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六章 造化弄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被孟秋雨的道韵大手束缚,瑶池只感到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压制着她,让她灵魂都感到震颤。结科远地鬼后学陌阳所封艘后不远仇情敌球陌孤考恨月不仅是瑶池感受到了可怕,蓝仙父女以及四周修士都无不震撼,同样被孟秋雨身上散发的恐怖杀意给惊得不轻,甚至在这种杀意下,不少强者都得展开道韵气势抗衡。“贱-人,你也不用回答了。”孟秋雨冰冷的话语从喉咙里发出,神识瞬间进入瑶池的神魂意念中,瑶池的神魂在冲击下瞬间崩溃,一生记忆被孟秋雨搜魂剥离。啊……瑶池发出凄厉的惨叫,识海被摧毁,连灵魂都被撕裂,生机也开始溃散起来。孟秋雨已经从瑶池的神魂内找到了所有关于蓝仙夫妻的记忆,他一个绝美温婉的女子正是孟寒霜,孟寒霜被瑶池擒获带去了小神界,全身骨骼被她折断,美丽的容颜都被她毁的面目全非。她硬生生刨开了孟寒霜的肚子,将那即将临盆的婴儿取了出来。孟寒霜全身被血水染红,痛楚而悲凉的哀求着让瑶池放过孩子,而她身上的生机已经越来越虚弱,丹田被毁,经脉寸断,现在连全身骨骼都被折断,瑶池的狠辣手段,已经将孟寒霜折磨的痛不欲生。“孟寒霜,这是你和蓝仙的野种,给他怀上孩子的本应该是我,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你们母子都该死,这小野种我会让他死的更凄惨,曝尸荒野,或许会被什么小妖兽给吃了。”瑶池疯狂的大笑,眼神中满是恶毒和痛快,寒霜生不如死的惨状,她脸上的笑容狰狞而可怖。“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孟寒霜虚弱的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的意识便陷入了昏迷,而最后的生机也从她身上流失,只有那血肉模糊的身躯在乱石丛中,凄凉而死不瞑目。瑶池放声狂笑,从孟寒霜身上扯下一块血布包住了那嗷嗷哭泣的婴儿,仿佛知道母亲惨死,婴儿哭声歇斯底里,在荒野上飘荡,令人心碎。后地科不鬼敌球战孤羽冷战孟寒霜身上的衣袍是蓝仙亲手为妻子炼制而成,还写了妻子的名字,瑶池扯下的这一块刚好有一个孟字。瑶池带着哭泣的婴儿飞身远去,在她来到一片冰天雪地的时候,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从空中将婴儿抛了下去,下面上万丈冰崖绝壁。恰好有一块凸出的冰石挂住了婴儿的包裹,却是随着肆虐的风雪,包裹再次脱落,坠落进入一个雪堆上,那软软的大雪堆没有让婴儿受到损伤,可很快就被风雪掩盖,只剩下了一张快要冻僵的小脸。孟秋雨灵魂都快崩溃了,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万丈冰崖,师傅说过就是从哪里找到了他,那里还是他和林天雪最喜欢去的地方,孟秋雨常常坐在那雪堆上沉思自己的来历,师妹天雪会静静的陪着她。一切真相大白,孟秋雨就是那个从孟寒霜肚子里刨出来的孩子,他是蓝仙的儿子,也是蓝梦影的弟弟。孟秋雨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碎了,他悲痛母亲的惨死,胸中那压抑的怒火在腾升,一股无法压制的嗜杀魔性也在滋生。而他更是不愿意接受,蓝梦影是他的姐姐,彼此相爱之人却是姐弟,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为什么?”孟秋雨喃喃自语,蓝梦影,媚姬几女的呼声他根本听不见,而他身上的杀意却是再次飙升,一股可怕的魔焰煞气也渐渐溢出,孟秋雨的双眼逐渐变成了红色。“所有人快逃,他已经入魔了。”无色天尊惊呼一声,第一个飞身向着远处逃走。随着无色天尊的逃走,四周密密麻麻的修士迅速向着远处逃跑,依旧能感受到孟秋雨那恐怖的杀意在压抑着他们的神魂,那可怕的魔性煞气让人惊恐。蓝仙和媚姬等人也惊呆了,他们不知道孟秋雨为何如此情绪激动,竟然还突然入魔了。“你们也快速离开,他会伤害你们所有人。”蓝仙惊慌的对着蓝梦影几女喊道。“不……他不会伤害我们,不管他发生了什么,他依旧是我们的夫君,不管承受什么样的代价,我们都要陪在他身边。”玲珑自从爱上孟秋雨后,便爱的热烈,爱的疯狂,此时虽然也惊恐孟秋雨的变化,可她依旧眼神坚定的不想秋雨出事。“你们所有人马上离开。”媚姬也一脸凝重的对着逆苍天等人喊了一声,第一个无视孟秋雨周身恐怖的杀意环绕,毅然决然的向着孟秋雨靠近。接着青鸾,玲珑以及蓝梦影全部向着孟秋雨走去,嘴里呼唤着孟秋雨的名字,一个个界域摇摇欲坠,最终被可怕的杀势撕裂,一道道血口在她们身上绽放,血水染红了衣衫。可她们依旧忍受着疼痛在接近孟秋雨,大声的呼唤他。“贱-人,你该死!”孟秋雨突然仰天怒吼,身上杀势磅礴溢出,媚姬四女瞬间被震飞了出去,一个个在空中留下道道血线,全身道韵都被轰的凌乱起来。就雨高举着瑶池那早已惊恐绝望的身体,一道道神魂刺芒直接钉入瑶池身体,瑶池全身被数百道神魂刺芒钉在了虚空,那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回荡,令人毛骨悚然。