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九章 血洗城主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素海城城主府内,媚姬四女刚到,一声朗笑便传来,随即一名身穿白袍的儒雅男修便凌空而来落到了四女面前。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哈哈哈……听大执事传讯,素海城来了四位美丽的仙子,本城主迎接来迟,还望四位仙子见谅。”儒雅男修目光惊艳的打量着媚姬四女,眼神中精芒闪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旺盛。不过他很快目光便落在了蓝梦影的身上,众女里蓝梦影的容貌自然是最美的一个,不过柳鸿儒除了惊艳蓝梦影的美丽之余,却是感觉到蓝梦影的功法气息有些熟悉。“不知仙子如何称呼?”“蓝梦影。”柳鸿儒眼神一凝,惊讶的问道:“莫非你就是蓝衣门蓝衣道君之女?”蓝梦影之名,在五行神界几乎没有多少人不知道,甚至被誉为五行神界第一美女,又是蓝衣道君的女儿,而蓝衣道君虽非至强者,但也是至强者之下的霸主级存在,柳鸿儒自然了解一些。只不过蓝梦影并不经常在外界走动,所以认识她的人也不多,只是传闻天资绝艳,美貌如仙,是无数宗门弟子梦想的伴侣。“不错,家父正是蓝衣道君。”蓝梦影轻声道。柳鸿儒神色微微变了几下,眼前几女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修,他心中自然想要得到,尤其是媚姬这个拥有九阴之体的女修,更是让他激动,只不过蓝梦影的出现,让他忌惮起来,蓝衣道君的女儿他还真不敢占有。“呵呵,原来是贤侄女驾到,不知这位仙子和贤侄女是什么关系?”柳鸿儒一脸惊喜之色,还媚姬询问道。“她是我在其他界面认识的朋友。”蓝梦影如实说道。“好!各位仙子里边请。”柳鸿儒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蓝梦影他不敢动,媚姬既然不是五行神界的女修,和蓝梦影也只是认识,那他要是动了,想必蓝衣道君也不好强出头。“我们还有其他事情,不方便打扰柳城主,来这里只是让柳城主放了我们的两位朋友。”媚姬却是一脸娇笑的说道。“额,还有这样的事情。”柳鸿儒一脸愕然之色,随即转向大执事沉声道:“立刻把抓的人放了。”“对了,仙子如何称呼?”柳鸿儒笑着问媚姬。“我叫媚姬,我夫君叫我媚儿。”媚姬咯咯笑道。柳鸿儒愣了一下,哈哈笑道:“媚姬仙子是完璧之身,怎么会有夫君呢?”“他虽然还没有娶我,但我已经将他视为夫君了,我的九阴之体也是为他而留,其他不要脸的男修想打我主意,也要问问我家夫君答不答应。”媚姬高声笑道。李鸿儒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媚姬这话不是等于在骂他,于是他立刻冷声道:“我倒要听听媚姬仙子的夫君是何方神圣?”“难道柳城主想打我主意?”媚姬一脸惊讶的问道。柳鸿儒脸色一僵,也突然明白了,眼前几女来城主府根本就是在戏弄他。“你们在戏弄本城主?”柳鸿儒沉声道。此时连黎坤夫妇和城主府其他几位赶过来的执事也目光冷厉了起来,就算蓝梦影是蓝衣道君的女儿,这样戏弄柳鸿儒,也有些欺人太甚。“夫君,你亲爱的媚儿都快被人抢走了,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媚姬没有理会柳鸿儒,却是对着城主府的空中喊道。隐匿在空中的孟秋雨早就有些哭笑不得了,媚姬这女人还真是让他头疼,听到媚姬的呼唤,他冷哼一声现出身形,抬手一拳就轰向了城主府的护阵。轰!狂暴的拳意轰鸣,整个素海城的修士都感受到了这一拳的恐怖拳意杀势,城主府的护阵瞬间便像是破碎的玻璃,哗啦一声就碎裂了。艘地科地酷艘球陌孤方陌吉媚姬几女刚才被带进城主府,大执事便关闭了护阵,不想让媚姬几女逃走。