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二章 众女要报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冰凝……”孟秋雨醒来后,已经躺在了洁白的软榻之上,软榻还弥漫着淡雅清香,这是杨冰凝身上的气息,孟秋雨自然熟悉。而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就连身上也干干净净,只是房屋内并无杨冰凝的影子。孟秋雨知道发生了什么,焚心蛊毒发作他已经迷失了心智,但他是被杨冰凝带走这件事他清清楚楚,自己还活着,而焚心蛊毒已解,他自然明白是杨冰凝帮了他。孟秋雨走出房间便冰凝独坐在一块冰石上,依旧是一袭白裙,绝世而立,但身上的气息却是发生了变化,孟秋雨能感应到在杨冰凝的身上有自己的一丝本源气息,杨冰凝已经不再冰清玉洁。“秋雨,你什么都不用说了,那都是我心甘情愿,我不可能眼睁睁在我面前出事。”杨冰凝抬手捂住了孟秋雨的嘴,一脸平静的柔笑,或许是已为人妇,此时的杨冰凝多了一份明媚,少了一分清冷,那故作平静的眼底却是难掩一抹忧伤。孟秋雨心情沉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能体会到杨冰凝内心的哀伤,与林天雪一样,杨冰凝是那种喜欢静世**的女子,只想要一份安逸平淡的生活,并不想沾染太多外界的残酷与冷漠。与世隔绝的生活像是一潭毫无波澜的清水,就如她们的内心一样,可是孟秋雨却打破了杨冰凝内心的平静,深深的进入了她的心底。后远地仇鬼艘学由月远星通如今更是在这种情况下和杨冰凝发生了那种事情,以杨冰凝的圣洁与心灵纯净,昨日孟秋雨犹如野兽般的疯狂,摧残着她的身体与灵魂,不亚于一种亵渎,唯一的区别就是杨冰凝自愿而为。后远地仇鬼艘学由月远星通数千万修士云集天池雪域,那场面宏大而壮观。而孟秋雨根本不知道,昨日的他有多么可怕,疯狂暴戾的像是远古凶兽,而杨冰凝就是那凶兽爪下可怜的小羔羊,不仅在承受着身心的摧残,她身上更是被孟秋雨抓的鲜血淋漓,几个时辰都在这种暴风雨中坚持,杨冰凝除了落泪承受,没有一丝快乐的享受,更体会不到心爱之人的温柔。那种心酸与悲痛,换做任何女子都会伤痛,何况还是杨冰凝这样的圣洁女子,她都羞于见到孟秋雨,更不愿意听到他安慰的话,因为那是她自愿,她也不想让孟秋雨背负愧疚。“冰凝,我给你西。”孟秋雨扬身而起飞身落在一片雪地中,随即在雪地中卷起了一团团白雪,当两个人形雪人成型后,杨冰凝也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一脸惊喜的紧依偎在一起的雪人。一高一低的两个雪人惟妙惟肖,高大的男子是孟秋雨,女子却是和杨冰凝一模一样,就连那眼神都栩栩如生,没有忧伤,只有快乐与喜悦,还有那浓浓的幸福,依偎在孟秋雨的怀中,笑颜如花一般美丽。这是杨冰凝内心中曾经憧憬了无数次的幻想,自从内心爱上孟秋雨的时候,就希望能和孟秋雨这样在冰谷内永不分离,不理会外界的纷纷扰扰,杀戮冷酷,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逍遥快活。她没想到孟秋雨竟然用雪人塑造出了她内心中的梦幻,前这对似乎永远也不会分离的雪人,杨冰凝泪如雨下,娇躯微微颤抖。孟秋雨轻轻上前一步将杨冰凝拥入怀中,就如面前这对雪人一样紧紧拥着杨冰凝,宽厚的怀抱给杨冰凝带来无尽的温暖,她也将头靠在孟秋雨的胸膛,缓缓闭上了双眼,这一刻,她希望成为永恒。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杨冰凝才擦干了眼角泪水,仰脸美温柔的男人,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秋雨,谢谢你让我感受到梦幻成真,虽然短暂,但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刻,我真正的拥有了你。”