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89】在你身体里,拔不出来了(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9字)

    “你是小卵/子,说的就是你,怎么着,有本事你咬我啊?”

    吴娇娇被气急,口不择言起来,“ 就你这样的,没有男人会喜欢你的,早晚离婚的命!”

    “就算离婚,我最起码也拥有过,你呢?提鞋给我老公都不要,这就是区别,回去再好好练练吧,不然,迟早有一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完,叶小艺不再多说。阿甘小说网

    她进入电梯,在窄小的空间里,两眼有些茫然。

    当电梯门打开,再次重装待发。

    推开权赫柠的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

    余冰雁坐在沙发上看书,穿着孕妇装,手里捧着《十月怀胎》书籍。

    而他则在办公。

    看见她来,权赫柠抬头问道,“今天不去服装店吗?”

    叶小艺表情带笑,似乎看不出一点被逼/宫的模样,走过去,依偎在他身上,“老公,服装店哪儿有你重要,你两晚一天没有回家,我深感寂寞空虚,没有你睡在旁边,我真的不习惯,今晚回家——”她巧笑嫣然,低声说道,“我有惊喜给你。”

    “嗯。”

    “你派人帮助我哥查询一下那些人。”

    权赫柠点头,“已经派出去人了。”

    对于她一点都不提及关于旁边那个三个月孕妇的问题,权赫柠深感意外。

    “你,今天看新闻了吗?”他还是问道。

    叶小艺盯着桌面,“自然是看了。”

    她站起身子,“老公,你跟我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强行将他拉进了休息室,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她抵着门,看着他, 认真的看着他,“老公,我长得好看吗?”

    权赫柠点头。

    “那我家世好吗?”

    权赫柠又点头。

    叶小艺指了指自己的身子,“我的身子勾/魂吗?”

    他再度点头。

    叶小艺上去便吻住了他,什么也没有再说。

    她朝前走,他朝后退。

    唇齿间的厮磨让温度攀升。

    她的小手解开自己的大衣纽扣,随后脱掉扔到了一边儿。

    露出里面的一身黑色透视裙装,隐约可以看出她里面真空,什么都没穿。

    手一下子将他的皮带给弄开了,手几乎快的如旋风一般,脱掉他的鞋子,他的裤子,他只是躺在那里任由她来。

    脱掉后,她反而下了床,打开电脑,放出一首极其悲伤的歌曲。

    翩翩起舞。

    权赫柠缓缓地坐起身,看着她在跳芭蕾舞。

    舞姿优美,让人挪不开视线。

    如黑天鹅一般。

    从来不知道,她这么会跳舞。

    旋转的时候,裙子飘起,露出空无一物的下半/身。

    这样的叶小艺,大胆,自信。

    敢于在她老公面前露出她的美。

    随后,音乐停止,她的舞步也就此打住。

    慢慢的爬上了床。

    将腋窝下方的带子解开,原本的透视装上衣哗然掉落,饱满的胸部完美的呈现他的眼睛里。

    如一把待燃烧的干柴一样将他的理智挥发的一点不剩。

    饱满上的粉红玉润,慢慢的凑到了他的唇边,叶小艺含笑看着他,“老公,要我。”

    他的手慢慢的抚向她的柔软,轻轻舔舐了一下,随后吸住,来回允着,仿佛在吃天下间最美好的东西。

    叶小艺微倾,抱住了他的头,慢慢跨坐在他的身上,缓缓对准早已昂首的巨大,坐下。

    撑开的稚/嫩让他的理智荡然无存。

    她的声音叫起来总是那么好听,每叫一次,都好似是他的加油站。

    抱着她的腰,狠狠的贯/穿她的深处。

    喘息声像是一把尖利的刀,扎进了休息室门口的余冰雁心里。

    她站在那里,虽然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事。

    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就算做什么,也是理所当然的。

    就连阻止,都没有这个权利。

    手抚向微微隆起的腹部,她敲了敲门,“赫柠,我肚子疼。”

    他想要下去,叶小艺却阻止了他的动作,媚眼如丝,“老公,不想做了么?你若不想做,我去找别的男人。”

    一席话,成功的让余冰雁的话化为空气。

    “你想找谁?”

    叶小艺笑了,“男女之事,不就你情我愿么?我老公不想要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找别的呢?不信,你就试试看!”

    权赫柠转过身,将她压在身下,“休想,你是我的小老婆。”

    她一直在笑,但心里却有个声音分明在说:知道我是你的小老婆,为什么还要对别的女人仁慈?

