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99】让你轻点,不会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6字)

    再往下看,便是有人将曹心田给扶了起来,她头上身上的护身安全工具被摘除,猪血一点一点弄到了她的头上身上,直至她伪装成重伤病人躺在担架上。阿甘小说网

    而安小暖那辆车,却没有人去立刻抢救。

    到了最后,几个男人将她 从车里解救出来,却直接装进了箱子里,直到上了救护车。

    这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

    “顾——少?你——”警方的几个人都有些错愕。

    顾长卿站起身,“这样的拍摄现场真的很不错,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是一场现场事故。”

    “是的,我们看后都觉得很真实,若不是提前报备,真的会出警。”

    顾长卿走出了警局。

    他重新回了医院。

    手术室内的灯光还在亮着。

    直接推开了门,大步走了进去。

    正在为安小暖做手术的几个医生顿时有些慌乱,“顾先生,手术室内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请你先出去。”

    他噙着一抹冷笑,残忍直言,“如果警方知道你们医院冒险的用生命安全来装作拍戏,不知道这家医院会不会关门,你们会不会直接进大牢蹲个十几年?”

    几个医生当即傻眼,捏着手术刀的手瞬间落地,发出一声刺耳的清脆声音。

    原本在手术台上装死的曹心田赫然坐了起来。

    她神色清明,哪儿还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顾少,都是曹/小姐安排我们这么做的,我们是无辜的。”医生相信顾长卿完全有这个能力将这家医院关门,将他们送进大牢。

    他一眼没看曹心田,转身走到了安小暖的手术台边上。

    “将她给我完好无损的救好,我就考虑放你们一把。”

    “是是是,顾少请放心,安小姐福大命大,她很可能在发生车祸的时候,一只手护住了左胸口,另一只手护住了后脑,所以,这两个致命的地方均没有受伤,所以,她的两只手受伤的厉害,别的地方还真的只是算轻微的伤口。”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嘴唇发白,闭着眼睛好似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样子,某个地方钝痛的厉害,两只手上都是血迹,耷拉在手术床边上。

    “将她救好,我就在这看着。”

    半响,他出声。

    医生们正在包扎,个个均是小心翼翼,不敢动作粗鲁。

    曹心田坐在另一张病床上,原本清明的眼睛有些木然,这个事情的结局到此落下帷幕,她没有成功的将安小暖弄个半死不活,相反还让顾长卿见识到了自己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安小暖依旧在昏迷中,顾长卿将她抱起来,出了手术室。

    曹心田亲眼看见他自始至终都没看自己一眼。

    这种滋味比被刀子捅了还难受。

    此时此刻,她竟然有种想变成安小暖的冲动,如果真正受伤的那个人是自己,他或许没有发现这一切,那么,自己是不是就是赢家?

    只是,没有如果。

    ***

    顾长卿将她放在副驾驶位上靠着,自己坐在主驾驶上,拨通了人民医院的院长电话,“我是顾长卿,我家现在有一个因为出车祸刚做完手术的病人,现在派人来我的私人别墅来,给病人挂针。”

    院长没有一刻迟疑,“好的,顾先生放心,二十分钟内必到。”

    他关闭手机,将安小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垂眼去看她,如同睡着一般的她再也没有狡黠的笑容,也少了很多生机勃勃。

    右手没法去拧钥匙,如果用右手,她的头就会从他的肩膀上落下。

    他伸出左手,转动了钥匙,车子行驶的很慢,几乎医院的人到了顾宅门口几分钟后,顾长卿的车子才停下来。

    他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卧室,医生们尾随进去,准备为她挂针。

    顾长卿站在一边,在医生要下针之际,他脱口而出,“轻点。”

    医生惶恐的点点头,“好的。”

    也可能是之前的麻醉疗效没了作用,也可能安小暖快要醒来,在医生扎针的时候,顾长卿目测了她的眉头皱了一下。

    “让你轻点 不会吗?!耳朵聋了是不是?!”

    突然间的低吼让医生手一抖,只得重新扎。

    扎上后,医生连头都不敢再抬了,“顾先生,她醒来后的饮食上一定要注意,不能辛辣,酸咸,和生凉,还要好好卧床休息个十几天才可以下床。”

    “嗯。”

    医生们这才离开。

    他心情逐渐平静下来,站在床前,低喃了两句,“赶快醒过来,不然,在我身边的时间就再加个三年。”

    回应他的是没反应。

    他转身走向阳台,外面竟开始下起了雨。

    顾长卿抽出一支烟点上,猛吸了一口。

    烟雾消失在雨丝里,他的身影如同雕像一样站在那里站了好久。

    熟悉的震动再次响起,他正准备拒接的时候,才发现打电话的是马纯纯。

    “小暖姐,你今晚搬过来住吗?”

    顾长卿出声,“她为什么要搬过去住?”

    马纯纯惊着了,差点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是——是——顾少啊,小暖姐呢?”

    “回答我的问题。”扔掉烟头,眉目间多了分不爽。

    “是——是因为小暖姐说她自己有预感你要——你要抛弃她,所以,她说,今晚你若是将她赶了出去,就先住在我这里。”

    顾长卿沉吟不语,正当马纯纯以为他挂了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她不去了,晚安。”

    马纯纯挂断电话,再度看了看手机,她觉得有些开心,因为顾少的话分明是在说不会赶小暖姐走了。

    “叶哥!”小跑到叶硗身边,“我先回家了。”

    叶硗瞅她一眼,“黑灯瞎火的,我送你吧,万一路上碰见个流/氓,就你这蠢货,哭都没地儿。”

    马纯纯笑容绽放,“好,谢谢叶哥。”

    叶硗掏出钥匙往外走,她在后面跟着。

    两人正准备上车,却恰恰碰见了熟人。

    “叶硗!”

    回头,却见顾珍珍扶着喝醉的马龙从酒店门口出来,急急地朝着这边走来。

    “叶硗,麻烦你将他送回去,我的车没开过来。”

    叶硗嘴角勾笑,“喊一声哥哥来听听,我就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