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81】该你为我服务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8字)

    安小暖看向顾长卿,他的侧脸带着一丝果断,“心田,不管有什么理由,时间真的会冲淡一切,我现在对你虽然还有感情,但已不是爱情,如果,你不稀罕这样的感情,那你今后保重。..”

    话语一丝不拖泥带水,未免太过冷淡。

    曹心田眼睛湿润了,她低着头,半响,才说出一句话,“长卿,你是不是可怜我?”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事实是,你的确很可怜,你错过了我对你的爱最佳期限,我现在还能重新把你当做朋友,心田,你已经是破例了。”

    安小暖闻言,突然觉得,像顾长卿这样的男人应该是没有心的。

    但是,她又觉得他这么做很好!

    “那,晚安!”曹心田推开车门,带着哭腔跑了下去。

    车厢里寂静的犹如无人一般。

    “你这样,是不是太伤人了?”

    他回头,神情淡定,“那你是希望看到我们重新复合?然后你就可以脱离我的掌控?”

    安小暖呵呵干笑,“我确实是那么想的。”

    他驾车离开,“那你注定要失望了。”

    **

    车子没有开往江南小区,反而是开到了顾长卿的住宅。

    刚熄火,大门徐徐打开,两排手持黑伞的黑衣人对立并排的站到了客厅门口。

    两人下车,一前一后的走在伞下,进了屋。

    安小暖换上鞋,冻得有些哆嗦。

    “去洗澡。”

    他发号施令,她赶紧遵从,“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跑到洗手间,放开热水,洗的精神舒爽,正当安小暖准备从浴缸里跳出去的时候,他却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

    “还要做吗?昨晚刚做过。”她那里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啊!

    顾长卿将手伸向她的腿间,摸了摸,“还没有消肿吗?要不要上点药?”

    安小暖哼道,“要不是你要个没完,我能这样吗?都怪你!”

    他竟然笑出声来,“是,都怪我,等会我出去给你拿药。”

    她闻言,不免有些难为情,“不用了,只要你几天不碰我,自然而然就好了。”

    顾长卿明白她的想法,他手在她身上点火一样的乱摸,一点都不安分,“我这几天不碰你,所以,等会上药。”

    安小暖闻言,这才讲道,“说话算话。”

    “几个月没碰你怎么过了?几天不会死人。”

    他躺在浴缸里,慢悠悠的说道,“以后除了我这里或者你自己的住处,别的地方最好不要在浴缸洗。”

    安小暖知道他的意思,“我知道,不卫生,特别是女人,能淋浴就不进浴缸。”

    “关键是你不卫生会传染给我。”

    安小暖愤愤然,“那你不碰我,不就没那风险了么?”

    “我不碰你,你空虚寂寞冷怎么办?”

    “————”

    泡了半个小时,两人一起出去。

    手机简讯的声音响起,安小暖正准备拿的时候,顾长卿先前一步拿起了手机。

    “到家了吗?我醒来就不见你了?!”他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听的安小暖有些渗人。

    “林骄阳发来的,他醒来就不见你了,你今晚跟他睡了?”

    “没有。”

    他抬起手,脸色冷的仿佛镶嵌了冰渣子。

    “你有没有跟他睡觉?”

    安小暖直视他,“没有。”

    刚刚还融洽不少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他转身,“那他为什么会给你发这样的消息,我听你的解释。”

    “今晚我准备回去的时候,正好碰见林骄阳,我们一起在小摊上吃的晚饭,喝了点酒,然后我就坐在他车上的副驾驶上睡着了,外面不是下雨了吗,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也睡着了,就这样。”

    他似乎在思考,一手扯掉了她身上的浴袍。

    光洁的身子呈现他的眼睛里。

    昏黄的灯光照应下,她身上确实没有新添加的草莓印记。

    “躺那。”

    安小暖没作声,乖乖的躺下。

    接下来,腿被分开是意料内的事情。

    两条腿被放在他的肩膀上。

    某个地方无羞涩的显现的彻底。

    白的光洁,一点黑色素的印记都没有。

    两片略肿的唇瓣微微张开,露出粉色的内壁。

    顾长卿一根食指微微进/入,一点缝/隙都没有。

    安小暖有些紧张,她不知道他会发什么疯,会不会误会自己,误会自己不要紧,可是她不想受罚啊。

    在她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她的身体骤然绷紧,僵硬的无法伸展。

    原因就是,他的唇在为她服务。

    她微微抬起上半个身子,一瞧,顿时凌乱。

    他闭着眼睛,在允/吸她的下半身。

    酥麻又无法说得清的感觉,舒服到极致,她的腿不自觉的分开再分开。

    脚趾头勾的酸疼,安小暖喉间无法控制自己出声。

    “啊~~~~嗯~~~~~~”

    随着他的进/攻,她的声音频率加快加大,慷慨激昂的叫/床/声足以让二十米的地方可以听见。

    这种感觉让安小暖无法用“销/魂”两个字来体会。

    他的舌头如一条小鱼儿一样,在她的花园里游来游去。

    原本灼痛的花瓣此时此刻似乎被浇灌了足够的水,一点疼意都没有,反而觉得其爽无比。

    原本干涩的地方肥水横生。

    足足十几分钟,安小暖享受了顾长卿的第一待遇。

    对女人,他是第一次这么干。

    安小暖整个身子都软了,他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拽起来。

    脸上原本的冷意早已融化。

    “该你为我服务了。”

    安小暖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人家都那么为自己做了,她也不能不还回去。

    手去撩开他的浴巾。

    握住了他还在睡觉的老二。

    半伏下身子,闭上眼去亲。

    随后舔舐,在嘴里吞出吞进。

    原本不起眼的老二渐渐苏醒,直至她的嘴撑不下。

    他才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对上了她的嘴。

    身子敏感度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安小暖忘记了一切,她脑子里就是想要,想的要立马得到。

    很少见她如此热情如火,两人在宽大的床上滚/起了床单来。

    肉体P/撞的声音,男人的闷哼和女人的娇吟一点不加掩饰。

    窗外还在下着瓢盆大雨,室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