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七章 媚姬险被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随着青萧大帝,九羽天尊,血河圣尊以及黑龙神的陨落,四大至强者拥有的势力也纷纷瓦解,不是归顺了蓝衣门,成为了蓝衣门的附庸势力,便是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而四大强者占据的灵山福地,仙岛秘境也已经被九岛之域的修士占领,并且在蓝衣门长老们的提议下,浩浩荡荡的创宗工程也已经展开,不仅在修建地域庞大的宗门驻地,甚至开始修建起了一座金色神宫,作为孟秋雨和妻子们将来的府邸。

    蓝家不少长老都亲自出面,带领着蓝衣门弟子和无数修士加入了创宗工程上。

    媚姬,青鸾,玲珑三女也十分忙碌,金色神宫的建造她们都参与进来,身为孟秋雨的妻子,将来这里会有她们一席之地,她们自然想亲力亲为。

    而林天雪,杨冰凝以及妖姬,语菲仙子众女都被孟秋雨送入昊天塔,让她们炼化五行混沌之气。

    以媚姬的魅力和能力,身边很快便聚集了不少修为不凡的修士,青鸾和玲珑两女身边同样也跟随了一些女修,这些跟随她们的修士都明白,尽早选择一个好的阵营,将来主子得宠,他们也会得到不少好处。

    强者的道侣,那也是有地位差距之分,这在修道世界也不例外,就像皇帝的嫔妃们,得不得宠关乎着很多人的利益和身份。受冷落的妃子,身边还会有几个忠心的奴才。

    媚姬无疑被很多人看重,一来她在五行神界一直都跟随在孟秋雨身边,自身修为又强大,而且那魅惑苍生的妩媚风情,恐怕没有任何男修能抵抗她的诱惑,连蓝家不少长老都极为推崇媚姬,觉得将来执掌孟秋雨后宫的女人该是媚姬。

    不过也有不少修士听说了,神王圣尊孟秋雨最爱的女子是他的师妹叫林天雪,林天雪将来才是最被宠爱之人。

    每次听到林天雪将会成为这座金色神宫内最有地位的女主人这种议论,媚姬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如果孟秋雨将来要把金色神宫交给林天雪掌管,媚姬情愿自己去找一处灵山福地居住,也不想被林天雪压在头上。

    “你们知道吗?听蓝衣门的人说,孟圣尊把蓝家的传家之宝都给了天雪仙子,孟圣尊会不会太偏心了一些,我觉得媚姬夫人才应该得到蓝家的传家之宝。”一名红衣女修在和两名同伴小声的议论着。

    “闭上你们的嘴巴,再敢胡言乱言,小心我把你们的嘴巴缝上。”青鸾恰好路过,听到了几女的议论,不由的一莲恼怒的呵斥道。

    几名女修都是属于媚姬一派,自然为自己的主子打抱不平,被青鸾呵斥后,吓得急忙低下头不敢再废话。

    “怎么了?青鸾妹妹,发这么大火干嘛?”媚姬飞身而来,笑着问道。

    “媚姬姐,我虽然敬重你,但我也提醒你一句,让你身边的人不要搬弄是非,秋雨哥到底最爱我们哪一个,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来到处议论。”青鸾一脸不满的说道。

    她从来也不想着争取什么,只要能和秋雨大哥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成为孟秋雨的侍女也愿意,她自然不希望有人在背后评价孟秋雨。

