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88】卖肉钱现在也不好挣啊!(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3字)

    安小心一笑,“松没松,试试不就知道了么?钱,打到卡上了么?”

    她的手游走在庆祥的胸膛前,他一把抓住,“打上了。阿甘小说网”

    安小心这才放心的主动凑上自己的红唇,闭上眼,将面前的肥头大耳,当做翩翩俊公子。

    这样闭上了眼睛,就当一切都是幻想。

    衣服一件比一件少,粗狂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来游去。

    安小心一直闭着眼睛,默默地承受着。

    本以为,几分钟,这个猪头肯定完事,只是,做了几个小时还不算完。

    当鞭子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疼的哀嚎睁开眼,才发现,他是个X虐待。

    接下来的就不用说了,享受谈不上,受罪是是轻的,被抽的她无助的喊叫无济于事。

    反而让他兴奋的更加用力了。

    结束的时候,她已经快要昏死过去。

    卖肉钱现在也不好挣啊!!

    ***

    白天纵欲过度,叶硗和马纯纯俩人晚上便十分安分的躺在一起。

    他搂着她,两个人紧紧相偎。

    一夜相安无事,早上,他买好早餐,放在床头,看着她趴在被窝里,他笑,“我今天要去参加公益,你在家好好休息,大概下午就回来了。”

    马纯纯点头,“我在家等你。”

    “好,下午回来,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

    刚走不久,门铃便响了起来,马纯纯以为是叶硗返回来了,便匆匆的穿上睡衣,去开门。

    看着眼前的陌生大汉,她有些警惕,“你们找谁?”

    “找你。”

    四个人上前,马纯纯想要关门,却来不及,她只好率先出手,一脚踹翻了两个。

    “MD!还会点功夫!”

    后面两个大步向前,马纯纯大喊,“阿哲!”

    殊不知,马哲去楼下吃早餐去了,并不在家。

    马纯纯纵然身手不错,但是,相比较另外四个同样训练有素的彪悍大汉,她还是敌不过夹攻。

    她穿的是睡衣,本身就不能抬腿,很是不方便。

    最后被擒住是意料之中的。

    “你们是谁?!”

    “怪我们是谁干什么?你需要知道的你得罪了谁?乖乖的,不然,弄疼了你,或者弄伤了你,可别怪哥哥们不懂得怜香惜玉!”

    刚说完,两个人将胶布贴在了她的嘴上。

    手用手铐束缚住,脚绑住。

    装进了麻袋里。

    随后光明正大的装进了一只箱子里,将门关上,进了电梯。

    马哲从早餐铺回去,走到楼道口的时候,怪异的看着四个大汉抬着一个大箱子,里面还有些晃动。

    他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对劲。

    上楼敲了敲自家老姐的门,没人开门。

    “不对啊,刚才叶哥还说姐没有起床。”他嘀咕了一声,随后喊道,“姐!赶紧起来开门了。”

    依旧没动静。

    马哲又喊了喊,便回屋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里的散乱让他有些起疑,随后推开了卧室的门,没有人。

    “姐?”

    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手机却在卧室里的桌子上。

    马哲想到刚才的那几个大汉,拔腿就往楼下跑,边跑边掏出手机拨打叶硗电话,“叶哥,我姐没在家,刚才我回来,看见几个黑/帮的人抬着一个大箱子,会不会是——”他不敢继续说。

    叶硗闻言,立刻掉头,往回开,“先去小区保安部调取监控,我马上回来!”

    马哲按照他的话去做,调取了监控,发现,从叶硗出楼道口,根本就没看见自家姐的踪迹,他立刻报警。

    叶硗赶回来的时候,警方也立即赶到,看了监控,立即成立了专案组。

    叶硗回到房间,看着客厅里乱的不像话,这是打斗过的痕迹,再看看她的衣服都在,唯独睡衣不在,说明,纯纯刚才穿的是睡衣。

    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监控,无法确认这几个人到底是哪个帮派的人,因为全身上下包裹的严实。

    警方顺着小区外的监控,一路追踪到了一处空旷的田地周边,便再无踪迹。

    对此,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因为这前面便是大海,所以,综合考虑,对方一定是乘船离开。

    叶母知道这件事后,而是很冷静的召唤叶硗回家。

    “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我不能不想到珍珍,让警方去调取她的电话记录和网络联系人的IP地址。”

    叶硗点头,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会如实的向警方透露这一点,以便确认幕后主使。”

    “叶子!”叶母喊住他,“如果真的是她,你会心慈手软吗?”