    “虽然,我是你的小老婆,但是,我的地方,我想让谁进就让谁进,就好比,你的地方,想将谁的肚子搞大就搞大是一个道理的,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她说话就是如此直白,只是想告诉他,不趁早解决了这个问题,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真的以为她会那么善良的让余冰雁生下这个孩子?

    做梦!

    “小艺,你想让我怎么处置这个问题?”

    “老公,我想让你怎么处置,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你要孩子我给你生,但是,我想你必须做出选择,我不害怕离婚,我只是害怕,在不离婚的期间内,我守护不了我的婚姻,我还想告诉你,孩子不是唯一的筹码,就算我们离婚,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必须打掉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人嘲笑我的自尊。”

    他动作轻柔了下来,律动变慢,似乎在思考。

    “我没忘记,我除了是那个未出世的爸爸,也是你的老公。”长久,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答应过你,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就算无法给你爱情,我也会遵守我的诺言。”

    叶小艺两腿夹住了他的腰,“你,凡事别把话说的那么早,你若敢给我生活一辈子,我就敢让你爱上我,无法自拔。”

    他终于释然,带了一抹笑容,“老公现在不正在无法自拔吗?在你身体里,拔不出来了。”

    叶小艺心情莫名变好,一把拦住他的脖子,奉上自己的红唇,和他上下均混为一体。

    里面两人进行正常的夫妻生活,门外的这位却满脸怨气,仿佛叶小艺抢了自己的老公一般,自己才是原配。

    爱情不分先来后到,只分心的属向。

    她捂着肚子走来走去。

    等了一个多小时,休息室的门才打开。

    叶小艺出来,穿上大衣,胸前的透视装还没有来得及扣上,亦或者,是故意让外面的这位看见。

    “真不要脸!”余冰雁气愤难平。

    叶小艺哼笑,盯着她的肚子,重复了一句,“真不要脸,TOO。”

    权赫柠走了出来,脸上的一层红光还没有褪去。

    余冰雁看见他,眼底布满了委屈,“赫柠。”

    “刚才不是说肚子疼,回去休息吧。”

    余冰雁看向一旁的叶小艺,心里边来气,直接说道,“孩子越老越大,赫柠,你到底什么时候给孩子个名分?”

    “给什么名分?私生子?”叶小艺接嘴。

    “我没给你说话,你别插/嘴。”

    他转头看向余冰雁,眼底一丝不明的情绪,“我不会跟小艺离婚,这话,我前天晚上就告诉你了。”

    叶小艺猛然抬头,前天晚上,也就是那晚他就对她说了?

    余冰雁低声回答,“你还是那个雷厉风行的权赫柠吗?你还是那个别人碰我一下,将那人的手砍下来的权赫柠吗?你还是那个说爱我一辈子的权赫柠吗?在我看来,你的爱根本经不了一点风雨,和她结婚,你爱她吗?赫柠,你爱的是我,我回来了,难道你不应该果断的跟她离婚娶我吗?”

    一大串的质问。

    权赫柠看向叶小艺,“回去吧,晚上我回家。”

    “好,老公,我在家等你。”

    叶小艺扣上扣子,拉开门走了出去。

    *******

    房间静寂了下来。

    他眸子一暗,“我向你求婚过,不是没有过,你给我的理由是,你觉得有个男人更合适你而非我,冰雁,纵然我再爱你,但是,我也不能戏耍别人的人生,更不会做出人品低下的事情。”

    “和她离婚就是人品低下吗?这就是你的爱?权赫柠,当着我的面,你和你的妻子在里面做/AI,你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

    他竟然笑了,笑的绚烂,“你也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余冰雁,当初你不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怎么了,反过来了,你就承受不住了?”

    余冰雁手心顿时一凉,“你刚刚,是在报复我?”

    “我为什么要报复你?我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他反驳。

    她走到他面前,“既然爱我,为何不圆满的跟我在一起?”

    “比起爱,我更看重长相厮守。”

    一句话,让余冰雁身子有些软,“长相厮守,我也可以给你。”

    他摇摇头,“你临时逃脱,你的话我已经不敢相信了,这件事,我尊重你的选择,孩子你要生,你就生,生下来做亲子鉴定后不想养我来养,你若不想生,我也不勉强,我会给你一笔钱。”

    “打发我?”她呵呵笑道,“你的爱就只能用钱来衡量?”

    他看着她,目色带着不寻常的色彩,“比起我,你的爱,连纸都衡量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