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05】活活被气死(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5字)

    杨父觉得,这是奇耻大辱。..

    这个年轻的男人,足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儿男朋友,却还跟自己的老婆有一腿,无论哪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的头顶上早已绿光闪闪,心里还会舒服的。

    他拍了拍洗手间的门。

    杨母试探性的问道,“是谁?”

    杨父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拍门。

    里面的人不开。

    他转身去敲杨歌的门,杨歌惺忪的站在门口,“爸,怎么了?”

    “小歌,你去拍拍洗手间的门。”

    杨歌看他的脸色凝重,瞬间知道了父亲发现了这样的丑事。

    她点点头。

    拍了拍门,“妈,开门。”

    杨母试探性的问道,“你爸在外面吗?”

    杨父冲杨歌摇摇头,“不在。”

    门咔嚓一下开了,杨父猛然推开了门,映入眼前的一幕,让他难以置信。

    但也坐实了上一次,俩人在楼顶上绝对不是聊天,早已有密情。

    杨父一巴掌便打在了杨母的脸上,手止不住的哆嗦,“我万万没想到,你会这么不要脸!”

    杨母还嘴,“我的不要脸还不是你给造成的,你要是X生活质量高,我能这样么?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这也不能怪我找男人,我也没不让你去找,你也可以。”

    杨父脸色蜡白,看向马龙,指着他,“你,给我滚!”

    马龙有条不絮的穿上衣服,脸上的冷静让杨父没有看见被抓包的心虚,仿佛是理所当然。

    这让他觉得这个世道已经变了。

    结婚二十多年的妻子出/轨,对象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

    自己的女儿会不知情?

    他转眼看向杨歌,“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杨歌诚实回答,“有一段日子了。”

    杨父简直相信,“小歌,你怎么能这么傻?”

    杨歌低头不语。

    杨父身子晃了晃,倒退了两步,一把捂住胸口,“离——婚!”

    杨母没看他,“离婚就离婚,反正这日子我也过不下去了,都是勉强着过的!”

    这话无疑又是对杨父原本就已经沉重打击上撒了一把盐。

    他捂住胸口,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马龙看他这样,好心提醒,“他这是快要死了么?”

    杨母这才去看,一看,吓了一跳,“小歌,快!将你爸的药拿过来!”

    杨歌一看,也吓坏了,赶紧去拿药。

    但杨父却抽搐了几下,随后直挺挺的躺在了地板上,眼睛一直看着杨母,随后合上了眼睛。

    杨母赶紧穿衣服拨打了急救电话。

    但急救来的时候,直接宣布,心脏病突发,已经死亡。

    看着这突然的变故,刚才开冷言冷语的杨母傻眼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个活人就这么——没了?”

    杨歌一把扑在杨父身上,“爸!你醒醒啊!”

    却没人回应。

    短短的数分钟内,他已经被气死在了家里。

    杨歌瘫坐在身上,实话说,父亲从小对她的爱比母亲要多的多,但是,长大后,她便跟父亲不那么亲近了。

    有时候在家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但她的心里是爱他的。

    她用别的卡给父亲发短信让他抓包,一来是想让他将母亲拉回来,二来,这样马龙就是自己的了。

    如果早知道这样,她情愿自己一开始就没有给他发过短信。

    这样,他也不会死。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已经死了,再想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杨歌蓦然笑了,她盯着杨母,“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了。”

    杨母浑身还在发抖,一起生活二十几年的老公,为他生了两个女儿的男人,本来随口说说,万万没想到,他真的死了,她的心里突然有些转不过来。

    原本邻里街坊对他们就指指点点的,门口的邻居听到刚刚杨歌的话,流言瞬间传了个遍。

    证实了杨父突然死亡绝对是刺激的。

    议论纷纷的谣言都在继续戳着杨母的脊梁骨。

    没等将尸体摆放三天,便去火葬场火化了。

    埋在了夫妻俩早已买好的墓穴里。

    杨母蹲在那里,双眼有些呆滞。

    “等我下去的那天,老杨,我再给你谢罪,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杨歌站在墓地旁边,冷笑,“我爸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你能立刻追随他而去,那样,真的可能会原谅你。”

    杨母摇摇头,“我现在还没活够,还不想死。”

    杨歌转身,重新回到家里。

    坐在床上,突然DU/瘾犯了。

    哆嗦不已的她急忙将为数不多的粉/末拿出来吸/食。

    待吸/食完毕,她才呼出一口气。

    手触摸到自己的脸,杨歌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拿来镜子。

    镜子中原本白嫩圆润的肌肤此刻只能用枯黄瘦的不轻来形容,再无光彩。

    她站起来,看了自己家的所有地方,才发现马龙早已不在了。

    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死,他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杨歌心情有些压抑。

    不知该对谁说。

    杨歌拿起电话打给马龙,很快便有人接听了。

    “你在哪儿?”

