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80】我们,到此为止(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35字)

    “还没有开始呢。阿甘小说网”他说道。

    马纯纯心里乱跳,用手按住他的手,“出来。”

    他的手慢慢的出来。

    看了看他,“你的脸那么红。”

    马纯纯哼道,“叶哥,还是先拿镜子照照你自己吧。”

    叶硗掏出手机,屏幕中的他,果然脸比她的还要红。

    他戴上眼罩,“我先睡一会儿,到了喊我。”

    马纯纯“嗯”了声,心情却扑通扑通的安静不下来。

    飞机在中午的时候降落。

    当两人来到安小暖修养的房间时,不禁脸色凝重。

    马纯纯更是眼眶泛红,“顾少,小暖姐还没有醒来么?”

    “没有。”

    “那有没有喂东西?她会不会饿?”

    “喂了一些流食。”顾长卿胡茬长了出来,脸色略显憔悴。

    马纯纯坐在床边,看着安小暖紧闭着的双眼,终于忍不住泪落,“小暖姐,你快醒醒。小暖姐!”

    回应的依旧是沉默。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长发披散在枕边,安静的仿若死去了一般。

    皮肤白的透明,唇色浅浅的。

    三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

    由于行程很急,叶硗和马纯纯在晚上七点便回去了。

    两人先去公司,打开办公室的门。

    叶硗一眼便看见了桌子上的快递。

    几乎没有悬念便大抵知道是谁邮寄来的。

    只是,打开看见那纸上的内容,他久久的没有挪动视线。

    纸条上的意思,几乎不用猜便知道是什么意思。

    说的那么明显。

    他脸上阴沉的不像话。

    将快递扔进垃圾桶,便摔门而出。

    马纯纯从垃圾桶里捡起来,看后,也是蓦然一沉,联想的白天叶哥的话,又想到他刚才的表情。

    顿时觉得事情不妙。

    随后紧追上去。

    坐上说话,车子开的很快。

    快了他的车,“叶哥,捎我一程。”

    他没的让马纯纯心惊胆战。

    车子停在了顾珍珍的别墅门口。

    门口稍稍开着,很显然没有关门。

    他径自下车,马纯纯也下了车。

    看他脸色难看的很,没敢往里面去。

    她站在那里,准备回家。

    “别走,跟我一起进去。”

    马纯纯不知所措,他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

    脆弱。

    她点了点头。

    跟在他后面进入了顾珍珍的家。

    一片漆黑。

    两人直接进去。

    客厅里很安静。

    叶硗前面带路,准备的上了台阶。

    马纯纯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没敢说一句话。

    当脚步踏上拐角的楼梯时,他便不动了。

    马纯纯也僵硬了。

    卧室门口里传出来的激/情高昂的声音正是来源自顾珍珍。

    仅仅停顿了几分钟,他便继续上去。

    她不免也要跟着。

    叶硗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很用力的推,仿佛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声响让两个人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的手打开灯光,瞬间,房间灯光四射。

    映入眼前的,正是有心理准备不堪的一幕。

    顾珍珍看着身下男人笑着的嘴脸,又看了看门边的男人,晃了晃神。

    片刻,她的脸白的没有一丝红色。

    “啊!!!”如疯了一样的她开始猛打身下的马龙。

    马龙两手抓住她乱挥舞的手,不屑一笑,“宝贝儿,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想来个抵死不承认么?”

    继而,他看向叶硗,“走过来看看,看看我的JJ是不是在她的Dong里cha着!”目光示威的语气不言而喻。

    叶硗已经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了。

    顾珍珍惊慌失措的想要挣脱马龙的手,但却依旧被他死死地抓着,还不忘朝着上面chou送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

    马纯纯看向叶硗,此时的他脸色虽然没有特别大的表情,但给人一种可怕的气场。

    他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小艺说的对,我的爱就是这么廉价,以至于被你一次一次的消磨殆尽,顾珍珍,我们,到此为止,而且,永远不会再复合,我觉得你,真是无比肮脏。”

    顾珍珍欲哭无泪,疯了一样的喊叫,“叶硗!我不知道是他,我一直以为是你啊!你原谅我!”

