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19】可恶的有钱钻石男!(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9字)

    “几点了?”拖着疲软的身子坐起来,慵懒的问道。阿甘小说网

    “八点。”

    安小暖激灵一下,“我还要去拍戏,要晚了。”

    他揽住她,“不用,我给你们导演打过招呼了,下午再去。”

    安小暖此时有点恨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恶的有钱钻石男!

    随口一句话就能让人轻松到死或者生不如死。

    “我饿了。”她穿衣服,“要起来吃饭。”

    他笑道,“昨晚我都喂你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吃到饱?”

    安小暖脸蓦然红了,“喂多了,没看都快撑死了么?只是,你喂得不是地方,我要的是胃。”

    “好了,看你瘦的,我也饿了,我们去吃早饭。”

    安小暖洗漱完毕,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因为原本的刘海长了很多,所以,她就冲中间分开,没有刘海的她可以更能显示出立体的五官。

    下了楼。佣人将早餐端到餐桌上,安小暖吃饱喝足,便不等顾长卿出了客厅门口。

    他以为她要走,急忙追去。

    跑到门口,才发现她拿着一个铁锹将地上厚厚的雪堆积起来,天空中飘落的大朵雪花缓缓有条不紊的下着。

    她跟个孩子一样的在院子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顾长卿拿起围巾走过去,给她系上,“冻死了,净做些无聊的事儿。”

    “顾大人,咱们一起堆吧。”

    顾长卿闪烁了一下眸子,秀眉皱了皱,“我从不做这么幼稚的事儿。”

    安小暖撇撇嘴,“又装。”

    他舒展了眉头,不满,“什么叫又装?我需要吗?像我这样的大人物需要做这么屌丝的事儿吗?”

    “没有乐趣,一点也不浪漫。”

    顾长卿更不满她对自己的评价了。

    他不浪漫?还没乐趣?

    这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吗?

    这是要气死他的节奏吗?

    “好,堆雪人就堆雪人,那有什么。”

    将大衣脱掉,一旁的黑衣人队长劝道,“少主,别脱衣服,容易感冒。”

    “没事,你给我再拿一把铁锹来。”

    队长看他的脸上隐隐挂着兴奋,知道他只要跟安小/姐在一起,就心情超级好的没话说,也不想惹他不开心,只好照做。

    片刻,便将铁锹递给他。

    两人一起堆,先是身子,后是脑袋。

    两个雪人相依相偎。

    最后,安小暖让人拿出两个龙眼核,分别放在它的眼睛处,紧接着用小胡萝卜当做鼻子,用红绳子做成嘴巴。

    安小暖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放在它的头上,白色的长围巾披在它的身上,好似婚纱一般。

    顾长卿觉得有意思,也将自己的帽子放在另一个身上,黑色的围巾系成了领结的模样。

    安小暖看着这两个呆萌的雪人,嘴角上扬,“看着真好看,我要纪念一下。”

    刚说完,她冲黑衣人摆摆手,“你们过来一个人!”

    立刻就有一个黑衣人跑了过来,“安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

    安小暖掏出自己的白色手机,递给他,“你给我拍个照。”

    黑衣人下意识的看了看顾长卿,后者表情很正常。

    他这才打开手机相机,安小暖站在一个雪人旁边,顾长卿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照吧。”

    安小暖挣扎了一下,“我要单独照相,你起开!”

    “朕不准!爱妃乖乖莫动。”他难得的露出笑容。

    黑衣人手心出汗,只好对她们说,“开始拍了啊。”

    安小暖这才不挣扎了,微微一笑,咔嚓咔嚓的声音,渐渐地,便放开了。

    安小暖大胆的揪住了顾长卿的一只耳朵,也被拍了下来,各种搞怪的,都被一一记录了下来。

    他也愿意陪着她闹,看着她的笑容,自己心里反而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只是他表露的不那么明显。

    *****

    昨晚顾母在曹心田的房间等了很久,都不见她回来,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直至第二天,才知道,曹心田还没回来。

    于是她接到了一通电话,告知曹心田马上就要被送回家,因为在大桥上要跳河自杀,被成功的揽住了。

    顾母闻言,心里的怨言,烟消云散,化为心疼。

    等了十几分钟,果然见她回来。

    “心玉!”她喊了一声曹心田现在用的假名,上前抓住她的手。

    “你这个傻孩子,有什么想不通的啊,要去自杀!”

    顾父闻言,也是惊了一跳。

    “自杀?”

    “若不是我过生日,也许,杨唱就不会在咱们这里死了,是我的不对,对不起。”曹心田声泪俱下,看着无比的可怜。

    顾母叹息一声,“这怎么能怪你呢,电梯的事情是意外,不能怪到你头上来。”

    顾父也连连称是。

    夫妻俩安抚了她一会儿,借着上楼换衣服的借口,顾母和曹心田回到了她的房间。

    顾母关上门,深吸一口气,“心田啊,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干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电梯明明没问题的,我也不知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顾母沮丧的说道,“早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让那几个来路不明的人来维修电梯的,可能就是那几个人故意将电梯给弄坏的,才会出事。”

    曹心田眼珠子一转,“干妈,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不然赖的你头上来,后果不好。”

    “我自然晓得,这件事打死也不能松出一个字来,家里已经赔偿了杨唱父母三百万,让她们不再提起此事,我告诉你啊,心田,杨唱家哪儿是多有钱啊,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什么名媛,她把你骗了。”

    曹心田故作惊讶,“怎么会这样?”

    “就是说啊,好了,你以后别干傻事了,你爸妈万一回来,我真的没法交代了,你好好洗个澡,吃了饭休息,其他事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

    曹心田感激的说道,“谢谢干妈。”

    顾母说完,便下了楼。

    ******

    明天便是权赫柠和叶小艺的婚礼。

    对于媒体来说,之前没有扑捉到两人在一起的证据,少了很多有力的新闻。

    不过,这并不影响对两人的关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