    “在家。”

    “我爸死了,你都不去看一眼么?”

    “我去了,他在阴间再气死了怎么办?”

    杨歌不知说什么,随后说道,“你还会跟我妈来往么?”

    马龙几乎没想,“我也不是那没心之人,都这样了,还来往干什么,再说,你妈都四十好几了,跟她做也没意思,松弛没一点紧致感觉了,不如你,我不会跟她再继续来往了。”

    虽然亲口听见他这么说,杨歌却没有开心的感觉。

    “马龙,我们结婚吧。”

    “这样不挺好的么?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不想在一起就分手,结婚等于进了牢笼。”

    他的解释瞒不过她。

    “你是不是还想跟顾珍珍复合?只因为她有钱,我没钱是不是?”

    “我跟她复合了,你才能有钱花啊,我跟她不能复合,我没钱,你也没钱,这日子能过吗?”

    杨歌的手几乎拿不住手机,“我们可以自食其力。”

    “自食其力?你在开玩笑么?一个月几千块钱,还不够你吸几口的粉呢!”

    “我们戒了,这样可以吧。”

    马龙觉得她在天方夜谭。

    杨歌看出了他的态度,“你是怎么也不会跟我结婚的,是吧?”

    马龙声音转冷,“说实话,我真的不喜欢谈‘结婚’这个话题,如果你再继续这样,那我们不如好聚好散了, 你要玩不起,就别跟我玩。”

    杨歌想一狠心说不玩就不玩,但她又舍不得,思量再三,只好说道,“我以后不说了。”

    每个女人死心塌地的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就是想跟他结婚,一辈子在一起,但是,若男人迟迟不给承诺,总而言之,再多的理由都归结两个字:不爱。

    杨歌虽然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她却坚信时间长了,他会改变想法的,如此的道理都明白,却始终不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的。

    一连几天,杨母始终联系不上马龙,气急败坏的她推开女儿的房间,吼道,“是不是你跟马龙说让他不跟我联系的!”

    杨歌嘲讽道,“他要是听我的,那么,他就不会跟你乱搞在一起了,等你死的那天,你如何下去面对我姐和我爸,我想还是个问题。”

    杨母本来这几晚上都睡不好,被她这么一说,更是发火。

    哼道,“还说我,自己交的男朋友管不好,怪得了谁。”

    “我爸去世的消息你给我奶奶爷爷打电话告诉了没?”

    杨母回答,“打了,他们身体不便,你奶奶瘫痪在床,也过不来,你爷要照料她。”

    杨歌蒙上被子,不理她,两个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却因为一个不爱她们男人,心生间隙。

    *********

    马纯纯在这的日子都很枯燥,她的大姨妈迟迟不来,让她不得不担忧。

    这份担忧不能告诉任何人,万一是怀孕,很显然不是小傻的,到时候,小傻的爸妈会给自己弄掉,如果不是怀孕,那为什么一向准时的会延迟这么多天不来?

    其实,她已经有了预感。

    但是这里没有检测的工具。

    眼下,只能让时间来鉴定了,若有,几个月后,肚子自然会大起来,若没有,也是可以判断的。

    她在关心这个话题的同时,同样的小傻妈也时时的关心他们的‘同房’情况。

    小傻每次都回答同房了。

    这让小傻妈渐渐安心了下来。

    对马纯纯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只是,这里太过于枯燥,没有一点乐趣,想离开也离开不了。

    为了给她解闷,小傻便给她讲述自己小时候遇到的快乐的事情。

    和他相处的时间越长,马纯纯便觉得他除了有些小霸道,别的方面都是很好的,特别是对她,但却在囚禁着她这方面,无论对她多好,都不如放了她来的实在。

    虽然前几天河边带回来剩下的那只烤鸡最后还是进了她的肚子。

    刚刚起床,小傻妈便过来对她说,“去拿着这个小盒子,将你的尿液给我弄点。”

    马纯纯以为听错了,“什么?尿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