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28】知不知道这条内/裤多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6字)

    “有,就是我这样的男人,还是有女人不喜欢。阿甘小说网”

    “那是她的眼睛长在了头顶上,以为看的远就是好的,殊不知,距离最近的,才是最好的,只是她看不见。”

    叶硗伸出手,放在她的长发上,声音有些沙哑,“说的真好。”

    感受到指尖的温度在发丝上摩擦,马纯纯喉间一紧,主动将头朝着他的胸膛靠了靠,手搭在他的腰间,“叶哥,在我当你的助理之前,你有没有遇到过疯狂的粉丝?”

    他轻笑,“太多了,都说不过来了。”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你以前在做歌手的时候,和组合的另外三个队员一个宿舍,有粉丝给你们邮寄带血的卫生巾,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叶硗冷哼,“不仅仅这,还用那个经血写字邮寄过来,过于疯狂了,没有一丝理智可言。”

    马纯纯低笑,“不仅仅这些吧,我曾经在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个网友上面写道:在叶硗宿舍偷到的一条带毛内/裤————”

    她话还没说完,头顶上的声音急忙澄清,“那自然不是真的,我们宿舍以前很严密的,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马纯纯还记得,当初她在网上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还在新闻下方评论了,说那个网友好龌龊,一个男的内/裤有什么好炫耀的。

    结果招来一堆脑残粉的攻击,比如,脑残粉一号就直接说道:你是羡慕嫉妒恨吧?知不知道这条内/裤多贵?工作一辈子你都买不起。

    脑残粉二号继续发言:你是哪个男的包养的二/奶吧?我们都是硗饭,懂不懂你?

    后面还N个脑残粉联合起来攻击她,以至于以后,马纯纯不敢在网上随意评论别人的新闻了。

    “我想也是。”

    她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糊里糊涂的当了叶硗的小助理,还会跟他距离如此之近,甚至同床共枕了。

    “没想到,你以前这么关注我的新闻啊。”

    “哪有,只是你之前绯闻比较多,见的次数多了,就认识你了。”她打死不承认,她是特意在网上搜索的。

    “在娱乐圈,只有特别红的艺人,新闻才会上的多,新闻上的多,便会有很多人认识了。”

    “我知道,这叫做炒作。”

    “炒作这两个字可大可小,明星的私生活就是透明的,你若在网上写了什么微博,发个什么照片,说个什么话题,正巧赶上你电影或者电视剧上映,网友就会说不炒作,也有特别炒作的,比如,走红毯特意裙子滑落的,故意摔倒的,这两种故意的成分要占很高的比例。”

    “你貌似都没有,你的新闻大多数都是和这个女明星有一腿,那个女明星暧昧了。叶哥,跟你传绯闻的那些女明星都不好看。”

    叶硗倒是赞同她说的话,“是,卸了妆,都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还不如你看着顺眼。”

    马纯纯心里美滋滋的,这个晚上,两人第一次打开心扉,说了很晚才睡觉。

    交流的虽然都是一些娱乐圈的事情,但还算有共同语言。

    ******

    杨唱的尸体在火葬场火化后,葬在了山上的墓地。

    很多记者采访了杨唱的家人,但和顾家说好的,杨唱家人对于她的死闭口不谈,只言,这件事到底为止,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

    在头七这天,曹心田出席了酒席。

    酒席完了后,她还亲自驾车来到了杨唱的墓前。

    四下看了看确认无人,曹心田才将眼睛上的眼镜摘掉,蹲在那里,拿出两罐啤酒,一一打开,对着墓碑倒了一罐,另一罐自己喝。

    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她呵呵笑了起来,“我来看你了,我知道,也许,你一定很恨我,不想见到我。”

    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曹心田平复了一下情绪,“但是,你不想见到我,我也来了,杨唱,你本不该死,但是,你太贪心了,我给你钱还不够,你还想得到长卿,呵——你是当我死了吗?”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只有萧条的冷风刮着刺骨的脸,她的声音随风而逝。

    “我警告过你的,你全当耳旁风,那就不要怪我手不留情了,原本是想让你跟安小暖一起下去的,但是,相比之下,还是她聪明,命大。”

    墓碑上的照片带着笑容看着她,却不会说话。

    曹心田看了看,将酒喝完,站起身来,“好了,你就好好的在下面好好过吧,我就不陪你了,以后我就不来看你了。”

    踩着高跟鞋,曹心田转身离开,手里的啤酒罐被捏变形。

    ****

    下午的天气阴沉沉的。

    倒是不像下雪的样子,反而像是下雨。

    自从那次在诊所检验出顾珍珍怀的是个女孩后,马母又开始打麻将了,反正家里有个伺候顾珍珍的阿嫂。

    她每天打打麻将,赶赶时髦,逛逛淘宝,无所事事。

    四十几岁的她自从懂得保养后,脸倒是比以前年轻了不少,穿衣打扮也舍得花钱了,一身名牌,一看就是贵妇人。

    跟着另一位年纪相仿的牌友从美容店出来,两人一起前往发廊做头发。

    “我跟你说啊,你最近打扮下来,跟三十岁的少妇一样,年轻又时髦,说真的,你这么年轻,怎么没想过找一个呢?”

    马母心花怒放的笑了笑,“都四十多了,找什么啊,我啊,将我儿子养大,就心满意足了,对于另一半,倒是没想过。”

    这句话,说的倒是违心。

    曾经蹲在儿子儿媳门前听房/事好多次的她,怎么能没想过?

    “现在儿子结了婚,就要想一想了,”牌友低声说道,“不是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你才四十岁多点,以后的日子可长着呢,你真的打算后半辈子孤苦终老,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吗?”

    马母闻言,心痒难耐,“可是,我这根本结识不到相仿的男人。”

    牌友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对你说,就咱们等会去的那个发/廊,全是年轻小伙子做头发的,这个发廊跟别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