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27】那我就让你睡一辈子(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8字)

    “是。..”半响,她终于说出这一个字,却代表着极大的杀伤力。

    看他眸子被伤到,她还是忍不住说道,“心里知道还要来问我,怎么还能怪我说的太过于残忍,顾长卿,无论我们多么亲密,我都不愿意跟你一起生孩子。”

    顾长卿看着她,突然笑了,笑的太过于凉薄。

    “你就跟洋葱一样,没有心,安小暖,你注定一辈子孤独。”

    “这就不用你劳心了,毕竟,你也不过是我人生中的过客而已,对于一趟火车上的旅行,总有人要在半路的路口下车。”

    顾长卿转动钥匙,脚踩油门,再没回答她一句。

    直至车子停到了酒店大门口,他才说道,“就算如此,你也只能在我身下躺着,除非,你死了。”

    安小暖下车,他并没有跟着下车,反而开着车朝着远方驶去。

    她看着那个醒目的车牌号,直至看不见,才转身踏进酒店。

    安小暖浑身仿佛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

    浑身无力的走进酒店。”

    上了楼,马哲向前,“小暖姐,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再等会呢。”

    她摇头,“没有,阿哲,能不能去给我弄一杯热牛奶来。”

    “这有什么问题,小暖姐,你去房间等着,我去给你买,等下给你送上来。”

    安小暖点头,“谢谢了,阿哲。”

    “应该的。”

    转头打开门,安小暖躺在那里,浑身筋疲力尽,脑子里想到的则是今晚的事情,以及两人的对话。

    她有预感,今晚,是彻底的将两人那虚无缥缈的希望斩断的一丝不剩。

    就算是再有心的男人也会对她厌恶了吧?

    这样又何尝不好呢?

    安小暖不知,她自己一语成谶。

    马哲将牛奶送到她房间后,便出来了,他总觉得她脸色不大好,便去找马纯纯问问到底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马纯纯的询问,“谁?”

    “姐,是我,开门。”

    马纯纯气定神闲的问道,“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姐,你赶紧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马纯纯看了看旁边的叶硗横了横心,“天大的事儿也明天再说。”

    “是关于小暖姐的。”

    马纯纯腾地坐了起来,指了指衣柜,让叶硗钻进去。

    他穿上鞋子走到了阳台上蹲下。

    马纯纯将阳台的门关上,才去开门。

    马哲挤进来,“姐,你怎么才开门?”

    “刚才在上厕所,小暖姐怎么了?”马纯纯问道。

    “我刚才给她送牛奶,看她脸色特别难看,姐,小暖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马纯纯眼角一转,“没什么事啊?”

    想着今晚她跟顾长卿一起出去,马纯纯便说道,“别东想西想的,能有什么事啊,你先回去睡觉,我等会去看看。”

    马哲点点头,随后朝着阳台口走去,“我住的那间房看不到风景,我去你阳台看看。”

    马纯纯一把抓住他胳膊,“看什么看,深更半夜的,我要睡觉了,你赶紧回去。”

    “我就看一下。”

    “一下也不看,快回去!”

    马哲只好妥协,“好,那我先回房。”

    看着他出去,马纯纯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叶硗从阳台上走进来,“小暖怎么了?”

    马纯纯披上羽绒服,“我去看看小暖姐,她心里,比谁都难受。”

    叶硗不解,“跟着顾少多好啊,有什么可难受的。”

    马纯纯凝眉,“叶哥,你不懂,我先去。”

    敲开了门,马纯纯仔细看她,发现她眼睛红红的。

    关上门,拉着她坐到床边,“小暖姐,今晚你和顾少——”

    “他走了。”安小暖说道,“今晚他带我去了游乐场。”

    “那不是很好嘛?”马纯纯勉强笑道。

    “纯纯,越是看似幸福快乐的东西越是溜走的越快,他今晚问我——”她哽咽了一下,“他问我是不是吃避孕药了,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什么?!”马纯纯心中一疼。

    “你怎么说?”

    “我说吃了,不想怀他的孩子。”

    马纯纯张了张嘴,“那顾少岂不是要气死了,小暖姐,不如将实情告诉他好了,何必自欺欺人。”

    安小暖摇摇头,“如果是别的,我或许会说出来,但,这个不一样,我太明白孩子对顾家来说有多么重要了,我不能毁了他一生,我根本无法排卵,试管婴儿什么的都不可能,注定我一辈子要孤家寡人。”

    马纯纯默不作声,现在,对她来说,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她的心情。

    一颗女人的心。

    “小暖姐,你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别人。”

    “我们已经走到了死胡同里,不这么做,后面有追赶的杀手,前面是四口,无法从这里出去,只有自残,才不会死的屈辱,纯纯,我想,换做是你,也会这么做的。”

    马纯纯拥住她,“是的,我会和你做一样的决定,小暖姐,不用觉得孤独,你还有我,我就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相依相偎的姐妹。”

    安小暖鼻头酸涩,她点了点头,“好。”

    ******

    门被推开,叶硗看马纯纯哭过的样子,便不解,“你哭什么?”

    马纯纯坐在床边,回头看了他一眼,“人家想哭。”

    叶硗好笑,“想哭也要有理由吧?莫非脑子真的被驴踢了?”

    “没有理由,就是情不自禁的想哭。”

    “行行,想哭就哭。”叶硗躺下,两手枕在脑后,看着她,“最近几天真是睡在你房间睡出瘾来了。”

    马纯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出来,说道,“这瘾有多长?”

    “未知。”

    马纯纯蹬掉小兔拖鞋,爬上床,“我也有瘾了,和叶哥你躺在一起,会觉得整夜都格外的安心,我觉得若有一天叶哥结婚了,我这瘾,怕是难以戒掉了。”

    “那我就让你睡一辈子。”

    马纯纯侧过身子,看着他,“即便你说的玩笑话,我此刻也当真了。”

    叶硗两眼灼灼的盯着她,“你喜欢我?”

    马纯纯对视他,“像叶哥这样的男人,我想,恐怕没有女人会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