    尤其是最近因为金色神宫的创建,媚姬身边凝聚的修士越来越多,势力逐渐在壮大,不少人都感觉高人一等,处处张狂,还随意议论她们这些姐妹,让青鸾对媚姬也有些不满起来。

    她觉得这是媚姬在背后搞鬼,想要形成一种绝对至上的地位,将林天雪打压下去,最终成为金色神宫的第一女主人。

    “青鸾,你这话什么意思?”媚姬一脸愕然,却也有些恼怒的问道。

    “我的意思还不明白吗?你觉得自己资历和修为都比我们强一些,应该成为秋雨哥最宠爱的妻子才对,你不甘心屈居在天雪之下,所以你身边的人也是这样认为。”青鸾正色道。

    “青鸾,我承认我比不上林天雪在秋雨心里的地位,她是秋雨青梅竹马的师妹,也为秋雨死过一回,秋雨得到玉如意给她留着,蓝家的传家宝物也给了她,就连这金色神宫将来的女主人也可能是林天雪,我心里的确不平衡,可我还不至于挑唆身边的人诋毁林天雪。”

    媚姬脸色深沉的说道:“我只是不喜欢她高高在上的样子,凭什么她总是一副圣洁高贵的神态,总是一副只有她才是真心爱着孟秋雨的姿态,好像我们依附在孟秋雨身边,只是为了利益。先前蓝家大难,我们都面临被杀的绝境,她那师兄冰纪子只救她一人,不管我们其余人的死活,她事后没有解释过一句,是不在乎我们的感受,还是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没想到,连青鸾你也觉得我心胸狭隘,会刻意针对林天雪,看来我早已不被你们所有人认可,你们觉得林天雪比我更好,为她打抱不平是吗?”

    青鸾愣住了,她本性单纯那里又会想这么多,看着媚姬悲痛而落寞的眼神,心里顿时羞愧起来。

    “媚姬姐,可能我错了,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不希望看到我们姐妹之间发生不愉快,这会让秋雨哥为难。”

    媚姬苦笑着摇摇头,一脸落寞的说道:“看来我在这里并不受欢迎,而且我也不喜欢和林天雪在一起,等秋雨从昊天塔出来,告诉他我走了,这五行神界总会有我媚姬一片容身之地。”

    话音落下,媚姬就要飞身离去,却是眼前闪现出一道白色身影,冰纪子妖异邪魅的脸庞透着寒意,沉声道:“你似乎对我师妹不满?”

    “是又如何?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不成。”媚姬本就心情烦躁悲凉,冰纪子却是突然盛气凌人的出现,让她立刻便怒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杀了你刚好为我师妹铲除一个隐患。”冰纪子阴森森一笑,强大的道韵气势便碾压向了媚姬。

    媚姬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是至强者的对手,周身道韵瞬间都被压制住了。

    “冰纪子,放开媚姬姐。”一旁的青鸾脸色一变,直接展开气势轰向了冰纪子试图给媚姬解围。

    “连你也敢动手,滚!”冰纪子冷喝一声,一记道韵手印凌空拍向了青鸾。

    青鸾闷哼一声,道韵气势直接被拍碎,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嘴里喷出一道鲜血。

    看到这里动起手来,修建金色神宫的修士们惊骇了,可是他们围上来后都傻眼了,竟然是冰纪子这个者强者要杀媚姬,蓝家五长老立刻大声道:“冰纪子道友,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杀她。”冰纪子冷笑一声,强大的气势展开,四周修士根本没人能靠近半步。

    媚姬在冰纪子气势的压制下喷出了一口鲜血,但女人也被冰纪子给激怒了,神识和道韵疯狂燃烧,全身都暴起一道道血光,无奈实力上的差距,就算她拼命,也挣脱不开冰纪子的压制。

    “青鸾,快去找秋雨。”五长老急的脸色大变,这里围着一群修士,也没人能帮得了媚姬,眼看着媚姬要被冰纪子给压制的爆体而亡,他惊慌了。

    孟秋雨早已进入了昊天塔,亲自护着众女提升修为,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不知道。好在他和青鸾有了夫妻关系,神兽凤凰有一门意念神通,可以与最亲近的人建立意念沟通,青鸾急切的联系了孟秋雨。

