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79】他想要了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51字)

    叶硗推开门的时候便见她站在办公桌边儿,脸色惨白。阿甘小说网

    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件快递上。

    “怎么了?”

    马纯纯抬起头,“没事。”

    她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快速的打着电脑,目光瞩目。

    叶硗打开快递,看到纸条上的内容,他随后便撕了,其实,他只是以为昨晚的热吻而已。

    就是这样的误会,才会让顾珍珍最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马纯纯收拾好东西,说道,“叶哥,这两天并没有去外地的工作,明天我想休假了。”

    叶硗刚想说“好”,随后他顿了顿,“你明天要去做什么?”

    “我男朋友说明天要约会,毕竟第一次,不能爽约,所以——”

    叶硗低头吐出一句话,“可是,我已经接到顾少的电话,明天要去Y国看望小暖,听说,昨晚手术后至今还没醒过来。”

    马纯纯瞪大眼睛,“我也去。”

    “那约会——”叶硗话音一转,“不去不好吧,毕竟你们第一次约会——”

    “没关系!小暖姐重要!”

    叶硗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好。”

    出了公司的门,远远地便看见厉茳站在车边,帅气的脸吸引了不少女生回头率。

    看见马纯纯,他微笑的摆了摆手。

    马纯纯快步的上前,“怎么来了?”

    “来接你。”

    “对不起,我明天要出国,恐怕不能——”

    他笑,“现在有空吗?我们现在可以。”

    马纯纯点点头,“好。”

    站在公司门口的叶硗心情突然不爽。

    他拿着车钥匙开着自己的车,不知怎么地,竟然跟在了俩人的车后面。

    率先想到的竟然是这个呆瓜不会跟他去酒店开/房吧?

    脑子这么一转,他目光紧紧的锁定了前面的车。

    尾随了很久,终于停到了五星级大酒店门口。

    叶硗看着酒店的门口,心里蹭的就起了火苗。

    果然如此,若不是自己跟着来————

    从车子后座拿出一个帽子戴上,口罩墨镜当然不能少。

    跟着进了酒店。

    马纯纯跟着厉茳进了房间。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震惊了。

    房间里似乎就是一片花海,桌子上摆满了食物和红酒。

    好多盆花,各种各样的都有,五颜六色,最多的要说还是玫瑰。

    马纯纯心疼的说,“这要花不少钱吧?”

    “花不了几个钱,为了让你一笑,我觉得值得。”

    马纯纯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破费了。”

    他拿出相机,“我们能不能一起拍个照?”

    “可以。”

    他将相机摆好,快速的和她站在一起,两个人挨着一起照了一张。

    紧接着便一起坐在桌边吃饭聊天。

    里面温馨无边,可是走廊上,叶硗跟个做贼的似的,走来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个人还没有出来!

    电话响了几遍都没有听见,最后反应过来,才接听。

    是顾珍珍打来的。

    叶硗只好开车回到高档小区。

    打开门,还没有进去,便被顾珍珍搂住脖子,就要接吻。

    叶硗没拒绝。

    回到客厅,是买来的饭菜。

    “叶硗,我们结婚吧。”

    他手一顿,瞥向她,“这几天我都没回家,等会我回去跟我妈说说。”

    顾珍珍笑颜绽放,“好。”

    她依偎在他怀里,偷笑,“昨天,你真是技术好好。”

    叶硗反问,“是吗?”

    “当然了。”

    “我先回家,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顾珍珍没挽留,她觉得叶硗就是个闷骚男,表面上不敢,反而要深更半夜的来。

    故意将大门只是关上,并未上锁。

    早早的在浴室泡澡,将自己洗的白白净净的,期待晚上他的到来。

    *****

    叶硗回家了。

    叶母坐在客厅里看新闻,故作没看见他。

    他嬉皮笑脸的坐在叶母旁边,“妈,还生气呢。”

    “你是谁啊,来我家干什么,出去!”

    叶硗汗颜,“我当然是美丽大方高贵动人叶夫人的儿子了,这是我家,你是我妈,我出去难道要认别的当妈吗?”

    “完全可以。”

    叶硗晃了晃她的胳膊,“好了,妈,别生气了。”

    叶母这才转头,看着他,“你说,你这张脸这么像我,咋脑子一点都不像我?跟你爹一个德行!”

    叶硗哼道,“我爹要是不这么痴情,妈你还不哭去啊。”

    “少给我在这贫嘴,我问你,你现在梦想成真了,心里是不是很兴奋?”叶母盯着他。

    叶硗摇了摇头,“没有,我也以为我会很兴奋,这一天终于实现了,但实际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只是不愿意相信,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到手之后是这种感觉,一般来说,男人在追女人的时候,前一段时间是妄想期,中间一段时间是不服期,最后一段是死灰期。”

    “妈的意思是,我的是死灰期?”

