那浩瀚磅礴的天地力量汹涌宏大,孟秋雨从婴儿状态,逐渐成长变大,五六岁,七八岁,十几岁,最终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比起孟噬天来,也只是略微成熟一些。

    就连那满头飘逸的长发,也从黑色变成红色,最终演变成了银白色,孟秋雨还是喜欢自己曾经的银发,这已经是他的招牌,换一个发色自然可以,但那样就没有他自己的个性了。

    双眼张开,两道深邃黑亮的眼眸凝聚着犀利的精芒,随着孟秋雨周身气息的内敛,眼神也逐渐温和清澈起来。

    在看孟秋雨的身体,这世上最技艺精湛的画家,也无法描绘出如此比例完美,线条分明,肌肉轮廓鲜明的身体曲线。

    孟秋雨对于这副新的肉身十分满意,抖了抖腰腹下的庞大,依旧那般雄伟,充满了力量的美感,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以如今这副完美的身躯面对自己的娇妻们,想必能亮瞎她们的眼睛,春-心荡漾那都不是问题。

    返璞归真,大道归一,孟秋雨的体内没有任何世界,可只要他意念中想要,可以随时凝聚出任何天地世界,一种可以掌控任何宇宙天地的力量充斥在他的意念中。

    他的神识中看到了血色翻印外的林慕雪几女,看到了虚无空间内狼狈逃窜的灵宝天尊,道德天尊,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等人。

    甚至还看到了混鲲和陆压坐在宇宙山上,一脸沉思的观望着虚无空间。

    他又看到了九天城内无数熟悉之人,看到了中三天各大界面,看到了上三天各大界面,就连新神界内孟家老小也出现在他神识中。

    随着孟秋雨神识的展开,他还看到了无尽虚空,无数星空,地球在星空内遵循轨迹的运转着。

    他看到了轩辕剑,蓝焰神枪,神王冠和神王杖,几件创始宝物,这些东西都散落在宇宙各处,有人在争夺,有的已经坠落在无人之处,一切的一切,都在孟秋雨的神识中闪现,只要他想看到,就会近在眼前,而却没有人能够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