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10】本狼只剩下一条防御,绵羊你随时进攻即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9字)

    一个爆炸头的女人哼道,“滚!你是哪根葱!少TMD多管闲事!”

    马纯纯深吸一口气,“TMD!你是哪根葱!凭什么带人打我姐!”

    “呵———凭什么?就凭她打我的偶像罗扬!我们都是他的粉丝!怎么了!”

    “你们追星就是这么追星的吗?既然你们这么放肆,敢不敢一个一个来上啊?”马纯纯认真的看着她们。阿甘小说网

    爆炸头哼道,“怕你就是孙子!”

    她第一个先出来,上来就要来抓马纯纯的头发,马纯纯眸子一闪,一把抓住她冲上来的手腕,反手一转,直接给了她一个过肩摔,就这么容易。

    爆炸头的气焰全部被压灭,她被摔疼了,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你练过?”

    马纯纯自信一笑,“你们一群欺负一个算什么?就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打我小暖姐,回家再练练吧,别丢人显眼了!”

    安小暖淡定的喊了一声她,“纯纯,跟脑残粉没什么好谈的了。”

    马纯纯转身朝着她走去,“小暖姐,走,我们回去。”

    叶硗戴着口罩站在不远处,始终都是旁观者。

    这件事情上,不该他出手,自然有人出头。

    相信,也没有媒体记者乱写报道这件事。

    只因为他刚刚跟姓顾的打过电话了。

    “小暖姐,你若等等我就好了。”马哲有些自责,“我若跟你一起,她们不敢这么放肆。”

    “是啊,小暖姐,你收工让阿哲跟在你后面,他跟着你就是要保护你。”

    安小暖有些累,“好。”

    上了八楼,马纯纯有些担心,“小暖姐,我陪你一起睡吧。”

    “不用,纯纯,我反锁住门就好,你们各回个房间吧,我回去睡觉。”她朝着803走去,两腿疼的抽筋,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无论自己多么无辜,都是被斥责的对象,刚才她没有回手,完全是出于这个考虑。

    推开门,反锁上,无力的拿出医药箱,将裤子脱掉,小腿已经青紫了一大块。

    抹了抹药,躺在那里便一动不想动。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她闭着眼睛接听,有气无力的说道,“喂。”

    “开门。”

    她顿时激灵了一下睁开眼睛。

    “什么?”

    “开门。”他再度重复。

    安小暖掀开被子,套上拖鞋下床,转动门锁,“啪嗒!”一声,门打开了。

    他依旧一袭黑色的大衣,面色清俊的站在那里。

    “今天是周四。”

    他直接迈步进去,并反手关上门。

    “我说今天是周四!”

    “我知道,受伤了吗?”他上下打量她。

    她实话实说,“肚子有点疼,小腿有些紫。”

    顾长卿将黑色大衣脱掉,露出一身西服,他将她按到床边,拨开她的睡袍,小腿上的印记赫然的出现在他的眼底。

    看着这一大片的淤青,顾长卿哼道,“让你去魔鬼训练营,不是让你去玩的,你就不会反击么?”

    安小暖没说话,看着他。

    “问你呢?”

    “我是明星,不能那样。”

    他一把扯开被子,将她推到床里面,自己就要脱鞋上床。

    “顾先生,这不是你的床。”

    “我知道。”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你为何还要躺上来?”

    “我想。”

    两个字显示出他的霸道。

    “我们说好的,一周两次,你不能反悔。”她看他,明摆着不想让他在这里。

    “昨晚我没碰你,所以,在没碰你的情况下,可以化为三晚单纯睡觉的夜晚。”

    这是什么歪理?

    “好,那你睡吧,我去找纯纯睡。”她就要下床,却被他拦下。

    并被紧紧地抱住,“安小暖,你敢离开这个床,我现在就上了你,狠狠的干/你一回,你知道我禁谷欠多久了么?”

    她便乖乖不再动,低声说道,“好。”

    顾长卿脱衣,只剩下一条内/裤,并提醒,“本狼只剩下一条防御,绵羊你随时进攻都即可,我是不会反抗的。”

    闻言,安小暖嘀咕,“抽什么风?”

    他揽住她的脖子,一唇堵住了她的嘴,安小暖挣脱,“你不是说不做——”

    “我没说不亲——”

    安小暖瞬间崩溃,“啊!魂淡!”

    “宝贝儿,别动,好好享受——”

    *****

    自从马母知道顾珍珍怀的是女孩后,对她又恢复如常,不冷不热将家里的温度降至在零度左右。

    顾珍珍心里也感受的到这种变化。

    眼看着八点多了,马龙还没有回来,她有些着急,便拨打了他的电话。

    “今晚怎么这么晚?”

    “珍珍,你先睡,哥们在过生日,我等会就回去了。”

    “那你少喝点酒。”顾珍珍嘱咐。

    “知道了!”说完挂了电话。

    顾珍珍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胎教书,实在睡不着,便想起了叶硗。

    想着他应该还没睡,她拨打了他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听。

    “喂。”他的声音,永远是这么富有磁性。

    “没想到,你还接我的电话。”

    叶硗手一紧,笑道,“怎么说也认识了这么多年,不是说还是朋友吗?”

    “对。”顾珍珍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今天回我家见伯母了,伯母说等小艺结婚后,就开始筹办你的婚事。”

    叶硗淡然无波的“嗯”了声,“我不着急,什么时候都行。”

    “叶硗,我怀的是个女宝宝。”

    “怎么了?女宝宝一定很可爱,像你一样漂亮。”他回答。

    “可是,我婆婆不喜欢女孩,她重男轻女,我又开始没了信心过好这日子,叶硗,我觉得我似乎走错了路,我觉得结婚后的日子好繁重,虽然整天无所事事,但这样我真的觉得好累。”

    叶硗不知说什么,“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珍珍,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马龙对你还好,就别动摇自己曾经坚定的心。”

    顾珍珍低垂着眼睛,“叶硗,我辜负了你的心,你还愿意搭理我,太不容易。”

    “我也想永远不再搭理你,但珍珍,这么多年了,就算做不成恋人,但,早已成为了兄妹,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