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84】男人要站着做,女人坐着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3字)

    安小暖嘴角抽搐,“老大,还有题吗?”

    权赫柠神情自若,“还有两题,请听题,什么东东进去的时候是即红又硬,而出来的时候是软的、有黏液的?”

    吴娇娇“呀”了一声,脸色瞬间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老大,你——能不能提一些正经的问题?”

    权赫柠鄙视的看她一眼,“娇娇,答不出来就别说我提的问题有问题,咋个不正经了?你老大我可是正经君子,一般龌龊的事情我是断然干不出来的,请尊重网络出题的人可以吗?这是一道很严肃的脑筋急转弯,不要用你那歪门邪道的想法来判断。”

    吴娇娇脸更红了,也不出声了,她要好好看看安小暖能回答出个什么样答案。

    “小暖,请回答。”

    安小暖看了看权赫柠,轻笑,“答案就是泡泡糖。”

    权赫柠再度看向吴娇娇,“看见没,这就是正确答案,好好动动脑子。”

    紧接着,他再度说第三题,“什么事情男人要站着做,女人坐着做,狗用三条腿做?”

    吴娇娇憋着没说出自己的疑问。

    安小暖快速回答,“握手。”

    “very good!”权赫柠赞叹的说道,“安小暖,你的脑子很灵活。”

    “天生我材必有用嘛。”

    安小暖勉强笑笑,她可不会告诉他,这样的脑筋急转弯她早就在初中的时候看过了,比这更猥琐的她都能想起来,这样的简直小菜一碟。

    考核就这么结束了,吴娇娇气得直跳脚却无济于事。

    权赫柠带着几名队员走了,马纯纯留了下来,说道,“小暖姐,你真厉害,其实,老大说了后,我心里也默默的回答了,但全都错了。”

    安小暖笑的前仰后合,“老大的神题其实也不过是网上找的,只要用脑子一想,答案很简单。”

    马纯纯低声继续说道,“小暖姐,顾少是不是这几天都没来?”

    安小暖收敛笑容,“纯纯,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马纯纯谷欠言又止,但还是说道,“我前几天来的时候无意间听叶哥说那个顾少的前女友现在借病光明正大的住进了顾少的家,姐,这是那个女人的计策啊,你可要有心理准备,今天早上我又看见他们在一辆车上。”

    安小暖心一抽,无所谓的笑道,“纯纯,没事,你知道,我跟他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我什么也不是,没资格管这些,我巴不得他们赶紧复合,这样我就可以有自己的日子了。”

    马纯纯被她的想法惊呆了,“小暖姐,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傻了,你跟顾少的日子也不短了,你身子都给他了,你不嫁给他,那你后半辈子要怎么办?”

    “纯纯,不是身子给他,就要跟他生活一辈子的,这世间有太多的无奈,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虽然我不清白了,但我还是想嫁给一个可以对我很好很好的男人,我也爱他的男人。”

    “小暖姐,我挺你。”马纯纯握住她的手,“你一定会嫁给一个将你当成心肝宝贝的男人,同样,你也爱他。”

    马纯纯的手机顿时响了起来,她打开一看是叶硗,当即接听,“叶哥。”

    “蠢货,你是不是住在医院了,赶紧回来!我都忙疯了!”

    马纯纯干笑,“好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小暖姐,我先回公司了。”

    安小暖点点头,“路上小心。”

    房门关上,安小暖的笑容彻底消失,她望着窗外,想着刚才纯纯的话,心里的某个角落开始蔓延疼意,还有没有立场的愤怒。

    好似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觊觎了,她真的很想开个九阴白骨爪将那个叫做曹心田的女人像捏方便面一样捏死!

    但冷静下来,安小暖无奈的苦笑,自己凭什么啊?

    人家好歹彼此相爱过,她呢?

    自己是不是应该有心理准备了——

    ***

    自从和顾家退婚后,安小心以往的优越感顿挫了一大半。

    她很少参加少数女人聚会,因为只要一参加,总是会听见有的没的闲话。

    为此,她没少觉得憋屈。

    纵然现在父亲没给她找新的亲家,但是,父亲脸上的骄傲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成为了耻辱。

    安小心在家待了很多天,终于去上班了。

    她之前的工作已然辞职,如今的工作是在当红的电视台的当家主播。

    在镜子前查看了一番,确保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挎着包包出门。

    刚到电视台。

    便撞见了林母的侄子庆祥。

    他的侧脸有一道伤痕,看到安小心,明显的眼睛发亮。

    “安小姐,好久不见。”

    安小心笑了笑,“真的好久不见。”

    庆祥脚步顿了顿,低声说道,“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安小心讪讪说道,“我最近很忙,恐怕不能——”

    庆祥眯眼,“看来安小姐连面子都不给了,当初要我出力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

    安小心呵呵一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再忙也要赴约了,你定时间地点吧。”

    庆祥点头,“好,那就晚上八点在唇唇欲动三楼贵宾区306号房见了,我就不打搅你上班了,我在家的时候有看你主持的节目,真的很迷人。”

    安小心摆手,“你慢走。”

    庆祥如吃了鱼的猫一样,“晚上不见不散。”

    她转身,脸色难看的很,这个猪头打的是什么主意,她比谁都清楚,但却又不能不去。

    一整天,安小心的心情都十分的糟糕。

    好不容熬到晚上下班,她回到家,吃过饭之后,衣服都没换便去赴约。

    将车停在门口不远,她特意戴了口罩和帽子进去。

    直接上了三楼,站在306的门口,她的脚步有些停滞,不想进去。

    思量了很久,安小心这才推开门。

    庆祥已经来了,他在小酌饮酒,见她来,立马招呼道,“小心,快这边坐,今天我开启的酒可是不在市面上销售的,你来尝尝。”

    安小心警惕的看了看这酒,“你该不会是下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