    当得知冰纪子要杀媚姬,孟秋雨也惊得脸色苍白,直接带着林天雪就冲出了昊天塔。

    “啊……”媚姬凄厉的惨叫一声,全身的道韵气息都狂暴起来,一蓬蓬血光爆开,全身肌肤都撕裂开来,强大的道韵压制已经压断了她全身的骨骼,她眼里都流出了血泪。

    就在此时,孟秋雨突然凌空出现,怒喝一声一巴掌便拍向了冰纪子。

    “冰纪子,你这不阴不阳的垃圾,你敢杀我的女人。”孟秋雨怒气冲天,这一巴掌可是丝毫没有留情,冰纪子强大的气势直接被拍的粉碎,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拍飞了出去。

    “媚姬!”孟秋雨一把抱住气息虚弱的媚姬,女人全身染红了血水,一张妩媚的脸也苍白如纸,嘴里还在涌出血水,生机都快散掉了。

    孟秋雨即刻给媚姬服下了一些保命丹药,这才护住了媚姬的心脉生机,又是几道轮回气息送入媚姬体内,媚姬溃散的大道也稳定了下来。

    “秋雨,死在你怀里,我会很开心。”媚姬苦涩的看着孟秋雨,当看到林天雪的时候,她眼里流露出一抹怨毒。

    林天雪也早已傻了眼,她也想不到师兄居然会杀媚姬,看着媚姬眼神中的怨毒之色,她更加感到茫然。

    “青鸾,照顾好媚姬。”孟秋雨将媚姬放入青鸾怀里,身上爆发出了滔天的杀意,目光投向远处的冰纪子沉声道:“冰纪子,你该死。”

    话音未落,孟秋雨狂暴的气势便卷向了冰纪子,连轩辕剑都祭了出来,剑意杀势恐怖的一剑便轰向了冰纪子。

    冰纪子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孟秋雨的对手,冰属性规则气势同样展开阻挡孟秋雨,同时也祭出了一杆冰属性神枪法宝。

    无尽冰属性规则枪芒滔天卷起,却是被轩辕剑恐怖的剑意撕裂,冰纪子的枪芒溃散,连界域都被轰的撕裂出一道裂痕。

    噗!冰纪子闷哼声中被一剑轰飞,一条右臂也被斩断,周身大道都凌乱起来,修为更是锐减。

    此时林天雪也急忙询问青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才知道这一切还是因为她,看着媚姬目光淡漠的看着她,林天雪心中无奈的叹息,她知道媚姬一直对她有成见,可没想到这么深。

    她也心中有些愧疚,她应该早些和媚姬畅谈一番,解开彼此的心结,她也从未想过和媚姬争取什么,她也看到了媚姬对孟秋雨的情意很深,或许开始的时候媚姬是为了修为提升,想要和孟秋雨双-修,但后来她是真的离不开孟秋雨,愿意为孟秋雨分忧解难,付出一切。

    无奈误会越来越深,林天雪本就是心性冷淡,不善言辞的女子,如今又发生了这种事,她愈发不知该如何面对媚姬了。

    冰纪子被一剑斩断了手臂,孟秋雨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杀意依旧狂暴,又是一剑轰出,冰纪子的界域终于崩溃,腰腹以下半截身躯瞬间就被剑芒绞碎,漫天血光炸开,冰纪子惨叫着坠落向地面。

    看到孟秋雨真的要杀了冰纪子,林天雪也慌了,急忙飞身挡在冰纪子面前,一脸哀求的说道:“秋雨,我知道冰纪子做的不对,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杀他,我替师兄向媚姬赔罪。”

    噗!林天雪用自身大道化作两道冰刃寒芒轰入了自己的双臂,血水喷溅,她两条手臂都被冰刃洞穿,脸色顿时苍白。

    “天雪,你让开,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孟秋雨眼神一凝,林天雪竟然自残,更是让他对冰纪子恨之入骨。

    “不,你要杀他,就先把我杀了吧。师兄救过我很多次,我也要救他一次。”林天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孟秋雨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周身杀意却也渐渐消散,盯着脸色惨白的冰纪子怒声道:“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