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97】最起码我知道我在你怀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160字)

    安小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车里。阿甘小说网

    她顿时看了看四周,发现是荒郊野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不敢挡搁,她启动车子,想赶紧离开这个有些阴森又透着诡异的地方。

    车子开到街上的东门十字路口,安小暖想将车子掉头,可无奈,这辆车子像是遥控车一样,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而且,十分规矩的前进着,似乎自己就算在车上睡觉,也会相安无事。

    她去踩刹车,毫无作用。

    安小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手忙脚乱的确认再次狠狠地去踩刹车,一样的没用。

    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车,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车,依稀记得自己的头被剧痛袭过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想到要害自己的人,她当即便想到的是曹心田。

    现在明显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眼下,她只有跳车才能出去。

    只是,她忘了。

    若是有人要害她,怎么可能让她有一丝余地生机呢?

    车门车窗被锁的死死的,根本无路可逃。

    她慌乱无措的去找车子上有可以通信的工具。

    因为来的时候自己的衣服没挎兜,所以她将手机塞在了自己的罩/罩里面。

    伸手一摸,果然还在。

    首先拨通的便是顾长卿的电话,连续拨打了两遍也无人接听,打最后一遍的时候明显的被挂断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她便去拨打林骄阳的电话。

    当通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崩溃大喊。

    “骄阳!”

    林骄阳正在吃完饭,听见她的声音,当即站了起来,“小暖,怎么了?”

    “骄阳!救我!救我!快救救我!”手几乎握不住手机,颤抖的想要掉下去。

    “你在哪儿?!告诉我,别慌。”

    “我在——”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在东门,快来,车子不受控制,我困在了车上———救我!啊啊啊啊!!”

    林骄阳疯跑了出了林家。

    林母在身后大喊,“骄阳!你去哪儿!”

    只可惜因为跑的太快,他来不及说。

    车子呼啸而至的飞一样的冲了出去。

    尽管车速开到了很快,但要到东门还是要不少的时间。

    与此同时,安小暖的车速渐渐加快,她心惊肉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困在一辆自动化的车内,无济于事的滋味却比死了都难受。

    车子开到一个林荫小道上,就在此时,前方传来按喇叭的声音,车灯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安小暖感觉车子像是飞一样的冲了上去,她瞪大眼睛亲眼看着这辆车跟对面的车子相撞。

    顿时——————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和炽热的温度从自己身上撕裂开来。

    从对面发出了惨叫的声音,她硬是一声没吭的看着自己身处的车子前方着起了火光,车子迅速的翻滚一边,耳边传来玻璃断裂的声音,两辆车被撞得面目全非。

    好幸————

    她没能昏死过去————

    很快,警车,急救的车声着她的耳膜,她被压在了车内,还留着一口气,说不出话来,眼睛死死的睁着。

    来回穿梭的人群根本没人来将这辆车抬起,将她救出。

    好似很忙,很忙,可能忙着在救另一辆车内的人————

    也是应该的,若非因为自己,对面的车也不会惨遭横祸————

    不知过了多久,安小暖都觉得自己撑不住的时候,车子终于被人清理,她被人连拖带拽的弄了出去。

    却被强行的装进了一个箱子里。

    以至于林骄阳的嘶吼声响起在她不远处的时候,她想告诉他,自己在这里,自己就在这里啊,为什么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了,骄阳,林骄阳你是走了吗?

    ***

    原本顾长卿正在和顾母谈话,正说在关键处,母亲声泪俱下,电话却接二连三的打来。

    他只好挂断。

    在走到顾宅大门口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传来的却是警方和急救的电话。

    听到心田发生了严重车祸,他没来得及想那么多,便直接去了车祸现场。

    眼前的惨烈让顾长卿心口一窒,他脑子里最初的纯真画面四面八方的冒了出来。

    联想到母亲的话,顾长卿脚步加速朝着担架上的她的走去。

    他的脑子空白一片,嘴唇有些哆嗦,“心田?心田!心田!!!”

    那神色惊慌的完全不似尊贵冷静的他,“医生,一定要治好她!”

    医生倍感压力,但还是连连点头,“顾先生,你冷静些,我们要赶快转回医院,病人现在气息不稳定,比想象中严重,可能会抢救不过来。”

    顾长卿宛若暗夜中的修罗,“什么叫做抢救不过来?还愣着干什么?!送回医院!”

    他紧随着担架一起上了救护车,紧紧地握住了她带血的手,“心田,你醒醒。”

    “长——卿——”她嘴里一直在出血,顺着下颌一直在流。

    “我在这儿,我在!”

    “求——求你抱住我——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怀里!”

    她眼睛几乎睁不开,顾长卿抱住了她的头,语气中带着笃定,“你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她伸出颤抖的手,“长卿,小暖伤——的如何了?”

    顾长卿脸色肃杀一般的蒙上了一层阴影,“安小暖?”

    她微微苦笑,“她曾经在小黄身上打了狂犬剂,那天小黄露出了狂躁的迹象,我便喊了一声它,谁知道小黄直接冲着小暖扑了过去,我——要拦拦不住,她怀恨在心,今晚,小暖给我发消息说要约我见面,没——料到她亲眼看见她开车冲我——撞了过来,她想要我的命,我真的——构不成她的绊脚石的——长卿,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你告诉她好不好?你告诉她我不会夺她的位置的。”

    顾长卿手一紧,眉目间遗露出的震惊还是落在了曹心田的眼里。

    她是那么有心计的女人吗?

    “她能有什么位置?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他的声音透着一丝极力的腔调,仿佛在内心这么说服自己。

    “你别责怪她——我知道——她只不过太爱你了,长卿,我就算现在死了也无憾了——最起码我知道我在你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