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73】 刺疼,她感受的十分清晰(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73】 刺疼,她感受的十分清晰(求月票)(2017字)

    “那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心里有爱的男人吗?”

    安小暖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阿甘小说网

    之所以这么豪爽,是因为在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了顾长卿的脸。

    她不相信自己会爱上他,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给的他,所以才会这样。

    “没有。”

    林骄阳不知为何,第一次伸手去揉了揉她的头,“小丫头长大了。”

    安小暖呆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林骄阳,你刚才在干什么?你在摸我的头?”

    林骄阳调侃,“总比摸你的X好吧?”

    安小暖脸色一红,“果然是身经百战!”

    他眼含柔情,轻笑,“身经百战不如战你一回。”

    “果然不安好心。”

    他伸出手,“将你的手机给我。”

    她掏出递给他,在接手机的那一瞬间,林骄阳一把抓住她的手,时间有些凝滞。

    安小暖往后一抽,那余温还在他的指尖上停留。

    林骄阳用她的号码拨打了自己的号码,这才将她的手机递给她,“以后不许关机,我打电话你不能不接。”

    “不要!”安小暖瞥他一眼,“万一我有急事要办,或者很忙,可能就没法接听了。”

    林骄阳坏坏的笑道,“以后,就跟你说对不起一样,你不接一次,我再见到你,就强吻一次,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不信,你试试,如果强吻你已经习惯了,我不介意更深入一步——”

    他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安小暖将手机放好,完全没将他的话放心里,“咱俩现在可是一清二白了,没啥关系了,我先回去了。”

    她刚准备起身,便不再动弹了,脸色也随之变了变。

    因为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因为她背对着光,林骄阳没丝毫察觉,反而问道,“有没有关系我说的算,安小暖,我认定了你,就不会轻易放手!”

    安小暖将视线收回,难得的没反驳他的话,“骄阳,你先回去,我想一个人坐一会儿。”

    他起身,“好,我正好回家有点事,你别久坐,等会回去。”

    安小暖点了点头。

    她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在门口,便转头去看吧台边上的身影。

    他背对着她,样子更加的挺拔妖孽了,脸色也更加冷清了。

    虽然隔离了这么远,但她还是将他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

    安小暖脱了拖鞋,她抱着腿侧身坐着,眼睛不知为何就是挪不开视线。

    只因他不是独自一人,身边还有一位气质出众的绝色女人。

    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不像一般,两人似乎在谈论什么,却一直说不清楚。

    安小暖心里已经猜到,他可能有新欢了,不用三年,这么快就玩腻了她,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呵!

    可是,她却笑不起来。

    她想大笑,她终于解放了!

    没人再禁锢她了!

    也没人控制她了!

    这不是很好吗?

    可心里那一点点不知道的情绪是从哪里冒出来骚扰着她的!

    她不是应该上去问个清楚,自己好安心的离开吗?

    再不济自己赶紧偷溜,找个地方好好的过日子。

    为毛她动不了,为毛她的视线像是定格在了那里。

    这究竟是怎么 ?

    耳边的不知名的外国音乐也换成了《过期爱情》。

    音乐有一点感伤,酒吧的人瞬间不知为什么都速速的离开了。

    酒吧很安静。

    歌声沉浸了安小暖的心里,歌词安小暖听懂了。

    “时间让我们不再甜蜜,只剩下沉默回应,我很庆幸,你对我的爱已经过期————”

    安小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脑子里混乱一片,低咒一声,“这是谁放的歌?什么爱,什么甜蜜的?”

    他们之间没有甜蜜,没有爱情,只有逼迫,她是被逼迫的!

    难道他一时间不逼迫自己,自己还上瘾了?!

    她转过身,靠在沙发上,从上面看,好似已经没有人在酒吧了。

    顾长卿看着面前的女人,声音淡泊疏离,“几个月了,你也够了,我没空陪你玩这种爱情游戏。”

    曹心田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长卿,我们就算回不到过去,但我希望还能跟你做朋友,难道这个要求都不行吗?”

    顾长卿嘴角冷笑,“有必要么?从结束那一天开始,我就不打算再见你了,对了,小黄一直在我那里寄养,有空你牵走吧。”

    曹心田眼中聚集的泪光潸然而下,“你难道就不问问原因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后悔了,我后悔不该不对你说清楚。”

    顾长卿身形一僵,“你不必说,我也不想听,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过多的去回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好自为之。”

    他就要离开,曹心田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长卿,给我一次机会,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顾长卿眸子暗沉,伸出手一点一点的将她紧抓的手掰开,“就算你要说,我也不想听,这么久了,陈年旧事就让它过去。”

    她的手被甩开,却又好似藤蔓一样缠上,哽咽道,“长卿,你就听我说一会儿好不好?这几年我一直都沉浸离开你的痛苦之中,我不比你难受少半分,我一直都是爱你的,当年你为了我,可以用二年的时间给我天天叠纸鹤,为什么如今这么一点时间都不肯给我?”

    安小暖紧紧地盯着他们,他们的对话也一丝不落的落进她的耳中。

    她没法想象,像顾长卿这样骚包自恋高傲变态的男人会叠两年的纸鹤。

    “长卿,你就听心田说完,我想,你应该有知道的权利,最起码,知道了再做决定也不迟。”权赫柠的声音响起,他从酒吧后方出来,好似这些事情都是事前安排好的。

    顾长卿抬头看他,“你知道?”

    权赫柠脸色淡定,“我也是刚知道。”

    曹新田的手渐渐松开,顾长卿正准备转身,抬头便对上了暗处的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他再熟悉不过。

    安小暖心头一震,被发现了,但她没有立刻闪躲,与他的视线重叠碰撞在一起,那一刻的刺疼,她感受的十分清晰。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