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70】顾少一生气,后果要暖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70】顾少一生气,后果要暖床!(2035字)

    他很少发怒,一般都是冷笑,但今天,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眼底的发飙前奏。阿甘小说网

    “你,要干嘛?”安小暖从心底油然而生出的一股惧意显现在了她的脸上。

    “干嘛?这个问题问的好,安小暖,你记性不是一般的差,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你究竟是谁的女人?!”

    他大手一扬,拉开了她的羽绒服拉链,迅速那么大物件的衣服被剥离她的身体。

    车内的温度一点一点的升高,很显然开了空调。

    纵然如此,安小暖还是觉得很冷。

    这种冷,是深入骨髓的。

    车速愈来愈快。

    能够让权赫柠这样的人物充当司机的,他顾长卿还是头一人。

    手指只取她X前的殷红,捏的她生疼。

    夜,如墨。

    漆黑的车厢内,温情的不像话。

    他的动作渐渐的慢了起来,似乎是在有意的折腾她。

    最后下BAN/身被剥的精光,并且用她的内/裤塞住了她的嘴。

    浑身的屈辱感让她止不住的挣扎。

    当他的手指探进她的秘密花园时,两根手指撩/拨着属于女人的谷欠望。

    安小暖一个劲的抖,她闭着眼睛,感受到他将她的腿给分开,并以十分羞耻的姿势完全的展现在她面前。

    更让她想死的是,T内的液体缓缓流出,这种感觉比死了都难受。

    不安分的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如一团火一般将她的肌肤都烫的绯红。

    上身的衣服被撩上去,半俯在她身上的顾长卿轻轻咬住她的耳朵,声音若魔力一般的在她耳边回旋,“想不想要?”

    这声音冷的不像话,就在她还没回答的时候,车窗被他打开,他直接将安小暖的头给顺着车窗探了出去。

    平常,开车最忌讳将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通过窗口露出去,那样,容易发生意外。

    但现在,安小暖X部以上都被按在生硬的窗口上,她靠在那里,他的手却不停的玩N着她。

    他在惩罚她,用这种事情在惩罚她。

    安小暖不敢吱声,因为不远的距离前,权赫柠在开车。

    他应该能感觉到什么,但却没有出声。

    在那种莫名的空虚感快要淹没她的时候,她才感受到他要进来的节奏。

    “你不说,我就不会给你,直到你亲口说才算完。”

    安小暖一半冷的直哆嗦,一半却又温暖如春。

    “给————给——我——我————我——要。”

    顾长卿屈膝的板着她的双腿,只要他丢手,安小暖就会在急速的路上掉下去,可能坠亡。

    填满这个让男人发狂的身子,不和谐的节奏在这夜里听的分外清楚。

    安小暖一直闭着眼睛,她就那么闭着,配合着叫着。

    原本的愉悦被灼痛代替,双腿并不拢,酸疼的似乎不是自己的。

    两只手臂紧紧地扣着车子外缘的那一点点板着可以不掉下去的希望。

    他终于发泄的淋漓尽致。

    她却痛的不能自己。

    上半身几乎被冻僵。

    顾长卿伸手一摸,手心里都是冰渣子。

    他沉了沉目光,轻飘飘的问道,“安小暖,这回记得住吗?”

    安小暖不说话。

    她的脾性是倔强的,她不想服软的时候,一句话也不想说。

    也许就是这样的沉默不语,让顾长卿觉得她在跟自己作对。

    “我再问你一次,这回记得住吗?你若不说,我的手就要丢了。”

    安小暖不想死,纵然她不想说话。

    “我记住了。”

    他长臂一拉,她被拉了进来,车窗被关上。

    冷的浑身哆嗦的身子是暂时不会因为这温暖而全部瓦解的。

    她一点一点的穿衣服,一声不吭。

    随后,她昏昏欲睡。

    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顾长卿坐到了副驾驶上,全程都知道的第三人权赫柠直视前方询问,“你下次注意点,我都有点担心你将人给玩死了。”

    顾长卿心情平静了下来,“玩不死的,她跟小强似的,旺盛着呢。”

    权赫柠哼笑,“这种女人,我也比较欣赏,能忍又能让人感到她非同一般。”

    “被我玩残了,你还会欣赏吗?”他直言不讳。

    权赫柠低笑,“长卿,有的时候,对值得的女人可以手下留情的,你大概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看你那猴急样。”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他转头,“我问你,若是我有朝一日玩腻了她,你还会想要残花败柳么?”

    “碰到这种情况,如果我对她兴趣一般,你觉得我缺女人缺到这个程度了么?当然,若我也会爱人了,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的,我可以不介意。”

    “爱?”顾长卿冷笑,没了下文。

    车子停到训练营的时候,安小暖已经昏睡不醒了,她发烧了。

    权赫柠束手无策,“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这下,真的玩出问题来了!”

    顾长卿伸出手试探了一下温度,随后二话没说,穿上黑色的带帽裘衣,将她从车上抱了下来,直接抱进了权赫柠的卧室。

    医生直接挂的退烧点滴。

    ***

    吴娇娇出了宿舍,只看见一个影子抱着一个人进了老大的卧室,随后看见老大后进去,并关上了门。

    她顿下生疑,赶紧回了宿舍,将这事悄然的告诉了余霞。

    忍不住好奇,俩人便悄然的下了楼,慢慢的走到了权赫柠的门前。

    但是,隔音效果太好,俩人啥也没听见。

    直至两个小时后,里面的灯还在亮着,受不了了才回到宿舍。

    输了两瓶点滴,烧退了。

    顾长卿这才离开。

    权赫柠靠在床的另一边,就这么凑合的过了一晚上。

    安小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房间她没见过,她再那么一看,旁边睡着权赫柠,脑子里的脑电波顿时滋滋作响。

    腿间的疼意有所减轻。

    脑海中的记忆再次涌了出来,脸色一白,她就要下床,身后便响起了权赫柠的笑声,“醒了?”

    安小暖吓了一跳,扯了扯嘴角,“我昨晚怎么会睡在你的床上?”

    权赫柠理所当然的回答,“还能怎么样,你非要跟我睡在一起,赶都赶不走,直接将长卿气得鼻子都歪了呢。”

    安小暖呆住,她想到的就是,这是要逆天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