    叶硗转过身,这一刻,他泪流满面。

    深呼吸一口气,他关上了门下楼。

    马纯纯依旧跟在他身后,没说一句话。

    同样在拐角处。

    原本叫喊的顾珍珍,此时的叫/床声再次起伏连篇。

    他脚步加快,快速的不做任何停留,出了大门。

    身子仿佛软了一般,蹲在那里。

    马纯纯心情不好,看见他这样,她的心情便好不起来。

    “叶哥,你,别太难过。”

    他站起来,“你回去睡觉吧,我也回去了。”

    车子快速离开,消失在她的目光里。

    这一夜,马纯纯彻夜没能睡觉。

    一大早,她便早早的去了公司,早饭都没吃,便等到了八点四十。

    没等到他来。

    她只好前往他的住所。

    敲了好久的门都不开,只好拿出备用钥匙强行打开门。

    刚进去,便是扑面而来的酒气。

    客厅的桌子上几乎摆的都是空酒瓶,不知昨晚喝了多少。

    她推开卧室的门。

    入眼的是空无一物的赤身LUO体,四仰八叉的那么躺着。

    马纯纯扯出一条被子给他盖上。

    将房间打扫干净,又去厨房做了醒酒汤和早餐。

    最后,才到床边坐下来,轻声喊道,“叶哥?醒醒?起来吃早餐了。”

    他翻了个身,最后又翻了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腰,“蠢货,你来了。”

    马纯纯身子一僵,“快些起来,等下都要凉了。”

    他微微的睁开眼,惺忪的看着她。

    “几点了?”

    “都九点半了,我早上去了公司,看你一直没来,便知道你肯定喝酒了。”

    他慵懒一笑,“你怎么那么肯定?”

    “因为我也偷偷的喝酒过,都是在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

    他眯眼坐了起来,就那么赤着身子下床,“房间好暖和,不盖被子也不冷。”

    马纯纯一把捂住眼睛,“叶哥,你没看见我在这儿吗?好歹也等我出去再下床。”

    他回头一笑,“不就早看过了,有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不一样。”

    叶硗打开衣柜,穿上衬衫,紧接着是裤子。

    从洗手间梳洗到客厅,心情微微一暖。

    客厅里原本乱七八糟的,被这么一收拾,感觉有了家的味道。

    看着她围着围裙,更像是家里的娇妻。

    坐下来,他说,“平时看你蠢头蠢脑的,没想到,倒是个家庭主妇的料。”

    马纯纯不禁自信一笑,“别的也许我做的不够好,但干家务我可是顶呱呱的,从小我妈就没了,我爸去干活,家里只能我来收拾。”

    “这个倒是优点。”

    两人吃完,马纯纯刷完碗出来,便见他在穿羽绒服。

    出了小区楼道口,他抬起头,“昨天半夜下雨,这会儿又是艳阳高照,天总是这么反复无常。”

    马纯纯点头,“没有什么是过去的,谁离开谁都能活,这是一个真理。”

    他回头,“我希望,你离开我就活不成。”

    马纯纯无语,“我现在离开你了,不也好好的。”

    “你这不还在我身边吗?”

    “可这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

    “———————”

    ***

    顾珍珍醒来后,便立即给顾长卿院子的队长打电话,让其派十个人过来。

    完了,她又给叶硗打电话,总是关机,殊不知,叶硗用了多年的手机号码昨晚已经

    扔进了马桶里。

    想到昨晚的场景,她羞愧的不得了。

    只好回了躺顾家。

    将这件事给顾母说了。

    顾母听完,真是快要被气死了,“珍珍,告诉妈,你是不是妈生的?”

    “当然是了。”

    “那为什么你这么傻?你现在就算让你哥的手下给你看守,但不觉得已经亡羊补牢,已经过晚了吗?”

    顾珍珍急了,“我怎么知道那是马龙,我还以为是他。”

    “现在去叶硗公司找他,给他道歉,发誓去!还来这儿干什么?!”

    “妈,我觉得他不会原谅我的。”

    “原不原谅你,你去了再说!”顾母催促道。

    顾珍珍只好答应,开车前往鑫悦经纪公司。

    前台接待的领着她来到了叶硗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他的声音,“进来。”

    “叶哥,顾小/姐找你。”

    叶硗手徒然握紧,看着她,“什么事?”

    前台接待的先出门,门关上,顾珍珍看向一旁的马纯纯,“你先出去。”

    马纯纯正准备起来,叶硗说道,“不用,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不需要这么遮遮掩掩,有话就说。”

    顾珍珍心里同样不是滋味,她明显的感受到了,叶硗对她的冷淡。

    “昨晚,我真的将他当成了你,叶硗,你再原谅我一次,只要你原谅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叶硗蓦然笑了,“好,我原谅你,珍珍,为自己保留一点最后的尊严,我们再见还是朋友。”

    这句话,让她成功的脸白了几次。

    “你,说什么都不肯原谅我?”

    他垂眸,“这爱,我亲自开头,我亲自斩断,我们已经绝无可能。”

    “十几年的感情,你真的能说忘就能忘记?”

    “这个问题我不想多谈,纯纯,送客!”他生硬的语气显然说明了,这件事已经无转寰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