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3】只会迎娶一个叫做安小暖的女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5字)

    顾长卿知道现在阻止消息已经为时已晚。阿甘小说网

    按照以前,他是断然不会理会这样的事情的。

    但现在他却命人召开记者会。

    记者会就在顾氏企业招待室举行。

    在九点的时候召开。

    时间一到,他便下楼,这种迫不及待的想要澄清的心情无人理解。

    昨晚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单凭早上两个人的赤身相对,就算发生了什么,也不是他想要发生的。

    推开门,来的媒体人数真的不少。

    顾长卿穿着西服站在话筒前,神色淡定,“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对今早上的新闻做一个澄清,我并没有和曹小/姐结婚的打算,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和她早在很久之前便已经结束了恋爱关系,这个问题我今后不会再讲,我如果以后结婚,只会迎娶一个叫做安小暖的女人,而他,注定是我这辈子的伴侣,别的女人,如果不自爱没有脸皮的一味耍手段,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好自为之!”

    说完,便走了。

    一点都没有给记者们的提问时间,只不过记者不敢有埋怨,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能够亲自澄清已经难得可贵了。

    顾长卿的这一段话,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是在说曹心田的不择手段,暗喻让她好自为之。

    随后,顾长卿的澄清言词在网络中铺展开来,网友们意味深长的感叹:原来这么一回事啊。

    但安小暖却没看到这则新闻。

    她闷闷不乐的坐在外面晒太阳。

    婆婆见她如此不开心,便坐过来,“怎么了,爱爱?”

    “没什么。”

    “咱们少主刚才打电话来了,说网上的事情不是真的,已经做过澄清了。”

    “如果不澄清,该有多少他的粉丝心灰意冷。”

    婆婆笑而不语,起身说道,“我老婆子去睡会儿觉,你做完活也去休息。”

    “好的。”

    安小暖走到秋千上坐下,轻轻晃动了一下身子,她的手紧紧拽着秋千,头伏在手上,闭上眼。

    她不明白,为何他的负面新闻,会让她难受。

    再继续在这里做几个月的工,她便决定回到F国。

    ***

    马纯纯怀孕了41天,由于怀孕的月份和自然月份不一样,自然月的月份一般是30或者31天,亦或者28天为一个整月。

    怀孕的月份是按照七天一周,一个月四周这么算的,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便是在这样的算法之下的九个半月差不多就到了预产期。

    如此算来,马纯纯,此时已经怀孕一个月一周多了。

    她的肚子看着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

    胖了不少,小傻妈一天让她吃五六顿饭,都是家里最好的饭菜。

    虽然在马纯纯眼里这些饭菜都是自己在家平时不怎么吃的,但在这里成为了稀罕物。

    让她吃,她就吃,不为自己,也为了孩子。

    小傻依旧寸步不离自己,就连上厕所,他都要门口等着。

    马纯纯已经放弃逃跑了,不说小傻不监督着她,双手双脚上的束缚就让她跑不了。

    她便暂时放弃了跑路。

    安安分分的每天吃吃睡睡。

    什么也不用干。

    小傻给她做了一个秋千,没事的时候,她便坐在那里晃悠一下,小傻便在后面推她。

    两人相处就跟相处很久的夫妻一样,细水长流,淡淡的温馨。

    这样的日子,让马纯纯渐渐习惯了这里。

    她来的时候穿的那一套睡衣穿了好多天,身上也已经好久没有洗过澡,脏兮兮的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倒是头发还好一些,来了这么多天,洗了一次,有梳子可以梳头。

    她有些期待叶硗会找到这里来,然后发现她把她带走,所以,每天大多时间她都坐在秋千上等。

    期待能有奇迹出现,但早上到晚上,日复一日,平坦的小腹渐渐地凸了起来,从希冀到接受现实,最后到绝望,这一系列的转变过程足以让她有些郁郁寡欢。

    马纯纯时常会想,叶哥是不是把自己给忘了?早已放弃了寻找自己?

    随着日子越来越长,她急于知道F国的消息。

    心里越着急,越是没办法知道。

    很快便到了四月初一,此时,她怀孕已经108天。

    在这一天傍晚,小傻妈和小傻爸一脸凝重的从集市上回来。

    两个人直接来到他们的房间。

    随后对他们说,“小傻,咱们很久之前挖的那个隐秘的地窖,你还知道吗?”

