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124】他和她,两尺的距离(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2字)

    ***

    在昨晚的夜里,那个下着小雨又刮着小风的夜里。阿甘小说网

    没有人能感受到安小暖的心情。

    当车子急速的窜进河里的那一瞬间,她惊惧的瞪着眼睛看着车子沉浸在这里面的时候,一股扑面而来的死亡之手冲她招手。

    车的前方玻璃窗全部震碎,她的身上被割伤了,但因为麻醉剂的作用,却感受不到一丝疼痛。

    她在水的浮力下从车窗顺着出去,一个劲的下沉,安小暖喝了大量的水,直至喝不下去的时候,她闭上眼睛准备向死亡妥协。

    就在这时,两只胳膊突然能动了。

    她在这幽深的河里睁开了眼睛。

    身上的麻醉竟然失效了。

    她拼命的朝上游,强烈的求生谷欠望让她在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露出了水面。

    急促的大喘气了很久,才悠然的回过神来。

    只是胳膊和肚子的地方疼的厉害,似乎能感受到有血从身体里溢出。

    就在准备爬上案的时候,她看见水面上漂浮着一个白色的东西,等到靠近,才发现是一个脚,而且看样子是属于女性的!

    安小暖听见远处呼啸而来的警示声,将自己脚上的脚链扣在了她的脚上,奋力的游泳出了水面。

    肚子里因为大量的饮水导致涨的跟个大皮球一样,她用手抠自己的喉咙,将肚子里的河水吐了很多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安小暖赤着脚朝着河岸边的树林里跑去。

    跑了不知道多远,沿着公路边一浅一深的走向市里。

    她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了市区。

    此时已经凌晨了,路上除了来往的车辆,已经没有人经过。

    浑身的刺疼艰难行走。

    每走一步她都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挂掉。

    她好不容易才从河里爬出来,好不容易才可以活着的,怎么可能又这么的死掉呢?

    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安小暖只知道,她筋疲力尽,身上疼的死去活来, 在打开出租屋的房门时,她终于倒在了地上。

    再醒来的时候,她依旧在地上趴着。

    却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她昏迷了一天一夜。

    浴缸里放满了水,她捂着肚子跳进去洗个澡,随后打开自己的医药箱,在伤口上上些消炎药,然后用纱布缠好,这才打开冰箱拿出一包方便面躺在床上吃。

    每动一下,都牵扯着自己的神经。

    头后仰着,没有枕枕头,她每往自己的嘴里送一小块方便面,那眼泪便犹如滔滔不绝的洪水一样泛滥,只是,这样后仰着,是不是眼泪就可以重新流回去?

    她感觉自己就要死了,但是理智却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努力的爬回来后放弃自己的生命。

    再度爬起来,拿出帽子和口罩围巾戴上,趁着夜色,她搭车来到了医院内。

    帽子和口罩始终没有摘下过,在医院里呆了三天的时间,安小暖拿着药出了医院的大门。

    又是趁着晚上回来。

    她进来大概有五分钟,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惊着了她。

    安小暖没地方躲,她就蹲在了床内侧的小道里。

    熟悉的脚步声,仅仅凭着脚步声她便可以判断来人是谁。

    定当是顾长卿无疑。

    她紧紧地抓住床单,听着低沉的脚步声进来,并未开灯。

    “啪”打火机的声音响起,她微微抬头,床上坐着的背影可不就是他么?

    他在抽烟,一支烟了,没有离开,而是躺在了床上。

    安小暖蹲坐在地板上,耳边清晰的传来他的抽泣声,她的眼睛也迅速的凝聚了泪,滴在了地板上。

    亲耳听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哭,亲耳听到曹心田说他爱上了自己。

    玻璃捅破后不是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而是血肉模糊难以平复的鸿沟。

    他们本就不该认识,若不认识,那她和林骄阳也早已结婚了,他和安小心结婚不结婚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现如今,造成了这种局面,到底是谁的错?

    安小暖蜷缩着双腿靠在床边,两人的距离只有两尺左右,却好像跨不过去的太平洋。

    不到天亮,他便走了。

    安小暖这才爬上了床,被窝里暖暖和和的,她这才安心的入睡。

    枕间的气息只是让她鼻子有些发酸。

    再见昨天,拥抱今天,憧憬明天。

    ***

    回到顾宅,又睡了两个小时,才起来。

    饭桌上,顾家的人基本坐齐。

    顾母谷欠言又止,顾长卿举止优雅的低头吃着早餐,顾珍珍看看自己的老妈,看看大哥,最后开口,“妈,这两天每到吃饭的时候你总是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顾母拿一个鸡蛋剥皮,思量了一下,终于说道,“长卿啊,小暖的事情过去几天了,我听说心田在监狱里——”

    顾长卿抬眼,面无表情,“妈,我不管她是谁,这件事已经不需要再说了。”

    “可是,当年,心田是在我们家丢失在外的,那么多年了,当年她被人抱走,我们家亏欠她这么多,如何还得完?”

    顾珍珍哼道,“妈,你如何证明她就是在我们家丢失的那孩子?只能说等干爸干妈什么时候愿意回来了,做一个亲子鉴定才能确定。”

    顾母忧虑重重,“虽说现在他们有一个女儿了,但当年那个打击对她们来说是不轻的,心田说她从小是孤儿,养父母从小便告诉她从小是从顾家抱出来的,这还用多说吗?我们顾家就丢失过一个孩子,知情的就几个好友,一定是的了。”

    “如果有一个如此心肠狠毒的女儿,我情愿她们当这个女儿死了,总好比知道事情的真相好的多。”他起身,走人。

    顾母看着他的身影,愁容满面,“你哥向来说一不二,珍珍,要不你有空好好劝劝他?”

    顾珍珍一口塞一个鸡蛋,支吾着说,“想也别想。”

    “女孩子吃个饭就不会斯文点。”

    顾珍珍轻笑,“你闺女就这德行,你未来女婿爱要不要!”

    顾母听她这么一说,这才说道,“你距离毕业也不远了,等你一毕业,我就开始给你相亲,先定个好女婿,别的你爱做什么做什么,我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