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0】美美的睡上一觉(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42字)

    但此时的他,显然是没想到的。..

    马龙拿着酒瓶使劲的在她的身体里来回折磨,杨歌疼的无以复加。

    最后,被他折磨的都出了血,他才停止。

    嘴角挂着阴险的冷笑,看着让人都觉得他不是个人,而是个魔鬼。

    他掏出一叠消费砸向她,“你妈妈的钱给你,也算是我这个中介人做了件好事吧?”

    随后狂笑离开。

    杨歌慢慢的坐起来,下/身疼的让她倒抽几口凉气。

    将这一叠钱捡起来,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出了门口。

    ****

    顾长卿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到Y国了解安小暖的事情,纵然她每天都是吃吃睡睡做做家务,但他却每天都想知道她的事情,也许在心里知道她是平安着的,就会比较放心。

    有的时候半夜孤枕难眠,他就很想飞过去,晚上搂着她的身体,美美的睡上一觉。

    但这边公司事情比较多。

    他抽身走不开,只好拼命的将工作尽可能的做完,三个月后再去看她。

    另外他关注的便是正月二十三要给安小暖体检的事儿。

    怀孕不怀孕,那天便知道了。

    今天晚上下班后,顾长卿便接到了叶硗的电话,让他去叶小艺家里去吃饭。

    他们工作都比较忙,聚在一起总是要找时间。

    顾长卿自然不会拒绝。

    驱车回到高档小区,车子停在门口。

    他便走着去叶小艺的家里。

    叶小艺早早的便搬过来这边住了,之前的家里被她抛售给高价钱卖掉了。

    关键是住在这里,都距离比较近,有什么事可以彼此照应着。

    按了门铃,佣人来开门,发现是他,立刻笑着打招呼,“顾少,快请进。”

    顾长卿点点头,迈步进去。

    走过一段路上了台阶,进了客厅。

    叶硗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半杯红酒,在那举头望明月,低头喝红酒。

    顾长卿坐在他旁边,翘起二郎腿,两条手臂放在身后的沙发上,看着对面的权赫柠,“前段日子看到你的那个新闻了,说什么带着小三去产检,都没机会问你,恭喜你了。”

    权赫柠听出了他的暗意,哼道,“小暖在国外还没恢复吗?你不得F国Y国两处跑?也真的恭喜你如此好体力。”

    叶硗对这两人的对话表示蛋疼,“看你俩闲的。”

    说完,又看向权赫柠,“我到时不担心你带小三去显摆,只是我怕我们家小艺一怒之下趁着你半夜睡觉的时候将你给咔嚓了。”

    权赫柠喷笑,“你俩不愧是兄妹,思维模式都一样。”

    叶硗悠然回答,“那是,我妹妹什么样儿我岂会不知,她那小性子一般都是得理不饶人。”

    叶小艺端着茶过来,将茶盘放下,对自己哥的话表示不满,“我说,哥,难道让他那个旧情人拽着怀孕的肚子在我面前放肆吗?而且还不是他的种,我更看不得这种贱人了,有多远滚多远。”

    “嗯哼,哥对你表示支持,人应该有的道德底线之一便是不能企图去勾搭有妇之夫,不管她什么原因。”

    叶小艺点头,“这样的人在古代可是会被侵猪笼的吧,哥,你说,对旧情人心软的男人该怎么惩罚?”

    叶硗沉吟了一下,说道,“心软第一次,批评一顿,心软第二次,责骂一顿,心软第三次,拳脚相加,心软第四次,囚禁起来,心软第五次,你可以考虑废了他了。”

    叶小艺灿烂一笑,“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做。”

    两兄妹的对话,让权赫柠听着冷飕飕的。

    顾长卿不忘伤口撒盐,“权少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别睡的太死,不然,后半生就惨歪歪了。”

    权赫柠翻了个白眼,“你们三个不要这么危言耸听行不,只要你们不怕我死的太早,尽管出馊主意。”

    叶硗难得一笑,“放心吧,只要你不做良心败坏的事情,我们是不舍得你死的,因为我还想当舅舅呢。”

    叶小艺瞬间有些脸红了,“哥,说什么呢。”

    叶硗忍俊不禁,“这不都是早晚的事儿吗?”

