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95】你和她没有可比性,这样说的明白了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74字)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几月几号,也从没有过过生日。..

    但他却给自己这样一个惊喜。

    说不感动是假的。

    前面两尺远处是一个很低的圆形桌子,上面竟然有二十二层的巨大蛋糕。

    虽然每一层的高度都不高,但安小暖数了数还是有二十二层。

    “我怕太高咱们够不到。”他在旁边解释道。

    安小暖回头,“谢谢你,骄阳。”

    林骄阳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子,“谢什么,不用谢,来,我们摆上蜡烛。”

    他将蜡烛递给她,两人一起摆上二十二根。

    然后一一点上。

    “许愿。”林骄阳拿了一把伞站在那里挡着风防止蜡烛熄灭。

    安小暖连忙闭上眼,双手合在一起。

    这是她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过生日,很快,愿望便许好了,林骄阳怎么也猜不到她许了什么愿望。

    三个愿望,没有一个是为自己许。

    “来,我们一起吹。”

    两人吹完了蜡烛,然后各自切了一份,坐在沙发上开始吃。

    只是刚吃了两口,安小暖嘴里却吃出了一枚钻戒。

    她从嘴里拿出来,眼睛直直的朝着林骄阳看去。

    “不要还给我,就先在你那里保管,好不好?”

    她还没开口,他率先说出了这么一句。

    “真的就是保管。”

    他点头,套在了她的手指上,“我若不要,就请你一直替我保管,直到,我重新要回。”

    若真的有重新要回的那天,也许是他在婚礼上重新给她戴上的日子。

    安小暖看着炫目的钻戒,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林骄阳不知对电话那头的谁说了一句:可以开始了。

    片刻,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高空响起了烟花。

    安小暖内心的激动不是可以言语的。

    她的目光看着这些呈现最美却瞬间烟消云散的烟花,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些人,却注定要做烟花,只是经过,却永远不能美到最后。

    直至最后一个烟花出现,安小暖腾地站了起来。

    不为别的,这最后一个烟花竟然是她的画像,一眼便可以看出来,旁边还有三个字:我爱你。

    最后这个压轴的肯定很昂贵。

    安小暖回头,与他视线交汇。

    她脑子里在此刻竟然在替自己悲哀。

    如果她也爱林骄阳,那是不是,他们可以在外面一起生活,抛去林母不说,还是挺幸福的不是吗?

    但眼下,却不行。

    “骄阳,谢谢你给我第一次过生日,只是——”

    他站起身,“小暖!”

    安小暖被他这么一声喊的愣住。

    “什么?”

    “小暖,你不用急着给我答案,我们还很年轻,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我愿意等,我愿意等你玩够了,看透了这个社会,看透了人情冷暖,愿意将你的手交给我,然后放在我手心。”

    安小暖泪眼婆娑,鼻子有些酸,这样的林骄阳给她的印象完全脱离了最初的状态。

    这样的林骄阳,不似他。

    “可是,我现在才发现,骄阳,我根本配不上你。”

    林骄阳轻拥住她,“是我配不上你,小暖,回去吧。”

    他主动终结了这个话题。

    安小暖看着那盛大的蛋糕有些可惜,“我们就吃了两块,这么扔掉可惜了,我来的时候看街上有环卫工人,我们将这些送给他们好不好?”

    林骄阳一笑,“这是你的蛋糕,任由你处置。”

    安小暖点头,“那你派人送给他们吧,吃了不可惜,扔掉就可惜了。”

    他揽着她的肩膀走进电梯。

    当重新站在顾宅大门口的时候,安小暖将钻戒从手指上取了下来,可以看出,这颗钻戒意义非凡,而且这戒指上面是独一无二的形状。

    她握在手心里,想了好一会儿,才走了进去。

    黑衣人关上门,在她旁边说道,“安小姐,少主让你去他的房间。”

    “什么时候说的?”

    “半个小时前。”

    安小暖低声说道,“好,我知道了。”

    她上了楼梯,门虚掩着。

    推开门,里面没人,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安小暖坐在床边,静等着他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出来,一边走一边擦着头。

    看见她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顾长卿莫名有些怒,“深更半夜,出去见谁了?”

    安小暖平静的说道,“一个朋友。”

    “是林骄阳吧?”

    安小暖没否认。

    “你们做什么了?”

    安小暖抬起眼,“你希望我们做什么?”

    顾长卿噎住了,“我希望?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安小暖没应声,随后,她终于说道。

    “可能,很快你就会让我滚蛋,或者让我再也不要出现在你面前,但我还是要说,这么长的日子了,顾长卿,你真的觉得我只是你的玩物吗?”

    他眯眼,神色不容直视,“这么透明的关系你我不是心知肚明吗?”

    她笑了,然后站起身,“今晚要我陪你吗?”

    “去洗澡。”

    安小暖走向洗手间,她走的极慢,心的涟漪还在逐渐平静中。

    为何,她刚才会有想问他自己和曹心田在他眼中是不是不一样的想法?怎么样个不一样?

    也许跟他时间不短,在快要离开之际会有别的情绪。

    安小暖将自己洗的分外干净,她擦好头发出来,他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她站在床边,喊了一声,“长卿?”

    他微微睁开眼,带着余光长臂一伸将她拥到了床上,下巴在她的脖颈里磨蹭。

    她没动,他也没动。

    两人就这么躺着,灯光下,安小暖转头,他的耳朵红红的透明,睫毛长长的闭着,好似睡着了一般。

    “长卿?”

    “嗯。”懒得开口,鼻音里哼出了一个字。

    “在你心里,我和曹/小姐是不是不一样的?”她终于在这个安静的夜里问出了超过透明身份的第一句话。

    “是不一样。”

    安小暖还想问他个怎么个不一样法子,他接下来的话让安小暖在这短暂迷失自己的时间内彻底清醒。

    “你和她没有可比性,这样说的明白了吗?”他睁开眼睛,唇角带了一缕冷意。

    PS:感谢给安安送红包的亲亲们,新年了,你们给我送红包,我努力更新之外,写更好的剧情给大家之外,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到成功!马上幸福!谢谢你们!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