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00】我只是太爱他了,才会选择离开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1字)

    “还比什么,都一起了,今晚唇唇欲动,不见不散,我现在还要去拍场戏,等我回来。阿甘小说网”

    叶硗说完便挂断了视频,开着车朝着影视城驶进,只是,在剧组不远处,一大批的粉丝呈现出了失控的场面,这些粉丝并不是为呼唤偶像,反而是在齐齐的骂安小暖。

    “安小暖,你这个整容过度的女人!贱人,滚出娱乐圈!”

    “安小暖,我们讨厌你!”

    “安小暖,你这个整容过度的女人!贱人,滚出娱乐圈!”

    “安小暖,我们讨厌你!”

    来来回回重复的就这两句,叶硗凝重了神色,锁住车朝着前方走去。

    短短一个上午没来,突然之间发生什么新闻了。

    一二十个保安在阻止这些粉丝靠近拍摄现场。

    这些粉丝看见叶硗,齐齐的围向他,“签个名!”

    在保安的护送下,叶硗才走了进去,马纯纯看见他来了,便焦急的跑了过来。

    “叶哥,出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早上你刚离开,酒店门口就出现了好多这样的粉丝示威者,还出现了很多记者,询问小暖姐为什么整容,还询问小暖姐跟哪个制作人睡过,以及问小暖姐私生子是不是林少的,等等中伤他的报道。”

    “小暖人呢?”

    马纯纯低下头说道,“因为这个事情,导演发火了,说什么电视剧还没拍摄结束,就丑闻满天飞了,让小暖姐先回房间,晚上再拍摄她的。”

    叶硗想回酒店亲自见安小暖一面,但他知道,这个事情,有可能是顾长卿做的,他夹在中间,两面为难。

    “我不是还有一场戏吗?跟安小心的对手戏,走,先拍了。”

    “叶哥,可是你——”

    叶硗瞪了她一眼,“这件事我绝对是阻止不了的,所以,赶紧过来。”

    马纯纯不知他为何这么说,沉默不言的跟在他后面。

    他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走了好一段路,都不见她说话,一转头,发现她低着头还一直朝前走,直至撞上他。

    惊慌失措如小鹿一样看着他,再委屈的喊了一声,“叶哥——”

    “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出手相助?”

    “小暖姐被这么骂,我觉得太扭曲事实,我们小暖姐原本就长的好看,什么整容啊,我觉得那些粉丝太脑残了。”

    “嗯,继续说。”

    “叶哥,每次我看见小暖姐,心里都会有点小悲伤,她跟顾少,彼此相爱的人,却互相折磨,看她爱顾少爱的那么艰苦,我会忍不住想要为她做点什么,但最后,却发现,我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只能她一个人扛着。”

    这下换叶硗沉默了,他最后沉吟了半响说道,“如果你真的想为她做点什么,那就劝劝小暖,电视剧拍完,就息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好好生活。”

    说完,他便走了。

    马纯纯反复咀嚼着叶硗的话,突然猛地抬头,像是懂了什么。

    ***

    安小暖坐在床边,手里握着手机,沉寂了不知多久,门被打开,林骄阳端着一杯热牛奶递给她,“把这个喝了,什么也别想,你整容没整容,我岂会不知,不了解你的人,只会捕风捉影,无须理会,大不了我养你就是了。”

    她情绪的明显不好,无论在外人面前,她多么的挺起自己高傲的脊梁,但回到房间,她便成为了她自己。

    所有的伪装皆原形毕露。

    接过牛奶,“谢谢。”

    他弯下身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我说过,对我说礼貌用语,我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安小暖将牛奶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在桌子上,用手擦了擦他亲过的脸,“林骄阳,你真的有亲人癖好吧?”

    “大约只对你有。”

    “我有件东西要给你。”

    “要送给我礼物吗?”

    她低头,将脖子里挂着的一个钻戒取了下来,林骄阳一看便知道这是自己曾送给她的钻戒,只是她没收,代为保管。

    “你要还给我?”他熠熠生辉的脸暗沉了不少。

    “我知道,自己永远做不了它的主人,不如还给你,骄阳,接下来,我已经预料到了,我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平,你最好离我远远地,不要受到连累,我才不会有所愧疚。”这样的语气,她说的十分平缓。

    “安小暖,不是你做不了它的主人,而是,一念之间的决定你都不肯给我。”

    安小暖拉过他的手,将钻戒放在了他的手心里,“将它送给能和你走一辈子的女人,并非是我,我们做朋友,我很乐意,但骄阳,我一辈子都不会嫁人,我有心爱的男人,我离开他,并非不爱他,我只是太爱他了,才会选择离开他。”

    她眼泪夺眶而出,流进唇间,一番咸涩。

    这是第一次,从安小暖的嘴里,说出她有爱着的男人。

    也是第一次,她的柔弱在他面前呈现的彻底。

    “顾长卿是吗?”

    安小暖看他,她一直都以为他不知道,殊不知,他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你原来知道——”

    “若非你捅破这层窗纸,我也许会继续的装作不知——”他回答。

    “这样打开天窗说亮话,没什么不好,所以,骄阳,这枚钻戒我不能要,它不属于我,你好好保管着,将它送给令你欢喜令你忧的女人。”

    “告诉我,为什么没有跟他在一起?”他目光灼灼,答案,他要知道。

    “我们差距太大了。”

    “这不是实话。”林骄阳看着她,“小暖,你的眼睛从来不会骗人。”

    “这是一个秘密,我希望永远的掩埋下去,骄阳,别再让我将它挖出来了好吗?”

    她的眼神恳切,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既然是秘密,那我也不追问了,我不会离开你的,小暖,只有看得到你,我才觉得,人生有意义,就算作为朋友,我也不会因为前面是洪水,就把你丢在原地自行逃跑,那不是我。”

    “好,能给我讲个笑话吗?我想听,纵然不是你写的段子,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就觉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