    小傻点点头,“俺知道。”

    “你等会收拾收拾东西带着你媳妇去那里,将所有的吃食都搬过去,够你们吃很久了,我和你爹要去一趟远门,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她的语气很沉重,不似作假和开玩笑。

    小傻脸也板着,“娘,你告诉俺,发生什么事了?你和俺爹要去哪儿?”

    小傻妈欲言又止,看了看马纯纯,突然狠了狠心,“俺不去了,他爹你自己去,如果十日内,你没回来,我就知道你出事了,留下这俩孩子,俺不放心。”

    马纯纯听出了他们口中的意思,仿佛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但她没敢问。

    收拾的很快,被子什么的都搬到了似乎早已准备好的地窖里,吃的喝的,用的水,什么的都搬过去了。

    似乎要在这里面久住。

    趁着夜色,几个人打着电灯来到了地窖口,小傻先拿着灯慢慢的下去,接着是马纯纯。

    她缓缓地下去,到了下面,才发现,口小,但下面却宽敞了许多,可谓别有洞天。

    小傻妈却迟迟没有下来,仿佛在和小傻爸在上面交代着什么。

    约摸过了一会儿,她才下来,上面瞬间便被封住了。

    下面阴暗潮冷,现在四月了,以至于不是那么难过。

    将被子铺好,三个人躺在一起,地方实在是小。

    但却还是有一个小拐角,那里是厕所,厕所的上面是有缝隙的,这样才不会被憋死在这里。

    让马纯纯没想到的是,他们真的在这里面住了十天。

    不知是怎么过去的,在这一天一天过去后,小傻妈的脸色愈来愈沉重。

    原本说话有些刺耳的她,沉默了很多,基本不说话。

    到了第十天,三个人的心里都隐隐约约的明白了,小傻爸是不会回来了。

    至于是死了还是怎么的,因为什么,马纯纯是一窍不知。

    她是差点在这里面快要被憋死了。

    小傻妈终于决定出去,“我先上去看看,你们上去透透气。”

    三个人依次趁着夜色爬了出去。

    当出来的那一瞬间,马纯纯才感受到能呼吸新鲜空气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三个人回到了原本的棚子家。

    但令三个人都是无比的震惊。

    原本搭建的棚子惨破的倒在一起,变成了一片废墟。

    曾经的小院子也不复存在了。

    “这里是经过了土匪的洗礼么?”

    小傻有些失去了魂一样瘫坐在地上,“小傻,你爹,可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不可能的,娘,你骗俺。”

    小傻妈慢慢的重新站起来,一把捧住了他的脸,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小傻,以前,对你说的话,你要记着,听娘的,万一娘有不测,你就按照娘给你说的,那么做,知道吗?”

    小傻点了点头。

    “我们回去吧。”

    小傻妈刚说完,三个人脸色都是一变,后方有灯光朝着这边照过来。

    似乎有说话的声音。

    小傻妈赶紧催促两个人,“快些躲回去!”

    三个人一起朝着那边跑,因为马纯纯有脚链和手铐,她跑不了。

    小傻妈急中生智,便催促小傻,“你赶紧藏起来!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小傻想到自己身上肩负的任务,便立刻跑了。

    小傻妈搬开一块大石头,将她藏进去里面的缝隙里,虽然压得疼,马纯纯不敢吭声。

    她不知道小傻妈妈藏哪儿了,只听见一大群人在那哇啦哇啦的说着话,她听不懂。

    只希望这群人赶紧走。

    就在她想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穿进她的耳膜,她浑身绷紧,这声音是来自小傻妈的。

    她被捉到了!!!

    马纯纯情绪有些激动,她很想冲出去,哪怕是冒险送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敢动。

    现在这样不敢动是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现在出去,就是必死无疑,连带着肚子的孩子。

    双手被手铐弄着,双脚也迈不开腿,拿什么去冒险!

    一声声惨叫伴随着一群哇啦哇啦的声音,最后戛然而止。

    马纯纯很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虽然她平时说话难听,但对自己挺好,她不想看着小傻妈死。

    一群人很快便走了,再也没了一点声响。

    马纯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将石头推开。

    夜色笼罩,她手上没拿灯,只是借着月光去找小傻妈。

    “你还在吗?”

    “纯——————”一点细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马纯纯赶紧跑过去,两手去扶她,却触及到一大片黏糊糊的热液,她浑身瑟缩,知道那是血。

    血腥味充斥着她的鼻间。

    “我带你回去。”

    “别——————”她微弱的喘息着,听着几乎快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