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26】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83字)

    他的手如愿的触/摸到稚嫩的地方。阿甘小说网

    嘴边蔓延一缕笑容,“肿了些,不过,不影响,我会很小心的。”

    权赫柠说完,便压在她身上,两人的衣服脱的一丝/不/挂。

    她有些抖,但紧紧地抓住了床单。

    因为没开灯,所以,腿慢慢的主动分开的更快。

    他稍稍向前,磨蹭了几下,便顶了顶,探出地方所在,进去一点点头。

    看她身子僵硬,权赫柠揉了揉她的腰肢,“放轻松,老公会很温柔。”

    仿若受到这句话影响,叶小艺心里没负担了,她说道,“老公,你真的会一辈子只对我好吗?”

    “当然,因为,我老婆只是你。”

    叶小艺裂开嘴笑了。

    “感觉好不真实。”

    他微微前挺,吞没半截,紧致的身体无比销魂,让他意/乱/情/迷。

    抽送的过程中,都要助跑,才能完成。

    叶小艺头往后仰,这么做了二十几分钟,他哑着嗓子说道,“趴在那里。”

    她依然照做。

    “腰低下去,臀/部翘起。”

    接受指令,俩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他按着她的臀/部,从后方进入,这样,会更深一些。

    当开始动的时候,叶小艺身子微微起来,他从后面正好可以摸/到她的丰/盈,更增加了两人的敏/感度。

    “不要害羞,我们现在是夫妻,叫出来,我会更激动。”他鼓励着她。

    叶小艺“嗯”了一声,仿佛被他给洗/脑了一般。

    “啊~~~老公~~~快点~~~再快点~~”

    权赫柠双腿跪在那里,搂着她的腰,冲刺的更加快了些。

    他闷哼了几声,在她断断续续的呻/吟中,全数射/进了她的身体内。

    叶小艺这才瘫在那里,拿出纸巾擦干净。

    “好累。”

    他笑,“都是我在动呢。”

    “可是我是承受方。”

    “好,不折腾你了,我们睡觉,不是不想上学了吗?明天去办理退学手续,过几天我给你在黄金路那里找一个店面,你打发时间。”

    叶小艺一把搂住他的腰,“老公,我现在觉得结婚真好,摆脱了我妈的唠叨,还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太好了。”

    他搂住她,让她躺在自己的胳膊上。

    “我说过,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是,除了,爱情。

    “嗯。”她闭上眼,沉沉睡去。

    *****

    顾长卿将车子开到了一家游乐场门口。

    大门紧锁着。

    他冲安小暖一笑,“下车。”

    “门上锁了。”

    “我们有办法上去。”

    他自信满满,“这个世界上还有我办不到的事情吗?”

    走到大门口,掏出一把钥匙直接打开了大门。

    安小暖跟在后面进去。

    大门关上,顾长卿看着她,“今晚,我带你寻回童年。”

    安小暖疑惑,“你怎么知道我从小没来过这里?”

    他但笑不语,“说吧,想先玩什么?”

    安小暖指向不远处漆黑一片的地方,“木马。”

    “好。”他走向前。

    掏出手机,像对讲机一般的说道,“将旋转木马打开。”

    顿时,耀眼的五颜六色的炫灯照在了不远处。

    安小暖小跑过去,上了台阶,走进里面,骑在一头红色的木马身上,坐稳之后,便发现,他坐在了距离她不远的另一只木马身上。

    “可以开始了吗?”

    安小暖点点头,“可以了。”

    他对着手机喊了一句,“开始。”

    木马慢慢启动开始旋转,一高一低,安小暖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她便随心所欲的坐在那里,新奇的问道,“深更半夜,你是怎么找到这个游乐场所的老板的。”

    “有钱,又有什么办不到的呢?”

    对于这种狂妄自大骚包一样的男人,安小暖表示不宜和他说太多。

    但不得不说,他今晚做了一件让她觉得温馨的事儿。

    她的确从小没有去过游乐园,长大后虽然有点钱,但总觉得年纪是大人了,那是小孩子去的地方。

    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在她的眼睛里,形成无数个醒醒。

    没有哪个男人会平白无故在深夜蛋疼的去游乐场的,更别说像顾长卿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了。

    她懂,他的心。

    但,欢乐的背后,更多的还是心酸。

    更是无言的痛楚。

    很想这么忽略过去,但却发现,真的不可以。

    空间里传来手机里唯一的一首歌,黄晓明的《什么都可以》。

    听着这首听过几百遍的歌曲,安小暖涌出的泪花出卖了她的心。

    她转过头,不想让他看见。

    曲终,木马停。

    脚步声靠近,他牵住她的手,“还想玩什么,我陪你。”

    她抬起左手,擦了擦未干的泪痕,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工作,你也要出国,太晚了不好。”

    “我不准。”

    他将她拉下来,强行的带着她站到过山车前,两人系好安全带,耳边的风呼呼刮过,眼角的泪珠,冻结成冰。

    到最后,刺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喊叫出声,他更是吓得乱叫。

    这是第一次,她看见他脸上那么惊慌失措的表情,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却是为了她。

    过山车结束,两人皆吐了一地。

    她坚持不再玩,两人坐在车里,头晕乎乎的。

    “我明天就走了。”

    “不是一个星期后回来吗?”

    他皱眉,“可是,时间很长。”

    她瞥他,“才一个星期而已。”

    “今晚,小暖,预约的最后一次,我们去野/战吧?”

    安小暖拧开一罐啤酒喝了几口,“可是,不仅好冷,而且,我们下午才做了一个多小时,还要来?”

    “你是不是吃避/孕/药了?”他出其不意的突然问道。

    拿着啤酒罐的手一紧,“为什么这么问?”

    “若不然,我干了这么多次,为什么你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安小暖脸如白霜,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怪不得这么多次不带/套,是想让我怀孕?”

    “确实如此,因为你怀孕了,就永远是我孩子的妈妈了。”他沉吟了一下,说了实话。

    “可我不并想做你孩子的妈妈,这你应该看的出来。”她决然的回答。

    “那你是私下吃避/孕/药了?”他的心蓦然一沉,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安小暖喉间涩痛,紧紧盯着前方,心下滴血,一个真相在她嘴边,就要说出来。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