    “这还用说吗?”叶母抓一把瓜子,边说边磕着,“我现在觉得,珍珍那闺女,真的不知道是像谁了,脾气跟牛似的,而且,还没脑子,更何况,说句不好听的话,她连自己几个月的亲生骨肉都打掉了,不是狠心是什么?女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是,跟孩子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那么封建的人,我不在乎她离过婚,也不在乎她将孩子生下来,但是,我在乎的是,她对我儿子是不是真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叶硗凝眉,“你觉得她不是真心的?”

    “你心里不是早就怀疑了么?还来问我。”

    母子两个陷入沉默期。

    “妈,我明日要去趟Y国,小暖在那里做手术,至今还没醒来,顾少在那守着,我去看看。”

    叶母若有所思,“她得的是什么病?”

    “子宫内/膜癌早期,不过,现在换了子/宫,若能醒来就完全康复了。”

    叶母深深叹息一声,“她妈妈就是这种妇科癌症,没想到,她也是,这孩子,命不怎么好。”

    “但顾少很爱她,他们彼此相爱。”

    叶母冷不丁的回答,“相爱也要看什么样的婆婆了,如果像我这样开明的,倒是好事,若是你顾伯母,那就难说了,听说啊,她那个干女儿啊,最近内外兼修,乱七八糟的,一看就不是个好鸟。”

    “是,我承认,我妈比顾伯母各个方面都很厉害。”

    叶母沮丧,“可惜生了个你这样不中用的东西。”

    ******

    又是深夜。

    外面下起了雨。

    增加了不少冷清。

    顾珍珍躺在床上,心里头兴奋的不得了。

    窗帘拉好,房间里同样一片漆黑。

    时间滴答滴答的差不多过了十点。

    房间的门果然被谁推开。

    她睁开眼,看到了一个身影。

    不敢再看,闭上眼睛。

    手如同昨天一般,再次伸进了被窝里。

    顾珍珍闭着眼睛享受着。

    两人无缝隙的在彼此的身体里,配合的十分默契。

    当将种子全部洒进她的田地的时候,两人还没有开始擦,顾珍珍却突然的翻身跨坐了他的身上。

    继续来。

    漫漫长夜,时间是如此的短暂。

    最后两人沉沉睡去。

    早上顾珍珍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踪迹。

    她微笑的洗了澡,患上干净的衣服。

    趴在书桌上,用笔快速的写了一行字:总是如此深夜来临,这么神秘的感觉,昨晚,你在我身体里奔腾,我在你身体里飞翔,这感觉太好,今晚继续来哦。

    让快递依旧送进了叶硗的办公室。

    叶硗带着马纯纯一早便赶飞机去Y国,这封快递,便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静静地躺着。

    ****

    “昨晚你几点回家的?”两人并挨着。

    “八点。”

    叶硗继续问道,“你们做/爱了?”

    马纯纯脸一下子就红了,恼羞成怒,“叶哥,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吗?”

    “跟我一样?我又没做。”

    马纯纯哼道,“昨天那封快递我看了,叶哥就别不承认了。”

    “没有就是没有。”

    马纯纯闭上眼,“有没有,你心里不清楚?再说,没必要跟我说,这是你的私事。”

    叶硗轻笑,“是啊,你昨晚跟那个骚包男做没做,谁知道?”

    马纯纯转头,“就是没有。”

    “我试试怎么样?”

    “怎么试?”问出来,她就后悔了,“不用了!”

    叶硗低笑,“蠢货,有种检查不需要亲身力行,用手就可以,我看你就不是,怎么不敢让我检查?”

    马纯纯脸色红的绯然,嘀咕道,“想染指我就直说,这么烂的理由都说的出口。”

    “哼,我要是想染指你,还用现在?在拍戏的时候就把你给做了。”

    马纯纯不禁一想:是啊,他们同/床共/枕那么多天,还一起洗过澡,他都没动自己。

    “快点,让我给你检查检查,确认一下。”

    马纯纯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那就一下。”

    “嗯,我保证。”

    他的外套盖在两人的腿上,手轻轻地探进了她的裤子。

    这一刻,叶硗不可否认,自己的心砰砰乱跳。

    他的心都是紧张的。

    手指在她的腿/间轻轻摩/擦,马纯纯不自在的坐在那里。

    “好了没有?”她轻声轻饶。

    叶硗喉结转动了一下,他竟然想在这里,和她共赴乌雨。

    他想要了她!

    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