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93】我要是有如此超能力,还会屈服你的YIN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8字)

    ***

    顾长卿关闭监控画面,想了想,还是出了监控室,脚步走向员工宿舍区。阿甘小说网

    他走到安小暖的房门前,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安小暖侧着身子躺着背对着他。

    他走进去关上门反锁住。

    直至站在床前,她都没好奇的回头看一眼。

    顾长卿身子微微前倾,去看她是否睡着了。

    却不料对上了她的眼睛。

    “这么没警惕性,亏你还通过了考核。”

    安小暖翻过身,两人距离一尺,互相对视。

    “你走到门口,我就知道是你,对你还需要什么警惕性吗?”

    顾长卿明摆着不相信,“你的后脑上是长了眼睛么?”

    安小暖嗤之以鼻,“我要是有如此超能力,还会屈服你的YIN威?”

    他好笑的哼道,“那说说看,你是怎么判断是我来的?”

    安小暖顺着枕头缓缓的坐了起来,收回视线,眼睛盯在墙角的某一处,“你的脚步音。”

    顾长卿慢慢的俯下身来,“你听脚步音就能听出是我来?”

    “也只有这样。”

    他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眼睛,“你哭过了?”

    安小暖矢口否认,“我是会哭的人吗?真是笑死人了。”

    “那你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红,而且还肿了?”

    安小暖坐直身子,“我只是想我妈了。”

    顾长卿按住她的双手,吻住了她。

    “这么长时间,你休息够了吧?现在我可以连本带利要的时候有了。”他半弯着身子,安小暖被迫的半躺在那里,她脸上没有一丝动情。

    仿佛一具木偶。

    顾长卿看她一动不动,“安小暖,嘴张开。”

    安小暖倒是气定神闲,“顾总,曹/小姐心脏病发作,你们的爱犬受伤了,你不赶紧去医院陪着,一定要和我这个见不得光想要做正位的女人在这里调情吗?”

    他瞳孔紧缩,“你是在讽刺我还是在讽刺你自己?”

    “说的哪里话,我哪儿敢讽刺你啊。”

    她的语气他极其不喜欢。

    他身子再低了一层,蹬掉了鞋,一条腿便压在了她身上。

    “心田心脏病并无大碍,至于那条扑向你的畜生更无所谓了,一条狗而已,总比不上你金贵。”

    “这是顾总的心里话吗?”安小暖大胆的抬起手,游走在他的胸膛纸上。

    “自然不假。”

    安小暖心里其实还是有一丝暖意的,总比听到他说自己比不上那只狗强的多啊。

    “我真的很希望,顾总可以早些放了我,并立下字据保证以后不会打搅我以后的生活,那样,就算让我给你下跪磕头,我都愿意。”她的另一只手一起去解开他的短衬衫纽扣。

    顾长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安小暖,会有那一天的,你且等着好了。”

    安小暖微微一笑,眼眶周边泛红,“我可不就是等着的么,不然,我为什么要拼命的通过考核,不然,我为什么要如此委曲求全,在当今这个社会,喊平等的口号也只限于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之间,不然,我早就脱身了。”

    “知道,就好。”他松开手。

    安小暖继续解开他的纽扣。

    两人很快坦诚相见。

    只是在正当他要进入她的身体之际,门被拍响,门外站的是曹心田。

    “安小暖,开开门。”她的声音有些急迫,听的出来,她可能是听到谁通风报信顾长卿来自己的房间了,才不顾身子从医院跑回来的。

    但就算她亲自回来,能阻挡身上这个男人么?

    一个男人若真的还爱你,那他一定会将你所有的话当做圣旨,也一定会极其的宠你,现在这种情况,将她这个见不得光的情人接回来,明眼里都可以看出来,他顾长卿,不是会念旧情就复合的男人。

    安小暖声音平稳,“什么事?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好说的。”

    “长卿是不是在里面?”

    安小暖下意识去看顾长卿,眼色询问。

    顾长卿沉了沉色,回答,“我在,你有什么事吗?”

    曹心田再度敲了敲门,“长卿,你开开门,你母亲来了。”

    顾长卿穿上衣服,下了床。

    安小暖也当即一同打开了门。

    曹心田一把扑在了顾长卿身上,“长卿。”

    他推开她,“不是说我妈来了么?我去看看。”

    曹心田这才紧追其后,看安小暖也跟了上来,她双眼好似迸出火来,“你跟着做什么?”

    “我是顾总的私人女保镖,自然要跟着,为了防止他的身体出现“意外”。

    曹心田眼底浮现嘲讽,安小暖明白她的意思,但装作没看见。

    ***

    顾母的确来了。

    原本脸上挂着的笑容在看见曹心田后,顾母当即冷若冰霜。

    “长卿,她怎么会在你这里?”

    曹心田主动出声,“伯母,我住进来有一阵子了,原本想跟长卿去拜访您的,但没想到您就来了。”

    顾母冷哼,“还是不要来拜访我了,你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当年既然走了,那你还回来干什么?现在就给我搬出这里,听到了吗?”

    曹心田眼睛里快速的蓄满了泪,一把跪在了顾母面前,“伯母,求求你让我在这里,我很爱长卿,我不奢求能嫁给他,但就这样让我远远地望着就好。”

    “那你完全可以出了这个院子,远远望着,你住进来,不就是希望可以重新赢得我们长卿的心么?你把我们长卿当什么,这个事情没得商量。”

    曹心田泪流满面,她抬头看向顾长卿,呼吸急促,“你答应我的,还算数么?”

    “妈,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你不必多想,我不会做出让你担心的事情来的。”

    顾母看向安小暖,“你也在这里?”

    安小暖微微一笑,“伯母好,我现在是顾总的保镖。”

    顾母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看着这个女孩,她总是会觉得好似在哪儿见过,异常的熟悉。

    “赫柠这孩子,咋还让你当保镖了呢?”

    “是我自己愿意的,不关他的事。”安小暖解释道。

    顾母点头,“我今晚在这里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安小暖点头,“好的,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