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09】包你玩着舒心,做着放心(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32字)

    马龙一把甩开母亲的手,怒视着她,“妈,你再给他来往,我下次就杀了他,我也不活了,你好好一个人活着吧。..”

    马母闻言,立刻说道,“好好好,妈不再跟他来往了,儿子,你别做傻事,妈就你一个亲人啊。”

    马龙情绪渐渐地冷静下来,“如果再被我看见发生一次,妈,不信你就试试看。”

    马母点点头,“我不会了。”

    这件事对马母的冲击比较大,此时此刻,他竟然突然的意识到了杨父的心情。

    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在家吃了晚饭,马龙这才出门来到赌/场,用从杨母那里拿来的十万块下血本,想赢回来自己投资过的那些钱。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今晚,他又血本无归,不仅如此还欠了十二万。

    马龙一晚上都骂骂咧咧的,越是冲动越是没有好运气。

    半夜三点,他去了杨母那里。

    看到他来,杨母又惊又喜。

    “怎么这时候来了?”

    马龙在她下垂的胸脯上捏了一把,“自然是想你了。”

    杨母亲昵的去亲他,两个人很快便做了起来,这一夜马龙付出了很大的力,只为了早上能再次拿到钱。

    殊不知,早上,躺在沙发上睡着的两个人还没醒来,辛苦了一晚上的杨歌回来了。

    看到他们赤身紧紧挨着自己,杨歌自然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又气又怒,没想到马龙说话不算话,又来找自己的母亲。

    “马龙!”

    他睁开眼,看见她,“做什么?”

    “你不是答应我说不再找我妈了吗?!”

    杨母也睁开眼睛,埋怨,“我早就觉得是你捣的鬼。”

    杨歌不理会她,直直的看着马龙,“你昨晚又来干什么?”

    马龙一副不愿意理睬她的样子。

    清晨的勃/起让他从后面抱着杨母又继续的做了几下。

    杨母闭着眼睛哼唧的享受着。

    杨歌想到自己父亲的死,又看到眼前的这幅情况,心寒不已。

    她走到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身子滑落。

    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顿时觉得马龙毁了她的一切。

    马龙觉得是她毁了自己,她觉得是马龙毁了她。

    两个人的想法都是对立的。

    现在自己每天辛苦挣来的钱,都吸/毒了,基本没有积蓄。

    学校也对自己做出了退学处理。

    男人没男人,钱没钱,身子也糟践了。

    杨歌将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腿上,为自己的命惋惜。

    “阿姨,再给我二十万好不好?”

    门外的声音让她猛然抬头。

    紧接着站起来拉开门。

    “妈!那是我姐的赔偿钱,你不能给他!”

    杨母早就对自己这个女儿心灰意冷了,“我爱给谁就给谁,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

    “马龙根本就是纯粹的想跟你要钱,你不要再相信他了,要不是你和他,我爸根本就不会死!”

    杨母不屑一顾,“还说我,他不也是你带回来的!”

    杨歌被噎住,说不上话来。

    杨母转头看向马龙,“不是刚给你十万吗?怎么又要钱?”

    “那钱给我妈了,我妈养老的。”他撒谎道。

    杨母转身,没再多问,“我给你拿去。”

    看她进了屋,原本笑盈盈的马龙立刻变了脸,一把抓住了杨歌的头发使劲拖进了她的房间。

    将她死死的压在地上,捂着她的嘴,“臭女人,再敢给我多嘴,我收拾不死你!”

    这样的他,哪儿还有刚认识的柔情蜜意,杨歌一动不动,就那么看着他。

    “小龙!”杨母在外面喊道。

    他这才松开杨歌,站起来应道,“阿姨,我在这。”

    门腾地关上,发出一声响声。

    杨歌趴在那里,可能是想到了太多事情,她眼睛里落下了悔恨的眼泪。

    但什么都晚了。

    姐姐死了,父亲死了,母亲也跟自己如仇人一般,她也堕落了,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么散了。

    说起来,都是她的错。

    若她没将马龙带回家,爸爸还在,妈妈还是如此,而自己就算不安分,也会好好念完大学,然后嫁人工作。

    现在,嫁人,还会有人娶她吗?

    突然,杨歌失控,她趴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自己坐起来躺在床上补觉。

    睡到半夜,毒/瘾犯了。

    哆哆嗦嗦的爬下床,颤颤巍巍拿出吸/食,可能吸/食过量,她产生了幻觉。

    周围都是杨唱的哭泣和父亲的哀怨。

    姐姐一声一声的凄厉哭喊让她不知所措。

    对自己的埋怨让她即将崩溃。

    杨歌精神恍惚,大喊大叫,“不是我!姐!不是我害死咱爸的!你不要找我!不要!是咱妈!是马龙!”