而城主府护阵自然很强大,只不过拦得住媚姬四女却挡不住孟秋雨的大龙相术神拳,而孟秋雨的阵道修为又不弱,一拳之下就把护阵给轰碎了。“哪位道友来我素海城?”柳鸿儒心中一震,飞身而起高声喝问道。此时逆苍天等人也从远处飞来,纷纷站到了孟秋雨身后,而孟秋雨一脸冷笑的鸿儒哼道:“连我的女人你也敢觊觎,好大的胆子。”柳鸿儒打量着孟秋雨,十分陌生,至少他不认识五行神界还有这种年轻强者,而他自然感觉得到,眼前的强者实力比他还要强一些。“柳鸿儒见过道友,这是一个误会,我并无冒犯几位仙子的意思。”柳鸿儒急忙抱拳说道。心中却是大骂黎坤等人,也不弄清楚情况就把人带来了城主府,给他招惹下了这种强敌。而他自然也想不明白,这么多强者怎么都跑到素海城来了。不止媚姬四女个个实力不弱,跟随这位年轻强者而来的这些修士也没有一个弱者,这么多强大修士比他城主府的人都多。“是误会吗?”孟秋雨一脸笑容的问道。“自然是误会,梦影贤侄女,我还认识你父亲,先前也一直以礼相待,没有任何冒犯之意。”柳鸿儒心中有些害怕了,竟然目光求助的蓝梦影。而就在此时,媚姬手中突然轰出一道黑色光芒,黑色光芒瞬间撕裂了城主府大公子的眉心,城主府大公子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当场暴起血光炸开了。“你敢杀我儿子?”柳鸿儒震怒,城主府所有人也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个妖媚的女修居然如此狠辣,突然就把大公子杀了。“现在不是误会了,夫君,动手吧。”媚姬咯咯娇笑声中,周身道韵气势展开,直接卷起恐怖杀势轰向了杨敏。媚姬一动手,青鸾公主和玲珑也直接杀向了其余执事,蓝梦影微微犹豫气势也碾压向黎坤。“兄弟们,血洗城主府。”逆苍天等人也哈哈大笑,一个个兴奋的飞身而下冲入了城主府。“你们欺人太甚。”柳鸿儒怒吼一声,周身气势狂暴,头顶悬起一件刀形法宝,无穷无尽的刀芒凌空而下,刀意杀势席卷,漫天都被刀芒笼罩。孟秋雨冷哼一声,虽然他也不喜欢仗势欺人,可这城主府没一个好人,蓝梦影众女若不是跟随自己而来,都将被李鸿儒囚禁起来成为玩偶,既然居心不良,那就别怪自己无情。敌科远地独孙学战阳术所后孟秋雨周身气势碾压向柳鸿儒,蓝色神剑同样化作浩瀚剑意轰向了对方,这柳鸿儒的实力要比九天神界五大神王古奇等人弱上一点,他也根本不需要动用轩辕剑就能压制住对方。轰轰!狂暴的刀芒剑意在空中炸开,两人之间的空间都瞬间坍塌,规则纷纷破碎。后科仇科酷艘球战孤所早仇后科仇科酷艘球战孤所早仇

    此时又有二十多名修士飞身而来,他们都是九天神界来的修士,先前不愿意跟随孟秋雨,是不想受到孟秋雨的约束,而当他们秋雨灭了城主府,跟随孟秋雨的修士都抢了不少宝物,顿时就眼红了。柳鸿儒嘴里喷出一口鲜血,道韵气息也瞬间凌乱,连护身界域都剧烈摇晃起来,虽然他比古奇神王等人弱不了多少,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修道一途,这一点实力差距,足以致命。柳鸿儒脸色惨白如纸,四处惨叫奔逃却是被无情灭杀的城主府修士,他眼神中流露出了绝望之色。而孟秋雨并不给他丝毫**的机会,跨步而出,无尽剑意笼罩而下,一记大龙相术神拳也轰然落下。噗!柳鸿儒挡下了孟秋雨的剑意杀势,却是挡不住大龙相术神拳的力量,界域奔溃的瞬间,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胸膛都被一拳轰出了一个血洞。柳鸿儒残破的身躯倒飞了出去,身上暴起一道白光,他也终于有机会捏碎保命遁符逃走,只是虚空被遁符光芒撕裂裂缝的瞬息,孟秋雨又是一拳轰了过来。柳鸿儒已经虚幻的身形被凌空落下的拳头轰的炸开,连元神都没逃走,就当场陨落。孟秋雨卷起了柳鸿儒的刀形法宝,迈步跨入了残破的城主府,而玲珑刚把两位受伤的师姐妹从废墟中救出,那大执事便乘机对她背后偷袭,本就实力比大执事弱一些的玲珑自然是无法避开。