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06】你可要把住自己的心,别爱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3字)

    安小暖按照勇乐会的指使来到一处小区的别墅门前,门口站着四个戴着刀的守卫。..

    看见她,四位大汉二话没说,直接放人进去,“进去。”

    安小暖进去,被一个带头的领到一处地下室内,她站在台阶上看见了林骄阳,他两手被绑了起来,嘴巴上被贴住了胶布,无法开口。

    “有胆量,敢独自来。”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鼓了鼓掌。

    “你们为什么绑他?”

    光头直话直说,“绑他自然有绑他的道理。”

    “直接说好了,要怎样才能放开骄阳?”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让我们轮流/玩一次,第二个,我们跟顾长卿有一笔军/火上的交易,他之前放话,只要你去求他,他同意跟我们交易,林骄阳,我们也会毫发无伤的放了他。”

    “如果这两个我都不答应呢?”

    “那你觉得你今天还出的去么?我们会强制的把你给玩死,他也别想出去。”

    “这是顾长卿的主意,我知道。”

    光头笑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他要强/要你还会耍这些虚招么,直接将你带走就是了。”

    安小暖心底清楚,顾长卿昨晚的话只是前奏,他要的就是她主动去求他。

    “我答应你第二条,我去求他。”

    “好,去吧,我等着他给我打电话。”

    安小暖再度成功的出去了,她走在大街上,心头上夹杂着说不清的情绪。

    要她去求顾长卿,说实话不难,只要放下面子和尊严,没什么。

    但她知道,顾长卿既然让她亲自主动来求,就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

    但,眼下,就算知道故意为难她,她也要去。

    明知道前方是陷阱,但却没法做到不去管。

    她去高档小区门口,按了按门铃,却没有人来开门,最后,按得次数多了,里面伸出一个黑衣人的头,“对不起,安小姐,你别再按了,我们少主有吩咐,女人一律不能进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们不太确定,一般晚上都回来,就看是几点了。”

    “我知道了。”

    安小暖知道,顾氏她是一定进不去的,她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快速的播出了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我们说好永远不分离,现在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童言无忌——”彩铃在耳畔响起,安小暖一直听完了铃声,紧接着又拨打了一遍。

    都无人接听。

    他不接她的电话。

    她只好回到对面的四楼,坐在阳台上呆呆的看着下面天空,天阴沉沉的,冬季又冷又干燥,像是要下雪的样子。

    下午没戏,原本白天的戏,现在基本都挪到了晚上,或者早晨有一场戏,与之前大不相同。

    浑浑噩噩的等了一下午,冬季的白天总是短暂,五点钟,天已经黑了一半。

    她下楼,防止他回来,见不到他。

    蹲在大门前,天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都没见顾长卿的车回来。

    有凉丝丝的感觉落在肌肤上,安小暖仰头,真的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她低着头,看着雪花一点一点的在地上堆积,一点一点的将地面染成一片白色,雪越下越大,将她身上也给落下一片白色。

    渐渐地,若不是两只眼睛可以看的清楚,真的以为蹲在那里的是个雪人。

    两腿都被冻得麻木了,抬起头,还是没人回来。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十点多钟的时候,终于从远处传回来车响,愈来愈近,安小暖站起来,看着车停在她身边不远处。

    主驾驶里面的人,正是他。

    大门徐徐打开,他的车缓缓地开了进去,大门再次关闭。

    阻隔了她进入。

    外面再次一片昏黄,安小暖掌心冰冷,但她还是抬起脚去按门铃。

    顾长卿车窗打开,队长小跑过去,低声道,“中午就来了,在对面等了一下午,五点多又来了,一直没走。”

    顾长卿瞪他,“笨蛋,就不会以你们的名义送把伞么?”

    队长无比委屈,“少主,你不开口,我们不敢。”

    “滚回去!”

    “是!” 队长转身小跑离开。

    顾长卿坐在那里,突然拉开车门下了车。

    他面色带着怒气,冲着大门口走去。

    拉开门,发出一声响。

    安小暖站在那里,与他面对面。

    “你来干什么?”

    “这不是你的意思么?让我求你,现在,我求你,放了骄阳。”她的睫毛上落了一层白色的霜雪,语气冷清。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为了他,你甘心来求我。”

    “那要我什么态度?”安小暖反问,“下跪吗?”

    他哼道,“既然如此,那你回去吧。”

    顾长卿转身,看他要走,安小暖急了,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两人都有一瞬间的凝滞。

    她双腿一软,扑通跪在了他的脚跟前,声音低微,“顾先生,我求你,放了骄阳,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但别牵扯别人。”

    他微微甩开她,“我要的不是你的低三下四,而是你的心甘情愿,做不到,就别来找我。”

    安小暖知道他的意思,但她还是装作不知。“我不明白你的具体意思,你说清楚。”

    “跟以前一样,做我的地下情人。”

    她沉默,膝盖处生疼的烧心。

    “我这副身这样子,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玩腻,地下情/人我做烦了,不如这样好了,我们还跟现在一样,一周一次。”

    他转身,眯眼,“你以为你有商量的余地么?我这是命令你,不是通知你。”

    她咬咬牙,“最多两次,没有再说的空间。”

    他这才欣然答应,但面不动铯 ,“好,每周的周三和周六过来,你可要把住自己的心,别爱我。”

    安小暖站起来,与他对视,“这话该我对顾先生说,好好把住你的心,别再爱我了,只会让你更加痛苦而已,我已经对你没有一点爱了。”

    他眼孔一紧,“是吗?既然如此,那今日可是周三,跟我进来。”

    安小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随后说道,“你把骄阳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