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39】是不是真的想让我把你给吃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66字)

    顾长卿认真的盯着她,“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小暖,你不愿意告诉我,怕我担心对不对?我迟早会查出来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的!”

    安小暖两手抚摸他的脸,“我很困了,我们睡吧。阿甘小说网”

    显然不愿意再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许很短暂,也许很漫长,未来是未知的,何必这么庸人自扰,只要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好事。

    他拥着她进被窝,两人和衣入睡。

    相比较他们这方,叶硗和马纯纯则比较僵持。

    两人一起进入房间,自门关上时便沉默。

    马纯纯坐在床边,叶硗走来走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叶哥。”

    马纯纯实在看不下去,喊了一声。

    “嗯?”

    “你走的让我头晕。”

    叶硗止住脚步,坐在她旁边,“蠢货,我们睡吧。”

    “睡吧。”马纯纯脱鞋,率先躺在床上,说完对一旁的空位置说道,“叶哥,上来啊。”

    叶硗慢吞吞的脱掉鞋,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心跳的非常的快,快的让他好似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一样,手足无措。

    两人跟以往一样,并列的躺在一起,但心境完全的发生了变化。

    望着上空,不知说些什么。

    “叶哥,我们,现在是开始交往了吗?”马纯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直在紧紧抓住床单,她怕听到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反正我妈也非常喜欢你,那,就试试?”

    马纯纯腾地坐了起来,看着他,不满,“你妈喜欢我,那你呢?”

    叶硗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终于说出,“我也喜欢。”

    马纯纯翻身骑在他身上,眸子晶晶亮,“真的吗?叶哥。”

    他点头。

    他说的是喜欢,却不是爱。

    当马纯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马纯纯脸色俏红,看着夜色中他的脸,她羞怯又大胆的再次吻住他的唇,这一吻不得了,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直至腹间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她小手朝下一摸,只见他倒抽一口气,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别/摸那里。”

    马纯纯将头放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频率加快,嘴角忍不住有些坏笑,“叶哥,你对我也有感觉是不是?”

    叶硗微张着唇,眼睛望着漆黑的上空,说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说完,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撕扯着她的衣服。

    很快,马纯纯的上半身已经被脱的剩下胸/罩,他的手小心的覆上她的饱满,手好似一阵电流一样的蹿过。

    叶硗低头,刚一触/碰,便感受到她的身体僵硬。

    他含住,马纯纯仿佛不会动了一般。

    “叶哥~”

    “嗯?”

    “我直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

    他轻笑,“等到明天早起,梦就该醒了,届时你就该相信了。”

    马纯纯搂住他的脖子,闭上眼,“叶哥,我爱你。”

    他没说话,在关键性的时候,却没有去脱她的裤子,反而亲了亲她的唇,“睡吧。”

    马纯纯虽然有些失落,但心里更安心了,她知道,叶硗不会随意的玩女人,而她也更希望,若有朝一日能和他长相厮守的时候再把自己完全的给他。

    两人紧紧地搂着,入睡。

    相比较他们,Alice就孤枕难眠了,她来到一个并不熟悉的国家,又是独身一人,一个人睡在房间里,难灭翻来翻去,睡不着。

    从表面上看,叶硗家境一定不错,而她又岂会甘心的做一个小小的佣人。

    ******

    第二日。

    外面昏昏暗暗。

    马纯纯睁开眼睛,朝着旁边看去,一张俊逸的脸映在她眼里,她不免笑容浮现,大胆的朝着他的脸靠近,终于亲了一口,正当她为自己这一举动暗里庆幸的时候,赫然发现,叶硗睁开了眼睛。

    “大清早的就对我意图不轨,是不是真的想让我把你给吃了?嗯?”

    马纯纯坐起身,哼道,“想得美,我昨晚有点失控,但也算叶哥你的错,故意那么摸/我,害的我都激动了。”

    叶硗伸出双手,从后面触向她的/胸/部,“谁说我是故意摸/你?我分明是有意的,蠢货,知道吗?女人的胸要男人揉一揉,会更大的。”

    马纯纯脸色一红,回头看他,“叶哥,你又胡说八道了。”

    叶硗笑,“我是不是胡说八道,可以证明的,等让我摸个一俩月,你到时候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到时候太兴奋别来感谢我,我是做好事。”

    马纯纯哼道,抓起衣服慢慢的穿起来,随后下床,“不跟你说了。”

    叶硗看向她走进洗手间,低头一笑,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有点隐隐说不清的情绪。

    两人下楼,才发现大厅里Alice和权赫柠以及叶小艺已经准备吃早餐了。

    “顾少还没起来吗?”

    叶小艺点头,“我敲过门了,顾少说让我们先吃,他晚些下来。”

    叶硗坐在餐桌边,喃喃说道,“他啊,总是精力旺盛,我看啊,这晚些的意思,大概就是下午了。”

    权赫柠嗤笑,“难不成这四五个小时他都没休息么?这么说来,到下午哪儿够睡得,非要明天早上吧。”

    叶硗用本地方言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前段日子我去他那里,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什么?”权赫柠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我看见顾少的阳台吊椅上放着一个小暖形状的充/气/娃娃,那娃娃做的跟真的似的,栩栩如生啊,可谓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权赫柠“噗”的将嘴里的牛奶喷了出来,正好喷了叶硗一脸。

    叶硗一脸白色的牛奶,马纯纯赶紧找纸巾给他擦。

    “权赫柠!”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告诉我你这是故意的,你若敢说,我今天非将你大卸八块!”

    权赫柠哈哈笑道,“是你说的太有重点了,我那是为你喝彩,其实是,你刚说出来,我脑子里便想到,在一个月夜风高的夜晚,顾少回到家,闲来无事,想起小暖,分外心痛,便将吊椅上的假版分开了腿,发泄内心的焦躁,你不觉得,这一幕分外搞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