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122】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6字)

    “救你?看我今天不弄死你!”马纯纯眼睛发红。..

    顾母一把拉住了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谁给我说清楚!”

    “她将小暖姐杀了,果然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几次想害死她,她都没有追究,你为什么一定要害死她啊!她都离开了顾少了,你为何还要置她于死地?!”

    顾母一愣,“安小暖?死了?”

    顾珍珍点头,“嗯。被她杀的。”

    曹心田不等顾母问她,捏住鼻子后仰着头便开始哈哈大笑,“她死了,她终于死了。这真是太大的好消息了,长卿是我的,就凭长卿爱上她了,我就得杀了她,我绝对不能看见我自己坐不上的位子让别的女人坐!”

    马纯纯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你有什么权利!”

    曹心田摇晃着坐起身,“我得不到的,别的女人也休想得到,不过是让他更厌烦我一层而已。”

    顾长卿站起身,他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声音淡的几乎听不见,“为了躲你,她从二楼摔了下去,躺了一个多月才好,又是你,放小黄咬她,她拿枪打中了小黄,你装作心脏病复发进了医院,在你假借拍戏的戏码将她打昏装进遥控车内伪装拍戏车祸的时候解释,说小暖给小黄打了狂犬剂,造成小黄狂躁的迹象,嫁祸给她自己出演的戏,还说小暖约你出去,不但如此,之前,你设计她进入我的卧室,让我以为她图谋不轨,让我厌倦她,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但我却对她说:我放你走,这个条件作为她伤害你的赔偿。”

    他说了这么一大段话,突然顿住,亲手摘掉了脸上的墨镜,双眼红肿的明显,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眶,“我到底还有哪里对不起你?她安小暖到底哪里又亏欠你一点?我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总要牵扯到她?我不爱你,我一开始就说的明明白白,你到底有没有脸?现如今,你将她害死,你觉得我还会向以前一样轻易的饶了你吗?”

    曹心田满脸错愕,继而反唇相讥,“就算你现在将我杀了,她安小暖就能活过来吗?”

    他站起来,掏出一把枪对准了她,“你说的对,就算我现在将你千刀万剐了,她也不会回来了,所以,我为何要让你死的这么痛快?”

    曹心田一惊,“你要干什么?你别忘了,我可是你妈的——啊!!!”

    还没说出来,一颗子弹已经穿进了她的口腔,剧痛袭来,血如流水般从她的嘴里淌了一大片,曹心田捂住嘴疼的直接晕厥了过去。

    “来人,将她送到警局,关进死刑犯的男人监狱里。”

    顾母吓着了,“长卿,能不能不要这样啊?她可是我的——”

    顾长卿竟罕见的嘴角莞尔,笑出声来,“她是你的干女儿,我知道,但妈,你有儿子有女儿,要这么一个干女儿有什么用,这件事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阻止的,我只是让你知道,妈,不管她是谁,惹了我,我就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顾母皱眉,最后摆摆手,“随意你,我回去了。”

    黑衣人将曹心田拖了出去。

    客厅里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顾长卿看向众人,声音里透着无可比拟的打击,“若我上一次就地处决了,便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

    他闭上眼,身子纵然倒了下来。

    叶硗眼疾手快的和权赫柠扶住,个个眼神忧郁。

    ***

    将他扶到床上盖好被子,几个人在这间卧室里坐在一排,叶硗手托着腮帮子,“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让人神情憔悴,能让人生死相许?”

    “你这经常万花丛中过的少将自然是不会明白的。”顾珍珍不免要挤兑他。

    叶硗哀怨的看她,“万花丛中,我只看见你这一点绿,你这个榆木脑袋眼睛在马龙的裤腰带上拴着呢!”

    顾珍珍噎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说什么呢!连你好哥们的妹妹也敢调戏!”又接着打了几拳。

    叶硗摆手,“好好好,我错了,别打了。”

    “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哥我来照看着。”

    权赫柠点头,“我们去别的客房。”

    马纯纯将针拔掉,烧还没退,头又开始有点晕了。

    她自己推开房间便睡了起来,倒是叶硗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才回房间。

    这一晚上,大家都没有睡好。

    ***

    小雨依旧在下着,林骄阳开着车来到大桥上。

    随处有走了两三个记者在拍照,他站在那里,看着那撞断的桥栏,身子僵硬。

    从桥上下去,河面上被雨滴圈成了一串串的涟漪。

    很久,鞋子上 被沉重的泥土沾满,脚步都是沉重的抬不动脚。

    从河边上来,靠在车边,浑身已经被雨水打湿。

    掏出手机上,搜索一下安小暖的名字,瞬间新闻出来几万条。

    微博上还被转发了很多条,都送蜡烛表示祝福。

    林骄阳开车买了很多蜡烛和一把大伞。

    将大伞绑在了栏杆上,桥边摆满了蜡烛,一个心形,坐在边缘,两腿朝下耷拉着,手机一直在响,却没有人接听。

    打了那么次电话,却没人接,林母的心情还是忐忑不安来,和林父一起开车去找人。

    等到来到大桥上的时候,那个身影可不就是自己的儿子吗?

    林母吓了一跳,她不敢吱声,和林父一起慢慢的走到林骄阳身后,一把抓住了他冰凉的身体。

    “骄阳,跟妈回家。”

    林骄阳一动不动,声音晦涩黯哑,“妈,这不是真的。”

    林母心情纵然好,但此时她还是有所收敛,“骄阳啊,这是人的命啊,你别太难过,以后多给她烧点纸钱就好了。”

    林父瞪她一眼,“有什么事先回家再说,明日去警局了解一下情况。”

    在林父林母的拉扯下,终于将他拽上了车。

    两辆车子离开。

    蜡烛旁边一大束玫瑰被雨水点上晶莹,一阵风吹过,蜡烛全部熄灭,黑暗的桥上阴风阵阵,秋风袭来,仿佛无尽的黑洞,凄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