    她缩着身子坐在床角里,盯着空无一物的地方露出无比恐惧的眼神。

    大喊大叫了多会儿,又哭的惊天动地。

    只是现在杨母出去了,没在家。

    有邻居听到哭声,但不以为意,对杨家人,周围的邻居都觉得不值得成为话题了,门风太败坏了。

    杨歌在床上折腾了一大会儿。

    眼睛中的姐姐和爸爸依旧坐在那里看着她。

    她一动不敢动。

    “你们走吧,姐,爸,求求你们了,你们别来找我了,我害怕。”

    但这两位却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越是这样,杨歌越是怕的要死。

    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直至幻觉一点一点消失,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

    杨歌拿着包包便下床冲出了家。

    出了楼道口,她大口大口喘着气。

    上午的惊吓依旧在脑子里徘徊,没法忘记。

    搭车来到工作的地点。

    刚进入房间,便见几个同样行业的女人都在化妆。

    个个穿着暴/露,如此天气之下,白腿露在外面。

    “咦?小白白,你不是说晚上再过来的么?”

    小白白是杨歌给自己起的艺名,她自然不会在这里将自己的真名字爆出来,不仅仅是她,所有的姐妹都是用的假名字。

    杨歌难掩疲惫之色,“家里出了点事情,我回来先睡一觉,睡到五点,你们现在要上班么?”

    在夜总会,说的好听点就叫上班,说的难听就叫接活,再难听就是卖/肉!

    “嗯,老客人,点名的。”

    杨歌躺在床上,不再多问,很快进入梦乡。

    睡到下午六点,她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多睡了一个小时。

    连忙去洗澡,出来换衣服,坐在那里化妆。

    这样算起来,都到七点了。

    她刚化完妆,领头的妈咪进来,急忙催促,“小白白,赶快,今晚有个有钱的大爷要你陪,小费估计不会少,赶紧的。”

    “好的。”

    她跟着妈咪到了这位大爷的门口,敲过门进去,原本的笑容让杨歌彻底凝固。

    这位有钱的大爷可不就是早晨给自己母亲要了二十万的马龙么?

    原本一直对他未能死心的杨歌,心里一片冷意,现在对她而言,这个男人就是个渣!

    马龙看见是她,神色大变,对领头的妈咪说道,“你说的小白白就是她?”

    “是的,多漂亮的一个美人儿啊,包你玩着舒心,做着放心。”

    马龙咒骂:“卧槽!我要玩她还需要来这里花钱消费么?”

    领头的妈咪虽然不懂他的话,但隐约有些感受到,他们彼此认识。

    “那我再给你安排个别的,你看可好?”

    马龙烦躁的摆摆手,“算了,就她吧。”

    领头的妈咪拍了拍杨歌,“好好干。”

    随后走了。

    门关上,马龙站起来,“花钱消费你,服务不周到可是要投诉你的,再说了,用你妈的钱买你的肉,真不知道是笑话还是笑话了。”

    杨歌一声不吭,随后说道,“马龙你也太不是人了,你欺骗我妈,拿着我家的钱吃喝玩乐,你真是不要脸!”

    他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贱人!我不要脸?你母女俩就要脸是吗?你妈都四五十了,还心甘情愿的拿着钱让我搞她,不是贱人是什么,而你呢,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吗?”

    “我不是好东西,第一次也是给你个人渣的,你是好东西,整天就会骗女人的钱,骗完你前妻骗我们,马龙,我觉得你的下场一定不会好的,死的会很惨吧?”

    又一巴掌打在了她脸上,“臭女人,我的下场惨不惨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的下场一定不会好!”

    马龙解开裤子上的拉链,将下半/身脱的一丝不剩,随后将门从里面反锁。

    一把将杨歌给推在了沙发上。

    两手便去撕她的衣服。

    两手抓着她的双/胸/揉的生疼。

    随后一点没前戏的进/入/她的身体。

    一边猛烈的做着,一边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贱死你!你就是欠CAO,看我今天不干/死你!”

    杨歌死死地承受着,不说话,只是两眼带着恨意。

    由爱到恨的转变根本就不需要多长时间,只要是做了令对方难以承受的事情就可以实现了。

    由迷失到清醒的转变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只要让她狠狠的看清现实就足够了。

    并且告诉她,这就是人心。

    做了不久,马龙便泄了,他并没有那么轻易的便放过她。

    理智冲昏大脑的时候,他也忘记了,这个女人不管有多大的错,都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