“冰凝,这不是梦幻,就如同这一刻,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虽然不能做到一颗心里全是你,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你不再孤单。”孟秋雨捧起了杨冰凝的俏脸,眼神中柔情如火,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杨冰凝一人。“秋雨……”杨冰凝眼波中水雾迷蒙,心中所有的委屈和忧伤都化作柔情蜜意,孟秋雨动情的话语已经将她融化,她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和羞涩,踮起脚尖用自己清凉浸着泪水的红唇堵住了孟秋雨的嘴。孟秋雨也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女人水润清香的唇,两人沉迷在冰雪下,再一次的让冰雪静止下来。杨冰凝是迷迷糊糊就被孟秋雨抱着回到了房屋内,两颗心再没有一丝距离,旖旎春光里道不尽的郎情妾意,连房屋内几朵洁白冰花都似乎羞红了脸,不好意思打扰这对痴情男女。孟秋雨并不知道,自己在冰谷陪伴杨冰凝的几个月内,边海域已经风起云涌,新创立的天池雪域召开了宗门大会,邀请了边海域各大宗门强者和散修强者。数千万修士云集天池雪域,那场面宏大而壮观。诸葛坤鹏一死,四海界残破,孟秋雨算是在边海域崛起,不少修士已经背地里尊称孟秋雨为神王了,神王之名就如同一个象征,代表着边海域也有这种巅峰强者。否则九天神界四大地域除了混乱域那是修士历练之地,其他地域都有神王强者,边海域没有的话,岂不是显得弱了不少,边海域的修士走出去也底气不足。如今神王夫人号召边海域各大强者参加盛会,自然没有人敢不来,很多强者更是想要见识一下神王夫人的绝世美貌,以及天池雪域的实力,传闻天池雪域弟子不多,实力强大的长老却是不少,连逆苍天这种顶尖的散修强者都在其中。此时的天池雪域大厅内,林天雪坐在上首位置,在她右侧分别是逆苍天,孤星,紫枫,邪王廖梦以及另外的八名散修强者,这些人都是后来加入的天池雪域,背靠大山好乘凉,神王夫人创建的宗门,自然会吸引无数强者投奔。而她们自然以女修居多,宇宙内流浪的男修个个桀骜不驯,眼高于顶也未必会主动投奔一个女人名下,而一些女修却是需要一个强大靠山来生存,要么成为强者的道侣,要么加入大宗门,毫无背景的女修在修道世界要远比男修处境艰难很多。艘地地远鬼结察战冷秘学学在另一侧还有空灵姐妹,青鸾以及最近才赶来的媚姬神女,蓝梦影,语菲仙子,小冉圣女以及纳兰朵,欧阳楼和欧阳蓝,另外还有原先无欲宗的善无颜。艘地地远鬼结察战冷秘学学

    孟秋雨知道发生了什么,焚心蛊毒发作他已经迷失了心智,但他是被杨冰凝带走这件事他清清楚楚,自己还活着,而焚心蛊毒已解,他自然明白是杨冰凝帮了他。这时候几道身影出现在大厅门前,妖姬神女带着血魔和赤魔也来了,不仅如此,她还带来了天魔殿另外两名天魔长老青魔和金翼魔。林天雪一脸深沉的起身招呼着妖姬等人坐下,后者却是媚姬,媚姬也难得没有开口打趣妖姬,而是一脸的黯然。“林天雪,你派人传讯于我说发生了大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妖姬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同样凝重的问道。她没想到林天雪居然会主动派人去天魔域找她,这让妖姬意识到出大事了,应该还与孟秋雨有关,否则以林天雪的骄傲岂会去通知她赶来,毕竟在妖姬心里,她和林天雪应该是情敌,林天雪不喜欢她才对。此时厅内有气氛凝重,每一个脸上都没有一丝笑容,她越发肯定是孟秋雨出事了。“妖姬,你当日当着无数修士的面以大道宣誓说你要成为孟秋雨的女人,我只想问你这件事你还承认吗?”林天雪语气清冷的问道。在宾客厅内所有人的注视下,妖姬点头道:“我妖姬的话从不是妄言,我爱上孟秋雨了,他是我认定的男人,永远不会改变。”