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41】他的心被她一次又一次捅的鲜血直流(1)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0字)

    “没去T国前,我又去医院重新检查了一遍,事实上,纯纯,止血药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已经失效了,而最直接的止血办法则是先刮/宫,然后送检,但那是治标不治本。阿甘小说网”

    马纯纯急了,“可是姐,如果止血药产生了抗药性,已经无法止血,那长期失血过多,你会严重贫血,身体会严重的摧毁,不行,姐,等会我便带你去医院止血,然后让医生给你好好看看,送检可查出病因,然后对症下药,说不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安小暖鼻子酸涩,望向她,“纯纯,你以为,我不想好起来吗?但是,事实是,我没有得到上帝的宽恕,一次机会都不给我。”

    马纯纯想了一下,说道,“那你跟顾少还会在一起多久——”

    “不知,没有期限,也许一天,也许两天,也许十天八天,几个月,我也说不了。”

    “这些日后再说,现在要紧的是,你赶紧跟我一起去医院,先将血止住,姐,听我的,你若想跟他在一起,就打起精神和疾病奋勇到底,以良好的生活态度面对,这样才会好的快。”

    安小暖想了想,点了点头,“那我们这就去医院。”

    两人收拾妥当出了酒店大门口,四周看了下,发现并没有叶硗的车。

    这才安心的打车朝着最近的医院赶去、

    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几乎不露脸,但是,她们以为叶硗和顾长卿走了,实际上,两人早就在暗处的一辆出租车上等候多时了。

    让顾长卿猜测的没错,小暖的确有事瞒着他。

    当看到她们进了医院的时候,顾长卿不明所以,但仍然和叶硗一起下了车。

    同时掩饰自己。

    此时正值中午,人不多。

    坐在走廊边上,一个和二十二三岁的女人痛哭流涕的坐在她们旁边。

    经过询问,才知道这位女人是来打胎的,因为怀孕了,男友别和自己分了手,让她一人来这里打胎,打胎的钱都是借来的。

    安小暖觉得上天就是如此造化弄人,想怀孕的怀不上,不想怀孕的偏偏来打掉孩子。

    如果一个宝宝来到她的肚子里,安小暖,她一定会好好呵护他,绝对不会让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看一眼便匆匆离开再次投胎。

    等到他们走进妇科办公室的时候,医生闻言她的名字便认出了她来。

    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姑娘,实话对你说,你这虽然做了各方面检查,但是有些病需要诊刮才能确诊,比如子/宫内膜癌,必须要诊/刮,就是俗称刮/宫,这是确认的唯一途径,也是暂时止血的唯一办法,尤其是你这种止血药已经不管用的情况下,必须要用这种方法。”

    马纯纯神色担忧,“医生,我姐姐这病就没有办法了吗?”

    “从检查结果来看,她是不孕不育症的典型症状,又月经失调,但是,我现在无法判定她是不是因为子/宫内/膜上面出了病变,所以我建议立刻做一个诊刮,也就是癌症筛选,以确定是否有这方便的病情。”

    安小暖沉声说道,“那就做这个小手术吧,现在血已经止不住了。”

    医生点头,“刚才那个叫做安小暖的女人啊,怀孕二个多月了,将孩子打掉,你说多可惜啊,你们俩的名字这么像,你叫安暖暖是吧?”

    马纯纯和安小暖错愕的对视,没想到刚才来打胎的女人和她的名字一样,只是这里她用了假名。

    “是的。”

    医生开了一张单子,“好,让你妹妹去交钱吧,我们去手术室。”

    马纯纯立刻接过单子但交钱,等她上来,安小暖已经进了手术室。

    马纯纯推门进去,站在安小暖旁边给她打起,“姐,别害怕,我在这里。”

    医生戴上口罩,“没事的,这里打的有麻醉,不怎么疼,有点小痛,忍着点就好,有的身子敏感,会有那么点,不过,不要紧。”

    安小暖摇了摇头,脱掉一只裤腿上了床。

    分开两腿,将脚蹬在床的两侧。

    两个女医生开始给她进行诊刮。

    安小暖觉得她被医生给骗了,这哪儿是上过麻醉药啊,上过麻醉药为什么还疼的让人受不了?!

    “啊!”她忍不住的尖叫。

    马纯纯神经一紧,“姐,很疼吗?”

    安小暖咬唇,点了点头。

    马纯纯看着医生的工具,也打了一个寒颤,而另一方,那个同样叫做安小暖的打胎女人,却疼的哭爹喊娘。

    十分钟不到,安小暖的小手术结束。

    她已经脸色白了一片,医生拿着一个小盘子,递给她看,“你看,你的内MO刮出来多少,如果今天不做诊刮,你这还要流四五天不会干,我们今天会送检,大约四五天就可以出结果了。”

    安小暖看着那盘子上的血肉,便不再看,“医生,还要开点药吗?”

    “要的,开些避免尿路感染和一些消炎药,你先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再走。”

    安小暖点头,慢慢的穿上裤子,躺在手术台上暂时休息。

    旁边的哭声让她不禁看了一眼,心头瑟缩,不禁惋惜,女人最怕看错男人,说来说去,疼的都是女人。

    而男人,负责的还可以自己孩子都有保障,不负责任的,只能自己受罪,没人心疼。

    现在多少男人顶着一张还不错的脸和花言巧语到处玩/女人,玩完还感叹处/女少的可怜。

    如果说男人是用身体来衡量爱,那女人就是用心和脑子甘愿被洗脑和洗心,还无法自拔。

    眼前的这位同名同姓的安小暖不就是其中一位吗?

    安小暖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一位和自己姓名相同的女人,但她们都是一样的可悲之人,一个有了孩子却不能要,另一个,想要孩子却得不到。

    她躺在那里,看见另一个安小暖被疼痛折磨的身子,眼角也不禁为自己流了泪。

    半个小时一瞬而过,安小暖慢慢的下了手术床,穿上鞋和马纯纯一起走出去。

    刚走出手术的门口,眼前的两个人,让她和马纯纯站在原地,不敢去看另外两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