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1】设计自己的亲儿子(红包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6字)

    曹心田闻言,心里无比雀跃,这代表了什么,她还有机会?而且机会大大的!

    顾家这门就顾长卿一个独苗,二房三房虎视眈眈,顾母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娶没有后代的女人的。阿甘小说网

    “干妈?你找人就得知了她有病动手术的消息?”

    顾母嗯哼声,“这还不行啊?在哪儿手术的我不知道,就知道她得这个病,长卿有意保护她,我花了那么多钱才得知这么点消息。”

    曹心田继而问道,“那你有没有打探到她现在的居住地?”

    顾母摇头,“没有,我要是知道了还会安生的坐在这儿,长卿保护的那么严密,怎么会轻易的让她的所在地曝光,估计是藏起来了,要花不少钱才能打探的到。”

    曹心田心思一转,“那干妈,长卿那么喜欢她,干脆让他娶了她算了,没孩子可以去领养一个。”

    “那怎么行!”顾母果然反应激烈,“我们家就长卿一个独苗,领养个不是亲生的,那顾氏这么大的公司以后传给谁?”

    曹心田沮丧的说道,“我倒是想给长卿生个儿子,但他不给我机会。”

    顾母握住她的手,“你是个好孩子,干妈知道你没什么坏心眼,干妈也想让长卿娶你,这样你爸妈回来的那时候,我也可以多少赎罪了。”

    曹心田大胆的说道,“干妈,其实,这个很好完成的,但就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了。”

    “什么?”

    “这是个一石二鸟的好办法。”曹心田淳淳诱导,“既可以让我成功的怀孕,又可以让安小暖永远也不会原谅咱们长卿,这样,长卿再也受不了她的盅惑了。”

    顾母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曹心田想了片刻大胆的说出声,“干妈,我和长卿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不瞒你说,我们同床共枕的次数绝对不少,如今,再发生一次关系很容易,只要使用一点技巧,虽然是下三滥的手段,但管用就成。”

    “说具体点。”

    曹心田伏在她耳边言语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顾母听完她的话,觉得可行。

    “虽然确实是小人的手段,但我觉得不错,只是,心田啊,你心脏不好,而且有眼疾,身体能承受的住吗?能怀孕吗?”

    曹心田意志坚定,“就因为我身体不好,才错失了长卿,他爱上了别人,我现在只想重新拉回他,我可以的,为他怀孕,干妈,我心甘情愿承受一切的后果。”

    顾母无比感动,“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曹心田眼神失落,“谁让我这么爱他,干妈,只要你帮我,这次一定能成功,这个消息放出去,安小暖看见了一定会恼长卿,而长卿为了不背上负心汉的名声会给孩子一个家,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孝敬您。”

    顾母闻言,也觉得这样真的挺不错,两全其美。

    她想了想,说道,“心田,一次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毕竟是我儿子,我只能再帮你这一次了。”

    曹心田一把搂住她,在顾母脸上亲了一口,开心道,“谢谢干妈!”

    顾母掏出手机拨打给长卿,“今晚回来吃完饭吧,我同意你和安小暖在一起了。”

    顾长卿两眼顿时放光,“真的?妈,你想通了?”

    “你这么愿意,我不想通不是跟我儿子过不去么?今晚回来。”

    “好。”

    顾母挂了电话,对曹心田说道,“去准备吧,晚上等长卿回来,这一次怀孕不怀孕就看命了。”

    曹心田重重的点了点头。

    所谓防这防那就是不会防着亲爹亲妈。

    顾长卿对别人都有戒备之心,但对顾母,他不会刻意的去防备,也不相信她会这么害自己的儿子。

    所以,越是没有防备心的人,往往越伤害自己最深。

    晚上顾长卿回到顾家。

    顾母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

    曹心田并未出现饭桌上。

    “妈,敬你一杯,我现在同意你们在一起了,你早点将她接回来吧。”

    顾父诧异,“你昨晚不还说就算是死都不同意的么?怎么转变这么快?”

    顾母哼道,“我不想跟儿子反目成仇不行啊?”

    顾父只好回答,“行,我没说不行啊。”

    顾长卿与他碰杯,“谢谢妈。”

    这顿饭吃了几十分钟,顾长卿喝着喝着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顾父错愕,“他这么快就醉倒了?”

    顾母立刻说道,“将他扶到楼上去,别冻着了。”

    两个人将顾长卿扶到了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

    将他扶到床上,顾母便推搡着丈夫出了门。

    他们刚出去,曹心田便将门从里面反锁。

    缓缓地来到了床前,心扑通 扑通的跳个不停。

    头发披散着,房间里暖气供应的十分十足。

    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掉落。

    最后空无一物,修长的身子慢慢爬上床,手指一点一点的解他的衣服。

    长夜漫漫,外面下起了雪。

    顾长卿的车停在大门外,一夜,便被厚雪积压成堆。

    顾母这一夜睡得不踏实,她心莫名的惶惶的,顾父被她的翻来覆去弄的也跟着睡不好觉。

    到凌晨六点,他便坐了起来,“一夜你都这样,你不睡也不让别人睡觉。”

    顾母忐忑不安的说道,“老公,我觉得我做错事了。”

    顾父闷声闷气的回答,“做错什么事了?”

    “长卿和心田睡了一夜。”

    顾父没听明白,“什么?”

    “昨晚,我是故意说成全他和安小暖的,就是让他喝酒迷晕,心田在房间里,俩人这一夜——”

    她没继续说下去。

    顾父一口气没上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打开灯。

    看着顾母,他怒不可遏,“就算再亏待心田,你也不能拿长卿的幸福做赌注啊!我看你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他匆忙的穿上衣服。

    “你去干啥去?!”

    “当然是去叫醒长卿。”

    顾母一急,“不能去!你去了不就承认是我做的了吗?你这么去,长卿万一以后不回来了怎么办?!你不去,我们就说他昨晚喝醉了勿进的心田的房间!再说安小暖根本不能怀孕,长卿娶了她等于绝了咱们顾家的后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