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294】逃出虎口又进狼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1字)

    马纯纯可谓是在树上吊了一夜,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活不成了。阿甘小说网

    头晕目眩加上饥饿口渴,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希望可以有人将她救下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声音不时的向她的耳朵传来。

    马纯纯极力的睁开眼睛。

    模糊中,她终于看到了一个人。

    求生的谷欠望让她拼尽全力的大声呼喊,“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可是站在她身子下方的年轻男子只是傻傻仰着头看她,那纯净的眼睛里不知所措。

    但是他还是指了指绑着马纯纯的绳子,见马纯纯点头,他慢慢的朝着树走去。

    马纯纯看他走的太慢,大吼,“你会不会走快点啊!没看我都要快死了吗?”

    他显然吓了一跳,瑟缩了一下,便快速的解开系在树上的绳结。

    马纯纯的身子快速的降落,他来不及躲闪,直接被砸中。

    痛呼一声,慢慢的爬起来,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她,飞快的跑了。

    马纯纯想要站起来,但是无能为力。

    试了几次都不行,最后,她躺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再次准备起身离开这个地方。

    男人又回来了。

    手里端着一个破碗。

    里面盛了干净的水放在了她的唇边。

    她看了看,大口大口的喝了。

    喝完,声音沙哑的严重,“谢谢你。”

    他脸瞬间红了,虽然脸上脏兮兮的,但是,还是被她看出来了。

    “你——你——你好美。”

    马纯纯心里有些发笑,她这样的就算美了?他是不是从来没见过女人?

    “我饿了,有吃的吗?”

    “有!”他似乎很兴奋,“我家里有,我带你回家!”

    不由分说,便将马纯纯给强行的背了起来,飞快的跑了起来,似乎跟没背人似的。

    穿过丛林,将马纯纯背到了一处破败的小院内,他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娘!娘!媳妇!我有媳妇了!”

    从屋门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她虽然穿的破旧,却干干净净,头发挽在脑后,看起来十分干净利落。

    看见院子的马纯纯,眼睛一亮,快步上前,“我的傻儿子,你从哪儿弄的?”

    “她被人绑在那里,嘿嘿。”他指了指他们过来的路方向,一张稚气的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马纯纯。”

    她立即说,“你做我儿子的媳妇吧,今晚就洞房。”

    不是商量,而是下令。

    马纯纯摇摇头,“不行。”

    中年妇女冷笑,“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儿子,将她给我弄到你房间里去。”

    他蹲下身,冲马纯纯一笑,说道,“你不是说你饿了吗?只要你做我媳妇,我就给你拿吃的去。”

    马纯纯看着自己此时走不了,不行就先答应他,找个机会再逃跑。

    “真的?”

    他点点头。

    “好,你快点给我先拿点吃的,我要饿死了。”

    他将她扶起来,“你先进屋躺在床上,地上凉。”

    马纯纯觉得这个年轻男人虽然傻里傻气的,但仔细一看,似乎一点不傻。

    说不出的怪异。

    “谢谢。”

    他的房间可以说只是个小棚子,另外一间比较大一点,但都是搭建的。

    小棚子里有一张用木定做的桌子,还有就是一张床了。

    床上的被子挺干净的。

    他出去,很快又进来,手上拿着两大块野菜做的菜馍,马纯纯饿的不行,很快便吃完了,吃完又喝了点水,这才感受到原来有饭吃是最大的幸福。

    “这里是哪里?” 她问道。

    他摇摇头。

    “这附近有村庄吗?”

    他依旧摇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

    他开口了,“我叫小傻,媳妇你叫什么?”

    马纯纯石化了,小傻——这是个什么名字?

    “我叫马纯纯。”

    他“哦”了一声便坐在那里不动。

    “你要干活的话就出去干活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下。”

    他连忙摇摇头,“我娘说了,要我以后不干活了,专门看着媳妇,直至媳妇生个孩子出来。”

    马纯纯原本还想趁着他出去,查看一下地形,看来是没戏了,这是要时时刻刻监督的节奏么?

    “你这么大人了,要听你妈的话么?还说让我做你媳妇,你怎么保护的了我?”

    听到她怀疑的声音,小傻下巴一抬,雄纠纠气昂昂的回答,“我能!”