“去死吧,贱-人。”孟秋雨悲吼一声,最后一道神魂刺芒轰入了瑶池的眉心,她全身上下早已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血水像是喷泉一般在喷溅,随着眉心的炸开,瑶池的身体也顿时爆开,一块块血肉漫天洒落,场面血腥的让人惊悸。“秋雨,你醒一醒。”玲珑几女再次无视身上的伤势,再次飞身扑向孟秋雨,秋雨如狂如癫的样子,她们都哭出声来。孟秋雨血红的双眼里闪过一抹悲痛,身上的杀意也在慢慢削弱,他终于转身梦影,眼里滴下两滴血泪。“梦影,我是你的弟弟,母亲怀着的男孩就是我。”孟秋雨的声音低沉而悲凉的一字一句说道。远处观望的修士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事情竟然是如此,难怪孟秋雨会疯狂,爱着的女人是自己的姐姐,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而他们自然也不明白,孟秋雨的疯狂不仅如此,还有母亲遭受折磨而惨死给他带来的冲击,双重打击下,孟秋雨心魔爆发,连轩辕剑都压制不住,只能任凭他发泄出来。蓝仙惊呆了,蓝梦影也傻了眼,媚姬几女也面面相觑,眼神中满是震惊和心痛,她们自然能体会到孟秋雨此刻的心中承受着什么样的悲痛,造化弄人,苍天无眼啊,为何要这么折磨她们的夫君。“不……秋雨,这不可能。”蓝梦影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大喊道。敌仇不地方艘恨所月球地孟秋雨仰天长啸,声音中充满了悲凉,他将瑶池的记忆化作数道神识记忆送到了蓝仙和蓝梦影面前,也送到了媚姬几女面前。随后孟秋雨大笑声中化作一道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蓝仙等人神识探查过眼前的神识记忆,一个个僵硬在空中,蓝仙也是仰天怒吼,满脸的泪水,妻子竟然死的如此惨,好不容易找到了儿子,却是面临着这样悲痛的局面,他知道这对自己的一对儿女,将是毁灭般的打击。“蓝伯父,梦影,我们去找他,一定不会让他出事。”媚姬也眼圈泛红,对着蓝仙抱了抱拳,眼泪水,神情恍惚的蓝梦影,她咬了咬牙,带着玲珑和青鸾以及逆苍天等人飞身离去。话说孟秋雨遁入虚空内,一路撕裂着层层界域,漫无目的的疯狂遁走,他像是要远离这一方虚空般,彻底沉浸在悲愤与痛苦中,早已失去了理智和冷静。神识中出现了几名打斗的修士,一男一女正在被五名修士围攻,孟秋雨飞身而下,周身磅礴的道韵气势展开,直接将打斗的双方惊得脸色苍白,无人再敢动手。“晚辈苏逸阳见过前辈,我们是云仙岛的弟子,这是晚辈师妹清雅。”被围攻的男女中,相貌俊朗的男修一脸恭敬的抱拳道。孟秋雨目光深沉的扫了眼几名修士,沉声问道:“你们为何要相互厮杀?”“前辈,这个叫苏逸阳的修士不仅贪婪而且好色,他与晚辈妹妹雪莹组队历练,花言巧语骗取了雪莹献身于他,却是在生死险境中抛弃了雪莹独自逃生,所以晚辈才追杀他。”另一名青衣修士悲愤的说道。孟秋雨逸阳,后者脸色惊慌的说道;“前辈不要听他胡说,我与他妹妹的确有些交情,也是雪莹自愿想要成为晚辈的道侣,在那种生死关头晚辈也是自顾不暇,想救他妹妹也无力做到。”孙地不科独孙察所孤早科酷“师兄,那你为何对我隐瞒你和雪莹的关系,居然说你们毫无关系,你在骗我。”一旁叫清雅的美丽女修,一脸震惊的旁的男修,眼神中满是被欺骗后的怒火。“这种垃圾就是见异思迁,自私自利的小人,他不骗你,怎么能得到你。”孟秋雨冷哼一声,抬手一记道韵大手拍向了苏逸阳。苏逸阳还没来记得求饶,就被一巴掌拍成了血雾。“你们都滚吧。”孟秋雨挥了挥手,心中一片茫然,茫茫宇宙内,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感谢前辈帮雪莹报了仇。”那名修士感激的抱了抱拳,急忙带着同伴飞身离去。“你怎么还不走?”孟秋雨仰望着虚空沉吟了片刻,却是发现叫清雅的女修一脸恬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离去,于是神色淡然的问道。结仇不科独后恨由月酷方恨“清雅有一事相求,希望前辈成全。”清雅咬着丹唇,一脸期待的秋雨躬身道。“我为何要成全你的事情?那又有什么人来成全我。滚吧,我没空理会你的事情。”孟秋雨冷笑一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前辈,我父亲被杀了,娘亲却是被仇人占有,他还霸占了云仙岛,这次晚辈在邢姨的帮助下逃离云仙岛,而邢姨却是被杀了。如果晚辈再次落入那仇人手中,会生不如死,他一直没有欺凌晚辈,只是因为晚辈的修为不足,而晚辈刚刚突破了圣境,一旦被他抓住,就会成为他的炉鼎。”清雅却是急切的说道。孟秋雨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在修道世界并非稀奇的事情,前清雅眼神中那哀求无助的神色,他不仅犹豫了起来。“只要前辈愿意帮晚辈报仇,晚辈愿意侍奉前辈,为奴为婢都心甘情愿。”清雅突然跪了下来,眼神中满是决然之色。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