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79】我爱她,却从不敢奢望让她知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79】我爱她,却从不敢奢望让她知道(2061字)

    林母察觉到别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反击道,“你这个女人说话注意点,什么我散播你的谣言?是你自己本来就是如此,安小暖,你就是晦气,我是实话实说,我儿子就算打一辈子光棍,我都不会让他娶你!”

    林骄阳直言不讳,“妈,你能不能不要管我的婚事?不是说好了吗?我自己做主。..”

    “是说好了,全天下女人你随便娶,但不能是她!”

    叶母一旁听的索然无味,“好了好了,争论什么呢。”

    权母看向自家儿子,“带着你的女伴离开吧,今天暂且放过你。”

    她多么想让儿子在这里挑选一个自己中意的媳妇啊,可明显来的女伴不省心啊。

    权赫柠点头,准备转身离开,林骄阳急忙说道,“小暖,我有话对你说。”

    林母一把拽住儿子的胳膊,“有什么话说,跟她有什么可说的!”

    安小暖看向他,“以后再聚。”

    转身走了,身后传来林母的吼声,“你这个小狐狸精,再聚什么再聚,你以后别见我儿子!贱人!”

    完全的撕开了她的另一面展现给公众面前,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林骄阳脸色难看之极,“妈,你这是做什么?”

    林母哼道,“做什么?以后你不准去见她,三个月内,我一定给你挑选个好女人,骄阳,你给我安安分分的等着结婚。”

    林骄阳脸色一冷,看着林母的目光渐渐阴沉了下来,声音不容置疑,“妈,我最后说一次,你不要再给我举办什么宴会,给我挑选儿媳妇,我自己的老婆我会找,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他说完朝着门口走去。

    林母气得不轻,她能想到的是,这还没结婚呢,就直接的倒向了媳妇,若结婚了,自己这个妈恐怕也是不管用,她一定要找个听自己的媳妇,越想,林母越觉得势在必行。

    出了酒店,安小暖脸色暗了下来。

    她脸色平静的看着权赫柠,“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衣服和鞋子,我很喜欢。”

    权赫柠略微有些担心,“小暖,你真的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不用担心。”

    “那你回去睡一觉,到家给我发短信。”他嘱咐。

    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走了一段路,仰望着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安小暖将脚上的高跟鞋脱掉,赤脚走在柏油路上。

    “安小暖!”

    林骄阳开着车停在她旁边,“快上车。”

    她看着他,“林少爷,不去寻找你人生中的另一半,跟着我干什么?”

    林骄阳打开车门下车,直接将她拽了上去,关闭车门。

    他主动为她系安全带,“我人生中的另一半非你莫属,你在这里,我不跟着你跟谁?”

    安小暖晃了晃神,她视线飘向窗外,“骄阳,我们都知道,我们已经错过了,却还在挣扎什么呢?”

    “我的未婚妻,一切都是你出现了幻觉,其实,我们还在继续。”他系好安全带,但身子还是微倾,跟她距离很近。

    安小暖看他装蒜,真想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她的心情十分不好,直接靠在后座上,闭眼养神。

    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等她睁开眼睛之际,却发现林骄阳的特大号俊脸竟然在自己一公分处。

    四目对视,安小暖朝着右边侧了侧,“干吗?”

    “你说呢?”

    “林骄阳,我发现,你抽风好几个月了,有病咱得治,可别放弃治疗啊?!”

    “你觉得我是在抽风?”他汗颜,他就这么不靠谱?

    “难道不是?”

    林骄阳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轻描淡写的说道,“最近安惜朝一直在打探你的消息,今晚他也去了,你没见他吧?”

    安小暖的脑子里立刻浮现了安惜朝那张面瘫脸,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庆幸道,“真好,没见到。”

    林骄阳诧异,“真好?你不想见他?”

    “我为什么要想见他?”安小暖反问,“这个变态二号,古怪的很。”

    “变态二号?那谁是变态一号?”林骄阳皱眉,“该不会是我吧?”

    安小暖刻意回避内心的复杂,她一笑而之。

    “要不要喝酒?”

    林骄阳低哑一笑,“你就不怕喝酒喝醉了我将你给那啥了?”

    安小暖黑面,“你的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淫/虫吗?”

    “那倒不是,既然你很难得请我喝酒,那我又怎么能不陪之理,走吧。”

    车子启动, 停在一家烧烤摊上。

    两人坐在一张小桌子上,弄了一大把羊肉串和两碗砂锅,又开了两瓶啤酒。“

    渐渐地,两人啤酒瓶子越开越多,很快两人便喝的控制不住。

    安小暖脑子里浑浊的很,她脸色酡红一片,眼睛逐渐迷离。

    林骄阳好歹有酒品,但也经不住一直喝,虽然醉的不是很厉害,但也不轻。

    天空下起了雨,原本凉丝丝的小雨下大了。

    街道上人烟稀少,黑雾波林。

    荡起一层夏夜 易冷。

    老板娘要收摊了,两人这才起身,嘴里念念有词。

    安小暖站都站不住,林骄阳扶着她上了车。

    淋得一头雨,林骄阳意识还没有那么混乱,他拿着毛巾在她的头发上擦拭,那么小心翼翼,仿佛安小暖就是一件很古老的瓷器,他动作很轻柔,就怕将这瓷器一不小心给打碎。

    安小暖身子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嘴里还一个劲的说着什么。

    擦完头,她突然喊了他一声,“林骄阳。”

    他应道,“嗯,我在。”

    “你潇洒风流这么多年,有真正的爱过一个女人吗?”

    林骄阳看着她,笑容迷人,声音低的几乎他自己都听不见。

    “有。”

    “那你多爱她?有多爱?”

    他看着她,没回答。

    一直听答案的安小暖没听到音,便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亮光中,他注视着自己,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脸显得好似镀上了一层粉色,原本狭长的丹凤眼饱含了神情。

    却是对着她。

    “我爱她,爱的心都恨不得掏给她,我爱她,爱的每晚都会站在窗口望着她在的方向,我爱她,却从不敢奢望让她知道,因为我怕她知道了就会离我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