    叶硗回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会放过一个对我在乎的人下手的黑手,无论,她是谁。”

    “嗯,儿子,找回纯纯,别再藏着掖着了,你们结婚吧,将纯纯娶回来。”叶母皱着眉头,“疯狂的女人总是比无情的男人更心狠。”

    “好。”

    叶硗去了警察局,请求查顾珍珍的通话记录,认定她最有可能做这件事。

    警方在听取了他的理由后,秘密的调取了顾珍珍的银行账户明细和通话明细。

    很快,便发现了顾珍珍有作案嫌疑。

    为了确保不打草惊蛇,警方决定一方面继续监督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另一个方面决定继续海上拦截从A市出航的轮船。

    这一天,对于叶硗来说极其的难熬。

    他完全没料到,出事的竟然如此之快。

    从警察局出来,那么大的阳光,却照不进他心里的阴霾。

    ***

    叶小艺在家坐了一天一夜,权赫柠都没回来。

    她一早看到马纯纯疑似被当地黑/帮掳走的消息,便坐不住了。

    和叶母通过电话后,她下了床,看着乱糟糟的头发,便一头扎进了浴室。

    洗了一个澡,化了妆,青春的一张脸上带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随后从衣柜里拿出 一套透视装穿上,外面套上一件粉红的大衣,吹干头发,便下了楼。

    她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女人。

    只是刚上车。

    叮叮叮的消息声音一直不间断的传来,这才打开手机查看,一看,微博上有大量的评论,正在以不逊之势增加。

    上面都是各种安慰的评论,还有说同情她的,可怜她的,并且给她都点上了蜡烛。

    只是,看的多了,叶小艺便查看最新新闻,一个小时前,新闻的头条突然换上了这么一句话:有图有真相,权赫柠陪同一位陌生女人产检,女方怀孕三月!

    她点开看,还真的是这人的身影。

    只是,她还来不及处理这件事,便被曝光了!

    叶小艺靠在后座上,继续看着评论,一小部分网友开始骂她活该,说她自作自受,早晚离婚之类的。

    关闭手机。

    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十九岁的脸上呈现了一抹决绝。

    余冰雁肚子的孩子在她和权赫柠结婚前怀上的,现在这件事既然已经成为了定居,她若妥协,她若退出,那就是白白的腾位子。

    更何况,他心里本来就有那个女人。

    现在除了一个婚姻的壳子,叶小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占任何优势。

    正想着,电话响了。

    先是叶母,后是叶硗。

    “小艺,新闻上的是真的么?”叶硗的声音听着依旧波澜不惊。

    叶小艺眼睛突然就通红了,也只有自己的亲人亲自问起,才会直接触到内心里。

    “哥,这个女人是他的前女友,是我们结婚前怀上的,这件事,哥不必插手,就当做不知,相信你妹妹,能自己亲手处理好这件事,相信我!”

    她的声音带着坚定和不容置疑。

    “你要如何处理?”

    “我现在就去老公那里,你先全力以赴寻找嫂子,我担心她会出事,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一定要让她平安的回来。”

    叶硗的心沉重的如被巨石压着一般,“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别那么死较真,有哥在。”

    “嗯。”叶小艺一把挂掉电话,趴在方向盘上终于泣不成声。

    但很快,她便重新止住眼泪,拿出化妆品包补妆。

    粉底遮住哭过的痕迹,她的脆弱,只能自己知道。

    她的婚姻,她也只会自己亲手捍卫,任何企图cha进她婚姻的女人,她会一点一点的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不要小瞧了女人!

    先给那个女人时间蹦跶,先从自己老公身上找原因。

    叶小艺扭动钥匙,脚踩着油门,冲出了自己的家。

    车子停止在权赫柠的办公处,脚上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她戴着墨镜下车。

    在哪儿都能碰见吴娇娇,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权太太,你来了?”

    叶小艺鼻子里发出一声鼻音,“你是故意在这等着我吗?”

    吴娇娇轻笑,“权太太,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你精神不错啊。”

    叶小艺毫不客气的说道,“这个是自然,你这个小卵/子又如何明白呢?再说了,就你这整天邋遢的脸,跟我一相比,简直是粪水和清水较量,所以,先回家收拾收拾吧,嗯?”

    吴娇娇反唇相讥,“老大的前女友怀着孩子回来了,整个国家都知道了,你又何必逞强呢?再说了,请你放尊重些,谁是小卵/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