“好,我也说过,只要我师兄爱上你,我绝不会阻拦。”林天雪站起身来,一脸悲伤道:“如今师兄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他被双傲天暗算中了焚心蛊毒,为了让媚姬众人逃脱,只身一人阻拦双傲天,后来不知所踪,我需要你试试能不能联系到他。”“什么?”妖姬也惊得站了起来,脸色顿时寒意凌厉,眼神中也杀意汹涌,冷声道;“双傲天,你敢算计我妖姬爱的男人,不杀光你双家满门,我妖姬誓不为人。”“妖姬,现在不是你说狠话的时候,听说你把天魔圣令给了孟秋雨,我们需要你马上联系他,是否还活着。”媚姬也站起身来,语气深沉的说道。妖姬也知道自己情绪激动了,急忙掏出另一枚天魔圣令,一滴精血滴落在天魔圣令上,随即众人眼前一亮出现了一副白茫茫的画面,却是并不清晰。妖姬眉头一皱,急忙意念沟通发出传讯,却是并未收到任何讯息,她脸色不由的沉重起来。原本天魔圣令一旦滴入她的精血,就能一枚天魔圣令所在的环境,可是现在却是白茫茫一片,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连方位也没有。艘科远仇鬼结术接冷敌远结不仅林天雪着急了,媚姬,蓝梦影众人也纷纷凑上来急切的询问道。“没有任何消息,我他所处的环境。”妖姬一脸失落而痛心的说道。林天雪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心中同样悲痛起来,这岂不是意味着孟秋雨真的出事了。“不过也有一个可能,孟秋雨进入了一个隔绝的空间内,而且这个隔绝空间还有强大的隐匿禁制。”妖姬再次说道。众人心中苦涩,这只是可能,只是一线希望,据他们得到的消息,孟秋雨被双家数十名强者围攻,又中了焚心蛊毒,九界域的无数修士都猜测孟秋雨被双傲天给杀了。“妖姬,我已经召集了上千万修士大军,准备进入九界域找双傲天报仇,你是否参加?”林天雪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内心中的悲伤与愤怒,师兄不管出没出事,她都要去找双傲天寻仇。妖姬林天雪,转身说道:“青魔,立刻发出天魔号令召集天魔殿弟子,我们去九界域。”“圣女,召集多少天魔弟子?”青魔急忙问道。“全部!”妖姬沉声道。艘远远科方后察战闹故独月这时候,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了大厅内,妖异而冷酷的冰纪子诡异的笑道:“可惜啊,听说孟秋雨那家伙出事了,我想找他麻烦也没机会了。”妖姬和媚姬众人脸色顿时愤怒的纪子,却是碍于冰纪子的变态实力和性情,没人敢轻易开口。“一个个这样盯着我很想打我吗?不怕死你们可以动手,为了一个孟秋雨居然要去和双傲天开战,一群不要命的蠢货。”冰纪子不屑的一些,大摇大摆坐到了林天雪刚才坐的位置。林天雪急忙拦下了愤怒的众人,一脸清冷的开口道:“师兄,如果你还将我视为师妹,那我求你帮我们杀了双傲天,如果你不帮忙,我就算死也会和双傲天血战一场。”冰纪子眼神一挑,皱着眉头道:“你到处让人在边海域发出通告寻找我的下落,我就猜到你想要我做什么,杀双傲天没有问题,但你要答应我,如果孟秋雨那混蛋没有死,你不能再继续爱他。”“那你可以走了,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师兄,就算是那宇宙主宰也休想阻止我爱师兄,不管生死,我林天雪都是他的女人。”林天雪一脸寒霜,直接下了逐客令。敌不科远方艘术接月远早独“你……”冰纪子气的站了起来,狠狠的一甩袍袖冷哼道:“不可理喻,孟秋雨那里好了,就是一个薄情寡义,见一个爱一个的混蛋罢了。”随即冰纪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大厅内,却是传来一道声音:“我会在九界域等你们,该死的孟秋雨,替你报仇真是不甘心。”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