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43】把我的一辈子预售给你(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8字)

    车子一路疾驰的行驶在公路上,直至进入市区。..

    朝着高档小区前进。

    安小暖的心从纠结到平静,经历了一段折磨的挣扎。

    当车子停在顾长卿门口时,她的腿软的几乎站不住,但依旧亲自去按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

    是他的手下。

    “安小姐,请进。”

    安小暖有些错愕,但点点头,跟着他进去。

    客厅里开了一盏昏暗的灯。

    他坐在沙发上,桌子上酒瓶一堆。

    看见他眼睛里布满血丝。

    她脚步顿停,脱掉披着的羽绒服,换上鞋子。

    “你来这里干什么?”他横眉怒目。

    安小暖看着他神色憔悴,心头酸涩,“我是来向你解释的。”

    “解释不解释,有什么区别吗?后果不都是一样?”

    安小暖靠近他,想要抱住他,却被顾长卿猛推搡了一下,她的身子就跟稻草人一样的摔在了地板上。

    扑通一声,顾长卿手停在了半空中,万万没想到,她会那么弱,想到上午才做完小手术,顾长卿疾言厉色的哼道,“你走吧,安小暖,我再没有尊严,也不会任你一直践踏的四分五裂。”

    安小暖撑起身子,精神恍惚了一瞬,便以清明的色彩注视着他。

    “长卿,听我说完,若你还赶我走,我定当不多留一秒。”

    他缄默不言,似乎默认了她的话。

    “今天中午,我去医院并不是去打胎,当时有一个和我名字一模一样的女人在打胎,我不敢让医生知道我的身份,便以安暖暖这个假名字代替,实质上,我是去——”她握了握手,轻声说道,“止血去了。”

    顾长卿狐疑,“你到现在还是准备骗我,是吗?”

    安小暖噤若寒蝉,并没有对他这个问题做任何解释,“上一次门外突然离开你,是因为,我那天去人民医院做了检查,我是病理性,不孕不育症,终身百分之九十五无法受孕,这样的我,又如何配的上你,又如何让你日后为难,长卿,如果可以,我想,一辈子都不让你知晓,那样,你恨我埋怨我,最起码是一时的,你说,这样的我,又如何能去怀孕再去打胎呢?”

    顾长卿猛然抬头,创钜痛深,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令人难受的话。

    安小暖转身,积存的泪一下子涌出,湿了面颊,发不出任何一句声音。

    握紧了双手,背对着他,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

    两人再说不出一句话。

    两分钟,如同漫长的两年一般,她终于抬起脚,朝着门口走去,换了换鞋,穿上羽绒服,迈出了客厅。

    这个真相,来的有些迟,却还是亲口告诉了他。

    外面下雪了,大朵大朵的雪花落在地面上,寒冬腊月,风稍稍刮起来,都是冷的人浑身发抖。

    刺的人面色加霜。

    在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让地面都抖了三抖。

    “安小暖!!!”

    她眼含泪花转身,便见他疾速的朝着她跑了过来,地面有点滑,他一失足,便摔在了地上,惯性的朝前滑出半米。

    随后,他爬了起来,接着朝前跑。

    终于跑到了她的面前,“又要离开我是吗!”

    “不是你说的让我走吗?”

    他怒,“谁让你那么听话了,我先前不让你走,你怎么不听我的!”

    她望着他,闷声闷气的低声说道,“那你想怎么样嘛。”

    “我说怎么样,你会任我处置?”

    安小暖眼泪滚落,她越想制止,越是止不住,只能任它潸潸而下。

    “希望你从轻发落。”

    他伸出手,心疼的将她的泪抹去,“别哭,我说过,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不舍得扔下你,只要你说一句,我就回来,小暖,把你的心交个我,不要有任何顾虑,把我的一辈子预售给你,只要有你。”

    安小暖突然就失控了,嚎啕大哭,哭的他心断了几截。

    他一把拥住她,眼角有些晶莹,吻上她的唇,轻柔的缠绵悱恻。

    最后,她任由着他拉着,回到了卧室。

    他亲自给她脱掉鞋子,自己也一起上床。

    两人相拥,谁也没说一句话。

    在外面等着的马纯纯回了对面去睡觉,等着明早和安小暖一起回剧组。

    *****

    如果一个男人经常深更半夜回家,且大多时候回来是带着酒气的,那么,再笨的女人也能察觉,不是那么正常了。

    顾珍珍似乎成了习惯,这些天每到晚上,她便坐在床上,盯着时钟,滴答滴答的看着一秒一秒的将时光过去。

    已经十点半,马龙还没有回来。

    顾珍珍思量半刻,脑子突然一闪,将电话打到了马龙的哥们手机上。

    “喂?”

    顾珍珍开口,“你好,我是小龙的老婆,前几日你撞到别人现在没事了吧?”

    对方一愣,“撞到别人?没有啊?”

    顾珍珍诧异,“前几天晚上你跟小龙一起不是在医院一晚上吗?”

    “弟妹,你是打错人了吧,我前几日和小龙晚上见面是在舞厅里啊,就见那一次,这几天都没见到他。”

    顾珍珍摆明不相信,“你们一班,怎么可能没见到呢,你是不是没去上课?我们小龙天天一早就去上课了。”

    对方沉默了,突然不再说了,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顾珍珍再打过去便是关机。

    她预感到有些不对劲,刚才她听的明明没差,他说前几日和马龙一起去的舞厅。

    据她所知,他唯一的好哥们就是刚刚打电话的这个,难道,除了他,还有别的吗?

    顾珍珍狐疑不决,穿上衣服,下了楼。

    “阿嫂,我婆婆还没回来吗?”

    “是啊,从下午出去就没回来,可能又去打麻将了吧?”

    顾珍珍皱眉,“我出去散散步,阿嫂,你自己在家。”

    “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阿嫂上前劝道,“有什么事明日再办吧。”

    “没事,我出去会儿就回来。”顾珍珍执意如此。

    换好鞋子,她便朝着门外走去。

    走出大门外,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启动车朝着小区大门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