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67】禁谷欠这么多天,不憋得慌是假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67】禁谷欠这么多天,不憋得慌是假的(2014字)

    安小暖对于这点真的有些不知情了,“宠物?你说的是他别墅内一片园林里的那只藏獒?!”

    那么凶狠的犬,还是宠物?

    权赫柠直言不讳,“是的,那只狗别看平时挺凶的,但见了长卿却是温柔的如小猫一样。阿甘小说网”

    安小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那只藏獒是母的吧?”

    权赫柠眉目间有些讶然,但随后忍不住乐了,“胆敢这么说他的人,你是第一个。”

    “凡事总要有人开先例。”

    权赫柠缓缓靠近他,低声道,“那,长卿开的是不是你的先例?”

    这句话意思很多,但安小暖第一个想歪了。

    事实上,他的意思正中她的下怀,再明显不过。

    不过,说不是会觉得人矫情了,事实什么样,他也并不一定想知道。

    “那你就要问你哥们了,我还要训练,老大,先下去了。”放下咖啡杯子,她就要走。

    “前三天训练的不错,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首次得到认可,安小暖还是看得见未来的曙光的,“一定加油。”

    娇小的身影离开办公室,权赫柠胳膊靠在窗台上,直视不远处的万丈深渊,嘴角勾起一抹余味。

    **

    “小暖姐,老大喊你说什么了?”马纯纯担忧的问道。

    “没事,只是去喝了一杯咖啡而已。”她的轻描淡写惹来吴娇娇不满,“安小暖,你以为我们老大这么闲吗?”

    安小暖懒得理她,“纯纯,我们先下去。”

    马纯纯应道,“好。”

    两人一起出了宿舍,率先来到训练的场地。

    这是全封闭的训练,安小暖是例外。

    不知为什么,顾长卿最先说的三天回来一次悄然发生了严重变化,具体的变化体现在他一连一个多星期都不打一次电话让她回去,到一个月都音讯全无。

    安小暖的特例在渐渐地脱轨。

    她名符其实的也成了全封闭的一员,她 不知道,顾长卿每晚都看她训练的监控视频。

    她的毅力让他发现了不一样的她,隐忍的她原来是可以有爆发的一面。

    一个半月再见面的时候,天气已经回春。

    冬天纷扬大雪的日子已经过去。

    安小暖有一天的假期,是权赫柠特意安排给她的,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福利。

    十分不巧的是,她开车回到顾长卿别墅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豪车,豪车她并不认识。

    有些迟疑该不该进去,还是先打个电话。

    她刚下车准备打电话之际,大门打开了,顾母,顾珍珍,顾长卿先后出来。

    安小暖脚下像是扎了玻璃渣子一样。

    她想再度回到车子里,为时已晚。

    顾母去过安家,是认识的安小暖的,顾珍珍更不用说。

    “这是小暖吗?”顾母说着朝着这边走来。

    安小暖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意,“是我,伯母。”

    顾母一把拉住她的手,“你妈妈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可怜的孩子,现在过的好吗?”

    “我现在很好。”

    顾珍珍过来,“妈,她现在是赫柠哥的女朋友呢。”

    安小暖分外尴尬,看了看顾长卿,只见他表情未变,一切正常。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顾母看起来很开心,“小暖这孩子,我看了很是喜欢,莫名的有些亲切感,赫柠是个好孩子,你和林家退婚,我原本听说了还挺有些担心你,现在看来很好。”

    安小暖看着她,总觉得顾家主母不像那些贵妇人高贵冷艳,很有亲和力。

    她不知,顾母这种亲切也只局限给她这个半生不熟的人,一般人的眼里还是有些望尘莫及的。

    “你现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安小暖解释,“是这样的,赫柠让我来顾总这里拿份文件。”

    顾珍珍反问,“他手下那么多大将和跑腿的,会让女朋友亲自来取?”

    安小暖轻笑,“重要的文件。”

    顾长卿这才悠然开口,“珍珍,马龙——”

    顾珍珍脸色变了,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哥,我和咱妈先回去了。”

    她不明白,她只是反问一句,自家大哥有这么必要很光明正大的威胁人么?

    顾家母女离开,安小暖看向顾长卿,“知道提前给你打个电话了,发现了怎么办?”

    顾长卿转身,边走边说,“安小姐,走,跟我去取重要文件。”

    安小暖跟在他身后,配合道,“是,顾总。”

    俩人一本正经的进了院子。

    大门刚一关上,他的吻便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禁谷欠这么些天,作为一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不憋得慌是假的。

    “你——”

    她被吻得气喘吁吁,抬眼便看见那些驻守在院子里的黑衣人,“他们都看见了。”

    “亲个吻怕什么,又没当着他们的面做。”

    安小暖翻了个白眼,“顾某你还真是豪爽的很。”

    “正常惯了,偶尔一次豪爽不行吗?”

    他走向秋千旁边,坐下,“这些天享受的怎么样?”

    安小暖坐在另一个秋千上,回答,“很舒服。”

    如此非人的折磨,她却说很舒服。

    “很好,好好训练,好好舒服。”

    她头靠在秋千的绳上,闭上了眼睛,“好久没有这么晒过太阳了。”

    他转头看她,“那就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晒晒。”

    她不再说话,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么看着她,脑子里突然浮现好久都出现在梦里的女人了。

    那个女人是他的伤痛,是不可触碰的记忆。

    他能想到最多的样子,便是她牵着后院的小黄(藏獒)在小区内漫步的场景,路过的居民吓得不轻。

    要知道,藏獒是多么高大威猛的犬类,发疯起来咬到人是要出人命的。

    顾长卿以前是不喜欢养狗的,但是那个女人喜欢,他便同意她养,她那么喜欢,走了,却没带走小黄。

    顾长卿起身,徒步走到后院,那里原本载满的玫瑰全都拔掉了,种上了百合。

    小黄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在他腿边摇尾乞怜。

    他蹲下身手抚在它肥硕的身子上,说道,“蹲下。”

    小黄乖乖地蹲下,前面两只脚还不停的动,眼巴巴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