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129】今晚,我不许你走(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51字)

    红姐欣然答应,“我们这里贵宾区讲究一种神秘感,你这头纱不用去掉了,跟我来。..”

    去了她的套间,红姐拿出一件白色的斗篷盖在她的头上,“走吧。”

    跟着她的脚步,她停在了一间房门前。

    一进去,安小暖便心下一怔,她进的不是别间,正是顾长卿的房间。

    只有他一人。

    里面有一个帘子遮挡,安小暖这才放松了紧张,坐在了钢琴边。

    她通过帘子望去,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桌子上好几个空酒瓶子。

    “弹一首《幻听》。”

    安小暖是不会弹这首歌的,但是看着乐谱,她还是慢慢地弹奏了起来。

    空气里很安静,只有曲调在这里流动。

    安小暖只管低着头弹,没注意到他已经躺在那里睡着。

    等她结束曲调的时候,坐在那里看着他安静的躺在沙发上,如孩子一般。

    正当她准备站起身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杨唱走了进来。

    安小暖见过她一回,自然当即认了出来。

    杨唱貌似没看见她,当即弯腰伏向他,低声问道,“顾总?长卿?你喝醉了吗?”

    回答她的是无音。

    杨唱看着他,竟伸出手抚在了他的脸上,安小暖看着那只手,不知为什么,她很想拿把刀将那只爪子给剁了。

    她原以为杨唱会将顾长卿扶回家,但显然不是这样,她竟然偷吻顾长卿,随后又从身上掏出一包药水。

    倒进了自己的高脚杯里,顺着顾长卿的嘴里让他喝了,剩下半杯则她自己喝了。

    安小暖坐在那里咬牙切齿,看这个杨唱跟个淑女似的,其实却是个十足的浪女!

    这等卑鄙无耻的事情居然被她用了,如果今晚她没来,那么,是不是就寓意着杨唱今晚成了他的女人,然后光明正大的跟他结婚?

    安小暖正准备从帘子后面出来,没想到却看见杨唱进了洗手间,片刻,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她小心的跑了出去,并掩好门,去红姐那里领了五千块钱。

    再度来到这个门口,只见杨唱在为顾长卿脱衣服。

    当她转过身来弯腰给顾长卿脱裤子的时候,安小暖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脚猛地揣在了杨唱的屁。股上,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踹的太用力了,杨唱没来得及尖叫便摔在了地上。

    安小暖将她拽到了洗手间里,从外面用一个木棍别着。

    随后准备将顾长卿的衣服穿起来,未曾想到,喝了点药的顾长卿那么给浑身的热度弄醒了。

    他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

    “小暖,我这又是醉了在做梦么?”

    安小暖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他反身压在了身下。

    “我还做起了春/梦了?”

    他低头吻住她,炽热的温度将她全身燃烧。

    安小暖看着他,察觉到他身上滚烫的温度。

    她抬起手揽住了他的脖子,他看着眼前这张脸,仿佛怎么都看不够。

    洗手间的叫喊渐渐被痛苦的呻/吟声埋没。

    顾长卿看了又看,亲了又亲,伸出手脱掉了她的裤子。

    当他弓起腿探/进她的身体内时,那熟悉的温度将他所有的理智挥霍一空。

    对她而言,他如此生涩的进/入她,那巨大撑得的她有些不适应。

    他缓缓律动了几下,当即湿润多了。

    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他浑身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对着这具身体恋恋不舍,一次又一次,仿佛怎么都要不够。

    手指揉/捏着饱/满的丰/盈之上,那樱桃被吸/允的带着色泽别具诱/人,安小暖却硬是忍着没有喊出一声,仿佛自己就是一具木偶娃娃。

    闷/哼的喘/息声是属于他的。

    他没闭眼,目光一直都在看着她。

    安小暖被他看的十分不自在,索性闭上了眼。

    三次两个小时,战场结束。

    “你别想走,昨天你出现我的梦里我没留住你,今晚,我不许你走。”

    他疲惫的趴在她身上,不想闭上眼睛,也许是,怕一旦闭上眼睛,睁开眼便不再是梦。

    安小暖感受到两个人的某个地方还连在一起,她也闭上了眼,十分钟的时间,再度睁开眼,他已经熟睡。

    轻轻地从他的身下往外挪,终于侧着面对面着他。

    她一 点一点的让他退出自己的身体,直至没有满足的感觉,完全空虚。

    揉着发酸的身子,穿上裤子,也替他慢慢的将衣服穿的板板正正,清理了一下现场,她离开了此地。

    回到家,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十点半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阳台的吊椅上,慢慢的喝着。

    望着天上,安小暖心情时好时坏,嘴里哼了一首自己暗地里唱过几十遍的歌。

    “什么都可以,我愿意为你守护到天明,让每个角落都有我的心,这就是我想坚强的凌夷,有那么多的生命和爱情,在我的世界我只拥有你,我只想给你独特的惊喜,你却不理————”

    如果放不开又走不开,就这么顺其自然岂不正好?

    她说过,自己一直都是坚强的女人,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原先不知道他的心意,既然知道了何须再逃避——

    这么一疏通自己的情绪,安小暖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

    走过顾长卿房间门口的人都知道整个一夜,房间里有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声从昨天夜里一直持续到了早上。

    也直至顾长卿醒来。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这个环境,脑子里全是夜里的场景,带着面纱的小暖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恍惚的坐起身。

    看了眼自己,全身整齐。

    他苦笑,自己果然患上了幻想症。

    他木然的走到洗手间门口,将木棍拿开,推开了门。

    眼前的一幕让他意外。

    杨唱全身赤/裸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一点不嫌冷的模样,她的右脸有伤痕,貌似被人给打了。

    “你这是怎么了?”

    杨唱回过神来,哗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长卿,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昨晚我来这里找你,被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给打了,还被关进洗手间一整夜。”

    顾长卿的眸子瞬间被震惊袭击,他的唇止不住颤抖,“你,说什么?”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