孟秋雨一脚凌空踩下便震碎了大执事轰向玲珑的枪芒,抬手一巴掌又将大执事拍成了血雾。玲珑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她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她先前虽然杀了一名执事,自己却也受了一些伤势,一旦被大执事的枪芒轰在护界上,不死也将重创。“谢谢你,孟秋雨。”玲珑脸色发白的望着孟秋雨,眼神有些不自然,她一直都和孟秋雨保持着距离,不冷不热的态度换做其他强者早就懒得理她了。可是孟秋雨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帮她,这让她心里都觉得亏欠孟秋雨很多。“大家都是一起来了的,相互帮助也只是举手之劳,你不用谢我。”孟秋雨笑了笑,却是笑问道:“只是我很好奇,你为何对我有些冷淡?我和你的那点过节应该不算什么仇恨吧。”玲珑脸色一红,她也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何况以孟秋雨的实力,她想找孟秋雨麻烦也做不到。“我……我只是觉得你有种很独特的感觉,与你走的太近的女修,都会不由自主喜欢上你。”玲珑声音小的连她都快听不到了。“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你刻意的与我保持距离,竟然是怕爱上我。”孟秋雨也有些哭笑不得,却也觉得这玲珑宗主有点意思。媚姬众人此时也纷纷来到孟秋雨身边,逆苍天等人一个个满脸兴奋,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天宝众人也眉开眼笑。孙不地不方结恨接闹孙恨战城主府的强者几乎都被杀光了,只有一些弱小女修他们没有动手,这些女子显然都是城主府内的下人,他们自然也不会伤害无辜。而杀光了城主府的强者后,他们还找到了城主府的藏宝阁,无数神晶,丹药,神器灵物数量惊人,众人一番搜刮洗劫一空,个个抢夺了不少宝物,当然开心了。后仇远科方结察所孤考秘结蓝梦影一脸无奈的笑道:“你们刚来五行神界就把素海城的城主府血洗,必然会惊动不少势力关注,恐怕又会有不少麻烦,这柳鸿儒在五行界域也有不少朋友。”“那有什么可怕的,谁不服咱就杀谁,正好可以多枪一些宝物。”廖梦哼哼笑道。“以后还是要低调一些,我们这些外来修士想要在五行神界站稳脚跟,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孟秋雨摇头道。此时又有二十多名修士飞身而来,他们都是九天神界来的修士,先前不愿意跟随孟秋雨,是不想受到孟秋雨的约束,而当他们秋雨灭了城主府,跟随孟秋雨的修士都抢了不少宝物,顿时就眼红了。而他们先前在素海城还要夹着尾巴做人,现在都想跟随孟秋雨一起发财。“孟神王,我们也愿意和孟神王一起结伴。”孟秋雨这些修士,脸色立刻就冰冷了下来,沉声道:“我这里不收留自私自利之人,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别逼我杀你们。”二十多名修士脸色一变,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转身离开了。玲珑眼神复杂而感激的孟秋雨,她明白孟秋雨为何要赶走这些修士,他被城主府的强者欺负,两位师姐妹被抓走,她还求助过那些修士,可那些人根本不愿意帮助她,还在一旁,玲珑当时就感觉到这些人太无情了,毕竟大家来至于一个地方,那些人要出手,城主府恐怕也不敢明目张胆欺负她。孟秋雨正是明白这些人不可靠,才不会收留他们,如果将来遇到强敌,这种队友只会自己逃走,而不会留下来与他一起面对,而且他也十分鄙夷这种修士。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