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176】觉得自己在你眼里始终什么都不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9字)

    捏着这薄薄的一张纸,马纯纯觉得,分量重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明白,不能生孩子对女人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这也证实了,她跟顾长卿分手绝非偶然。

    此时此刻,马纯纯意识到了安小暖的心。

    她不是不爱顾长卿,也许是太爱了,才会这么做。

    手机响了起来,马纯纯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叶硗的,她没接,只是站起身,将那张纸条放进口袋里,走进洗手间,去洗了把脸。

    带上帽子,这下拎着包下楼。

    出了楼道口,远远地便看见了叶硗的车还停在顾珍珍别墅门口。

    路灯下,叶硗倚在车头前,脸色冷清。

    马纯纯直接拉开后?门上了车,叶硗也进了车。

    “怎么不接我电话?”

    马纯纯躺在后座上,闭上眼,她不想说话,有的时候,在没立场的时候,最好不说话。

    叶硗看向后视镜,看着她缩卷在后一排的座位上,他有些不解她到底怎么了?

    车子开到影视城酒店门口。

    “下车了,蠢货。”

    没反应——

    叶硗只好下车将后座车门打开重新喊了一遍,她这才坐起身。

    “你是睡死了吗?”

    “唔。”她下车,将车门关上。

    平时都是跟在叶硗的身后,此时竟率先走进了酒店大堂。

    叶硗锁住车,看着她,觉得她有些异常。

    他上千快步跟上她,一起进了电梯,伸出手去摘她的帽子,但被马纯纯闪躲了一下,“叶哥,请自重。”

    叶硗的手僵了一下,“你怎么了?”

    马纯纯摇头,“没事,只是困了。”

    叶硗眼疾手快的将她的帽子这下成功的摘掉,看清了她的脸,发现她的眼角带着伤感,泪眼朦胧。

    他一怔,“你哭什么?”

    马纯纯没说话。

    他继续问,“我问你呢,你哭什么?”

    马纯纯看着前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就是觉得自己在你眼里始终什么都不是。”

    叶硗眯眼,随后笑了,“怎么不是呢,你是我的小助理蠢货啊。”

    马纯纯沉默,她听懂了他的话。

    刚上楼,叶硗便说,“将行李箱的衣服给我装进衣柜,我去洗澡。”

    马纯纯拉开行李箱,他将外套脱掉放在床上,拿着浴袍去了浴室。

    刚挂了两件衣服,西服里的手机传来了一声简讯音。

    马纯纯手一顿,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去看,但是,她还是去看了。

    是顾珍珍发来的,上面只写了几个字:一年之约,你要遵守。

    马纯纯瞬间就明白了今晚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

    她眼睛里的泪滚动了下来,连她自己都有察觉出来。

    拿着手机,还是走到了浴室门口,“叶哥,你的手机有短信。”

    “拿过来。”叶硗的声音传出来。

    马纯纯轻轻地推开门的一条缝,将拿着手机的那只手递了进去。

    他的指尖在她的掌心里轻轻扫过,手机被拿走。

    马纯纯将手重新缩了回来,刚转身准备继续挂衣服,里面再次响起他的话,“以后,别随意乱看我的简讯。”

    警告的意味不容置疑。

    “好。”

    快速的将衣服挂好,出了叶硗的房间。

    站在走廊里,马纯纯靠在墙上,心口闷疼。

    擦了擦眼泪,回隔壁的房间。

    躺到床上,掏出那张检查病历单。

    很显然,检查单不是这一张,这只是其中的一张,马纯纯不知道安小暖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有多绝望,但她觉得,小暖姐做的是对的。

    看着这张单子,马纯纯下了床,拿出打火机,将单子给烧了。

    随后重新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

    顾珍珍到家,马龙已经回来了,马母坐在客厅里嗑着瓜子看电视。

    看见她回来,问道,“深更半夜才回来,去哪儿了?”

    “没必要给你交代。你天天搓麻将一来都要几千块,我想,那五百万也让你花不了几天,一直声称节俭的人,如此铺张浪费,我真是有些觉得是不是自打嘴巴。”

    马母看着她,转头一脸哀怨的看向马龙,“儿子,你听见你媳妇的语气没有?妈就下午闲得发慌跟几个人打了一会麻将,消遣一下,她就这么说我。”

    马龙站起身,“珍珍,你去哪儿了?”

    “和小艺逛街了。”

    “逛到现在才回来?”

    顾珍珍点头。

    她上楼,马龙也跟着上去了。

    刚关上卧室的门,马龙便说道,“以后咱妈说什么让她说,她爱干啥干啥,搓麻将就让她搓呗,一辈子没享过福,老了老了还不让她乐呵乐呵吗?”

    顾珍珍看着他,“马龙,你说,你妈为什么要说话那么刻薄呢?”

    “我不是说了她,她刀子嘴豆腐心,她是长辈,你别跟她一样。”说完,他搂住她的腰,“自从同床以后,珍珍,我就每天想跟你在一起了。”

    “洗澡去。”

    “好。”马龙脱了衣服,去了洗手间。

    顾珍珍坐在床边,伸手给叶硗发了条短信,将已发送给删除,简讯声音设置成无音。

    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到他发来的回复,只有一个字:好。

    也给删除后,顾珍珍将手机解锁设置成密码。

    这才放到床头边,脱了鞋子,上/床。

    想到这个一年之约,顾珍珍觉得时间还很长,今晚要不要对他说,对她来说,有些纠结。

    想了好一会儿,马龙浴巾都没裹便出来了。

    虽然两人是夫妻已经是好一阵子了,但这么看着他,顾珍珍还是会觉得有些羞涩。

    如果没有马母,该有多好。

    “马龙,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个事儿。”

    “什么?”

    “如果我跟你妈之间有一个会死,你会先救谁?”

    马龙皱了皱眉,“这个问题如此幼稚,你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

    “你回答我,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马龙沉思,最后说道,“那肯定是我妈,我想所有的男人都会是这个答案,毕竟妈只有一个,而且,是从小将自己养大的人,不孝顺的人是被吐沫星子淹死的,我妈很不容易的把我养大,我如果选你,那岂不是让我妈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