    她躺在那里,浑身都是无力的,手铐和脚链戴着成了累赘,走着看着吧,再寻机会走出这里。

    这一睡,马纯纯可能太累了,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早已黑透。

    桌子上放着食物和水。

    而小傻便坐在凳子上看着她。

    似乎在她沉睡期间,他一直坐在那里。

    “这是给你的,快,吃。”

    她端起来,低头吃了起来,吃完了,他将碗端走,过了一会儿回来,将一扇摇摇欲坠的门关上。

    说道,“我娘说今晚就要和你洞房。”

    马纯纯神色一紧,问他,“你知道什么是洞房吗?”

    他回答,“当然知道,我娘说了,我们两个脱光光,你躺在下面,我睡在你上面,就是洞房,这样就可以生出小宝宝了。”

    马纯纯闻言,脑子一转,点头,“好啊,我们洞房。”

    她打算,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再逃出去。

    门外响起脚步声,她快速的将桌子上的蜡烛吹灭。

    低声在小傻耳边说道,“我们先按摩按摩好不好?”

    “按摩?什么东西?”

    马纯纯说道,“你先趴在那里。”

    他听话的躺在那里,马纯纯的手在他的背上按摩,他咿咿呀呀的喊了几声,“还真的挺舒服的。”

    马纯纯转头看向门底的影子,声音故作娇媚,“要不要快一些?”

    “快点快点。”

    这样两分钟后,她低头说道,“我现在给我同样按按好不好?”

    他迅速起身,“好啊。”

    马纯纯趴在那里,他的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按着,学的有模有样的。

    “啊~~好舒服,力气再大一些~~~”

    小傻的脸红了,他身子有些僵硬,手快速的在她背上捶捶捏捏。

    门外的小傻妈捂着嘴飞快的跑到了屋里,小声说,“看咱家傻儿子还真有福气,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今晚上都洞房了。”

    小傻爸也替儿子高兴。

    两人安心的早早睡觉了。

    这边厢,马纯纯看门口没人了,才说道,“停下吧。”

    小傻讪讪的挪开手,说道,“媳妇,我们现在该洞房了吧?”

    马纯纯点头,“好啊。”

    她躺在那里,对他说,“你谁在上面,我睡在下面,还有被子没?”

    “没有,你还要被子干什么?”

    “我睡在下面。”

    他这才发现她说的下面并不是在他身子下面,而是地上。

    “我娘说了,我们要脱光光,我要压在你身上,才叫洞房,这样不叫洞房。”

    看在他救自己一把的面子上,马纯纯真的不想将他一巴掌打晕。

    她只好妥协,“洞房只要你脱光就可以了,我不需要脱,我冷,能不能不脱了?”

    “既然这样也行,那我们就这样吧。”

    他真的将自己脱的一件不剩,就那么趴在她身上。

    马纯纯被他压着,十分不舒服,有些喘不过来气。

    幸好他脑子有些不灵光,不然,自己今晚真的在劫难逃了,可谓是逃出虎口又进狼窝。

    睡到半夜,他终于睡着。

    她使劲侧过身子,他的身子从她身上下去,她悄然的下床。

    为了防止脚链出声响,她十分谨慎,几乎是挪着出了门。

    外面冷的刺骨。

    自己一身薄睡衣,更是冷的直打哆嗦。

    但她必须要逃走,如果不逃走,那她真的可能一辈子都跑不出去。

    这么不知名的鬼地方,叶哥能找到她吗?

    出了大门,便开始走,脚上的铁链让她迈不开脚,不知摔了多少次,至于哪个方向也不知道。

    准备停下来歇歇的时候,突然脚踩空,整个人直接掉进了一个深坑里。

    腿直接扎上了一把尖利的东西,她看不见,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尖刀。

    黑咕隆咚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朝着上面看了看,很高,她强撑着站起来,想要上去,却发现,根本就爬不上去。

    这里面挡风,暖和了不少。

    马纯纯疼的冷汗淋淋,不知为什么,想起了阿哲,想起小暖姐,更只要一想起叶哥,她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眼泪掉落,趴在自己的另一只腿上哭了起来。

    *****

    已经是失踪的第四天。

    马哲几乎崩溃,他和叶硗一起开始搜查,以H国为界限,在这海上以及陆地上开始大规模的寻人。

    但今天一天过去了,海上一无所获。

    陆地上也没有任何线索,似乎又是毫无进展。

    叶硗的所有工作都被摆在一边儿,这个时候,他哪儿还有心情工作。

    晚上,所有人吃点东西后,准备休息休息再找,这个时候却传来在G国和H国的边界处发现了和轮船上一模一样的绳子。

    得到这个消息,基本可以将搜索缩到H国和G国的陆地上。

    联合这两个国家的警方,在各个车站,机场严格审查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