    权赫柠点头,“说的也是,看来我要继续努力了。”

    叶小艺站起来,“我去看饭好了没,不跟你们说了。”

    惹来三人的笑声。

    晚餐进行时的时候,大家都心情比较轻松,谁都没有刻意的去揭透明的伤疤。

    这样的日子似乎回到了从前,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人没来齐。

    吃完饭,收拾妥当。

    顾长卿主动说出了安小暖的情况,他知道,他若不说,没人会问的那么仔细,因为并不是什么让人欢心的事情。

    “她记忆倒退到以前,虽然不记得我,不记得你们,但我觉得让我最心动的一件事便是,和她重新开始。”

    叶小艺有些唏嘘,“顾少,嫂子之前不是有个未婚夫么?她万一回来了,那——”

    顾长卿倒是没多大的在意,“前些日子,林骄阳派人打探小暖的下落,不过,倒是什么也没打探到。”

    权赫柠低笑,“一般你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谁敢知道?”

    “谁说的,我是人不是神,我也有控制不了的事情和人,比如珍珍,最近跟安惜朝在一起了。”

    “这件事我也看报纸上说了。”叶小艺说道,“我觉得珍珍姐这次选的比上个靠谱的多。”

    叶硗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的名字,否则,朋友没得做。”

    叶小艺点点头,“哥,我也挺恼她的,若不是顾少的妹妹,我早就将她大卸八块了。”

    “若不是顾家的女儿,她,活不到现在,我先回去了。”叶硗说完站起身离开。

    权赫柠叹口气,“我看叶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珍珍的。”

    顾长卿表示理解,“是她自己作的,珍珍,可悲。”

    叶硗出了大门,坐在车上,心口突突的刺疼,只要提到和她有关的事情,他便没法控制自己,这是他目前为止唯一的死穴。

    任何人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这个地方,只能他独自一人默默的舔舐伤口,容不得别人看见。

    ***

    日子一日复一日,很快便到了正月二十三。

    这一天是安小暖要体检的日子。

    顾长卿早早的便开始关注那边的消息,他心里始终都是紧张的。

    就怕是空欢喜。

    当那边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顾长卿闻言后再次不由得证明自己的担心完全是有预兆的。

    他费了那么多力气,还是没能让她怀上,促排卵的药物不由得让他觉得是不是假冒牌的。

    暂时这边忙,只好再等二个多月后再去努力了。

    只要想到可以和她一起共赴乌雨,奔腾天堂,他的心就激动万分。

    但正在他激动的时候,顾母来了。

    “妈?你怎么有空过来?”

    “我问你,安小暖是不是不能生孩子,还得了癌症,你在国外给她找人医治?”

    顾长卿皱眉,“你如何得知?”

    “我派人查的!”顾母一脸气愤的样子,“我就想知道她在国外干什么,你又不说,只好花高价买消息了,只是,我没想到,长卿,你会让妈这么寒心,你什么女人不好找,偏偏找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顾长卿面色一寒,“妈,现在小暖已经动手术过了,你说话别这么难听,再怎么说,她也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我不认可的儿媳妇,永远不是我们顾家的儿媳妇,长卿,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你想要什么女孩没有,为什么偏偏是她,她有什么好的,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

    “大千世界,好女孩是很多,但她安小暖这全世界就这一个,我的幸福我容不得你们干涉,你们不喜她,那她就不进顾宅的大门就是了。”

    看他态度强硬,顾母气的说不出话。

    “你妹妹若不是这么死脑筋,怎么会喷上马龙那样的人渣,这就是前车之鉴!”

    顾长卿显然一点都不妥协,“前车之鉴?我不是顾珍珍,小暖也不是马龙,这根本没有可比性。”

    顾母气急败坏干瞪眼,“我倒要看看你能爱她多久!”

    说完走了。

    顾长卿两手放进裤袋,深思清明。

    坐在那里,想了又想,他是不希望她不被他家里人祝福的,但若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这么对自己的母亲说这话。

    他不能像叶硗一样那么失去心爱的人,这种滋味他曾经尝过,生不如死,不想以后再有了。

    顾母回到家,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想起在公司儿子的话,她便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滋味。

    曹心田打扮的美美的下楼,看见她心情不愉快,便带着笑坐在她旁边,“干妈,怎么了?什么事儿惹你不开心了?”

    顾母叹口气,“还不是长卿,我一直想知道安小暖在国外做什么,顾长卿这么保密,一句不肯说,花了大价钱才冒险调查出来。”

    曹心田一怔,“在国外不会是养胎吧?”

    顾母嗤之以鼻,“养胎也要能怀孕啊,她患病了,子/宫内/膜癌,这种病就算动手术了子/宫摘除了,以后也不能怀孕,长卿说已经动手术过了,想必现在已经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长卿还要跟她在一起,不知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