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121】曹心田悲剧了(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1字)

    ***

    林家。..

    饭桌上,电视看着,新闻直通车快速的播放着新闻,直至新闻说道:“今晚A市发生了一起命案,位于城郊最高最大的桥上,一辆北京现代车从大桥上横冲直撞的撞断了桥栏,冲下了大河之内,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发现车内可能最少有两人,但经过一系列的搜查发现无发现一人,只留下车上的主驾驶大量血迹和一件粉红色的外套毛衣,通过监控和报案者认出车内的一人的名字是安小暖,曾经是安氏的继女,其母在顾家的婚礼上跳楼身亡——”

    林骄阳手中的筷子落地,林母也是一脸不可置信,但随即她心里可畅快了,刚反应过来便见儿子冲了出去。

    “骄阳!”林母跺脚大喊。

    林父摆摆手,“由他去吧。”

    林母笑的乐不开支,“我就说这个女的晦气吧,自己将自己晦气死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骄阳终于可以收心了。”

    林父哀叹一声,“看你说的什么话,别人如此大难,你还幸灾乐祸,积点德吧。”

    “我为她积德?用的着吗?要不是她,我们骄阳早娶亲了,就是因为她才一直拖着,老天也算开眼,她死了,我改天就给骄阳相亲,挑一个好的,这样,骄阳没理由反对了吧。”

    林父放下筷子,“若不是你搅合,早结婚了,现在人死了,你就省省心,让骄阳自己挑吧,不是你说的除了她,骄阳找谁你都愿意吗?”

    “说是那么说,还得要我把关,如果实在不错的,我也不会反对的。”

    林父不再说什么,“反正出尔反尔的事情你干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多一回不多,少一回不少。”

    林母哑口无言。

    与此同时,安家看到这则新闻后,安小心兴奋的站了起来,“真是让我没想到啊,安小暖居然死了?这么轻易就死了?得罪的仇家多,这就是下场!”

    安父哈哈狂笑了起来,“乔林啊,你的女儿还是去找你了,好好款待啊。”

    坐在两人身边的安惜朝心一下子落下了世界的最低处。

    他脸色冷然了很多,朝着两人看去,“我还不知道,她死了,你们挺开心。”

    安小心撇嘴,“难不成我还要哭吗?换成任何人都可能会,但安小暖这个狐狸精不会,她死了世界更美好了!”

    安惜朝手中的筷子啪的摔在了桌面上,起身上了楼。

    最近公司状况开始出现问题,这个时候,他不能再传出绯闻。

    纵然心里很想去知道她的情况,很想去现场看一看,但,这个时候显然不是时候。

    ***

    顾母原本是想明日再来的,但一直听珍珍嘴里絮叨着出大事了,才坐车和珍珍一起来到儿子的私宅。

    刚进门,她便觉得气氛中流动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长卿,什么事儿非要晚上来说呢?”

    刚说完,顾母便是一怔,“儿子?”

    “妈,你先坐在那儿。”

    顾母察觉到他脸色不对,有些慌张,“出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心田她——”

    顾长卿握拳,“妈,你先坐在那儿,现在什么话都不要问。”

    顾母看向其他人,也是一怔,没有一个带着笑容的,凝重的神情让顾母有些不安。

    她只得坐在那里,不语。

    顾珍珍坐在她旁边,低声说道,“妈,哥让你来自然有事情要对你说,你先别说话,等会还有人要来。”

    顾母闻言,只得点了点头。

    过了十几分钟,院内响起了脚步声,权赫柠率先出现在门口,他朝着顾长卿点了一下头,示意人已经来了。

    果不其然,曹心田穿着一身名牌的秋装出现在门口。

    她淡定自如,看见顾母也在,心里虽然知道是什么事儿,但却镇定的不像话。

    “伯母,你也在啊?”跨进门便笑盈盈的打招呼。

    顾母看见她,心下疑惑,但面上点点头,“在,我长卿喊我来的。”

    “我也是长卿喊来的,不知道什么事儿啊,长卿的朋友都在,是要突然给我个意外的惊喜吗?”她口里的惊喜自然是指的是结婚。

    顾珍珍凉薄的开口,“是,我哥说了,是要给你一个很大的惊喜,这惊喜就不知道你是不是能承受的住啊。”

    曹心田一把坐在顾长卿的旁边,双手挽住他的肩膀,“是不是和杨唱对比起来,还是觉得我好?”

    叶硗一巴掌盖在自己的脸上,闭上眼,只觉得这个女人太会装了。

    权赫柠默不作声,这个时候,不是他该说的。

    顾长卿转头看向她,“今晚你去城郊大桥过吗?”

    曹心田眨眨眼睛,“我吗?城郊大桥?大晚上下着雨,我去哪儿干什么?”

    众人心知肚明,她这是打死不承认。

    顾长卿嘴角噙着一抹狠戾的笑容,他猛地卡住了她的脖子,手愈来愈紧,动作快很准,所有人始料不及。

    “长卿!你干什么?!”顾母连忙站起身,惊呼道。

    顾珍珍一把拉住她,“妈,这件事我哥让你来就是让你知道你所谓的这个干女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顾母甩开顾珍珍的手,“长卿,你先把手放下,有话好好说!”

    见无济于事,她只好看向其他人,但没有一人出来说情。

    顾母只得亲手去掰顾长卿的手,“听妈的话,有话好好说,别这样。”

    曹心田满脸如猪肝一样红,她眼睛里的惊惧在这一刻暴露无疑,两手伸向顾母,说不出话来。

    顾长卿手慢慢松开,声音低沉冷如冰窖,“来人,给我绑起来她。”

    几名黑衣人快速的出来用链子将曹心田手脚锁了起来,强行的逼她跪在地上。

    顾母想不到什么样的原因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如此。

    “今晚,你去城郊大桥了吗?”他看着她,如同看着一堆垃圾一般的漠视。

    曹心田缓过气来,顿时嚎啕大哭的看着顾母,“伯母,长卿要杀我,你要救我!”

    马纯纯终于忍不住将手上的针头拔掉,从沙发上下来,一脚踢在了曹心田的鼻子上,顿时她的鼻子鲜血如注,溅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