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69】今天晚上,任由你来(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09字)

    安小暖笑了,“我知道你想干什么。阿甘小说网”

    顾长卿亲了亲她,“干/你。”

    安小暖转过身抱住他,轻声道,“以前,你想干什么从不跟我商量,还经常有事没事都威胁我,变态上瘾了你,现在我都心甘情愿了,你反而懂得收敛经过我同意了。”

    顾长卿咬住她的耳垂,“告诉我,想不想?”

    安小暖鼻子发出一声轻哼,唇边荡漾着笑意,“今天晚上,任由你来。”

    闻言,顾长卿柔情蜜意的更加搂紧了她。

    “我会很温柔的。”

    将被子朝上一拉,盖住了两个人的头,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将彼此的气息完全的笼罩。

    顾长卿双手捧着她的脸,仿佛在捧着一件稀有昂贵的瓷器。

    鼻子紧贴着鼻子,唇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顾长卿从不知道,有这么一天,会狠狠的栽在了她手里。

    突然想起很久之前自己的话,他笑了。

    “笑什么呢?”

    “还记得么,你曾经说千万别让我爱上你,我也信誓旦旦的回答,说不会爱上你,但嘴巴显然拗不过心。”

    闻言,安小暖也觉得心头有说不出的感受,“我也觉得是。”

    他的手将她的裙子慢慢的撩/起,手在她的腿上游弋。

    安小暖感受到他把持不住的源头,此时的敏/感处又被他撩/拨的脸红气喘。

    “长卿~”

    他从她身上下来,将她微微侧着身子,从后面抬起她的一条腿,这样便方便进入。

    当他游走在幽/口处迟迟不进,安小暖身子朝着后面一挺,便如此顺滑的进去。

    当填满的那一刻,彼此都忍不住低/吟。

    顾长卿从后面抱住她,手从腋窝直接揉/搓着她的胸,动作果然轻柔的很,怕将她弄疼。

    这种情况下,有些煎熬。

    最后将她的胳膊给放在自己脖子下面,顺理成章的含/住了她硬/挺着的红色殷桃。

    两人如同连体婴儿一样,谁都不舍得退出彼此的身体一步。

    情到深处,动作加快,她哆哆嗦嗦的断续着一直说个不停,口不择言起来。

    “我爱你——长卿,我爱你!”

    他又惊又喜,“我也爱你!小暖!”

    将被子蹬到一边,两人缠/绵的身体彻底暴/露出来。

    他挺着下腹,动作快的几乎控制不住,每次进到她的身体深处,他都会抑制不住的想要更多,这也许是爱惨了她的缘故。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两人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来自于身体的信号,一直做了很久。

    仅仅一次,便将安小暖累的不行,她的身体大不如从前。

    两人完全没必要避/孕,将她的身子擦干净,顾长卿便搂着她入睡。

    灯光熄灭,她安心的趴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而他,却如何也睡不着。

    一双眼睛无半点睡意。

    披上衣服下了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站在阳台上,外面下雪了。

    午夜下雪,雪花纷纷而落。

    他的手端着高脚杯,红酒在酒杯里面轻轻晃荡。

    面色沉静,仔细一看,眉目间还带着一缕多愁善感。

    眼神带着不多的伤痛。

    没人知道,这个男人现在的心里到底埋没着怎样的煎熬。

    前些天,在他给人民医院和影视城附近的医院妇科打电话后,那时,他仅仅知道,她百分之九十五不能怀孕的事实。

    只是,在即将挂电话的时候,影视城附近的医院妇科主任亲自说道,安小暖做的子/宫内膜送检报告不日就会出来结果。

    他这才得知,那是癌症筛选。

    派人给医院提供了几百万的赞助,原本不日就要出来的报告结果,几个小时后便到了他的手里。

    还记得,那天下午,他拿到那份报告单的时候,在最下面的报告结论处看的那几个字。

    那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字。

    子/宫内膜癌早期。

    不是刀子,却胜似尖刀。

    这件事,目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想尽了一切办法,全球寻找万无一失的主治医生,只为了让她永远的留在他身边。

    目前还在寻找当中。

    时间每过一天,他便深夜无法入睡。

    只是在前几日她去领取报告检查的时候,他安排医生给她的是单纯性增生报告,没什么大问题。

    因为,早期患者一般都要做子/宫全切,这样存活率是特别高的。

    但是,顾长卿知道,她纵然有病理性不孕不育,但是,却是骨子里极其想当母亲的女人。

    如果那百分之五的希望都没有了,那她还会快乐吗?

    他必须找到一位要么能保守治疗痊愈的医生,要么能突破先例寻找一位同样癌症晚期患者, 但不能是有妇科病的女病人切换子/宫手术。

    这位癌症晚期患者还必须达到全部的条件,包括心甘情愿,必须即将离世的年轻女人。

    所有的条件具备下来,何其的难。

    一个保守治疗,一个是手术。

    相比较而言,顾长卿还是选择后者,保守治疗极其容易复发,这点是他最担心的。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祈祷。

    顾长卿一口而尽杯中的红酒,他的心里多么希望,这一切赶紧过去。

    他返回卧室,脱掉大衣,仍在椅子上,口袋里的那张叠的工工整整的报告单掉了出来,由于分量极其的轻微,顾长卿没有察觉到。

    第二天,安小暖醒来,先去洗手间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她的视线便落在了昨晚的掉落的报告单上。

    慢慢走上前,伸出手捡了起来。

    顾长卿坐起身,慵懒的拿衣服穿上,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心跳慢了半拍,想下去抢过来,但是,晚了一步,单子被她给打开了。

    上面的内容落在她的眼睛里,他突然间,不敢再去看她的视线,也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

    PS:生活是无处不狗血的,相信我,这次的狗血与众不同,马上,小暖的命运开始大变了,我想,你们一定会喜欢后面的剧情的~~~~~~~~~~~~~~~~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的,好戏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