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4】只想好好和她做一回(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3字)

    “我带你回去。阿甘小说网”

    “别————”她微弱的喘息,几乎快要死了。

    “听我说——一自从遇见你,他变了,我知道,他喜欢你——纯纯,你会永远的守护在他身边吧?”

    马纯纯心一下子变得格外柔软,“你别死啊,可是,我也有爱的男人,不能答应你。”

    她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拉住了马纯纯的手。

    “那些人,十几年前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要杀他,好好和他在一起,别,离开他,让我走的安心——咳————”

    小傻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马纯纯想到虽然现在自己没自由,但是自己这条命是这对母子救得,若没有小傻,她早就死在了树上,若没有小傻妈,刚才她也可能必死无疑。

    “好!我答应你!”做人不能那么自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他可是我们H国的————”

    话还没说完,便已经撒手人寰。

    马纯纯急忙喊她,“小傻妈!小傻妈!”

    已经没了回应。

    脚步声凑近过来,一束亮光射向这里,马纯纯迎着光芒看去,小傻,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手电筒。

    “你,你妈,她死了。”马纯纯结巴的说道,似乎受了刺激。

    他站在那里,声音带着一抹伤痛,却异常的冷清,“我知道。”

    这次他说的‘我’,不是俺。

    “咱们找个地方将你娘给葬了吧?”

    于是,两个人拿着铁锹,就在此地,挖了一个坑,用席子将小傻妈给包裹住,葬在了这里。

    埋葬了小傻妈,两个人不敢继续停留,又重新回到了地窖里。

    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两个人靠坐在一起,一味的缄默。

    “你妈都没了,你为什么不哭?”

    他沉声说道,“哭有用吗?再说,她不是俺的亲生母亲。”

    马纯纯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谎言。

    “你妈人都死了,你还要断绝母子关系吗?”

    他重复纠正,“她并不是俺的亲生母亲,是俺的奶妈。”

    “奶妈?那你亲生母亲呢?”

    “在H国的帝宫里。”说这话的时候,马纯没感觉他有多么的对亲生母亲有感情,只是好像在说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个人而已。

    听他这么说,马纯纯立刻想到了古代的皇室。

    勾心斗角,为了争夺皇位兄弟相残,这也是这样么?

    据她所知,H国并不是跟F国一样,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并不是被公民选票出来的,是即将退位的现任总统,从自己的儿子里面挑选出一个具有智慧,勇气,多谋等比较优等的来继承。

    但,因为领导人可以娶三个妻子,所以,三个女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上位,往往不择手段。

    马纯纯想到小傻妈的说的十几年来不停的有人要杀他,可能是另外两个老婆派来的。

    相比较之前的场景,她觉得在这地窖之下也不那么难受了。

    两个人坐了一夜,直至上空露出几缕光亮来。

    他转过头来,“媳妇,饿不饿?”

    马纯纯点点头。

    “我给你弄点吃的。”

    他将之前还剩下的馒头递给她,“先吃些,等会俺在那边继续挖大一点,咱们弄个灶台,不能总吃这些冷硬的,你还怀着孩子,你答应俺娘说要好好的跟着俺,媳妇,俺以后定不负你。”

    马纯纯啃着馒头,僵硬着点点头。

    从这一刻起,他们两个便成了相依为命的人,不知要在这里面生活多久的时间,但马纯纯突然觉得很安心,这种安心让她暂时的忘记了叶硗带来的思念。

    **********

    顾长卿再次来到Y国的山庄里,他到的时候,安小暖正在花园里浇水,她下身穿了一件浅色的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蹲在那里,手里拎着喷壶。

    不知在想什么,神思有些飘忽。

    察觉到有人,她抬起头,手里的喷壶砰然落地,而后她又迅速的捡了起来。

    “少主,你怎么来了?”

    “说好三个月后过来的,都延迟十天了。”他走近,蹲在她旁边,“这一阵子还好吗?

    ”

    声音轻柔的仿佛只要她说不好,那声音就会断。

    她一笑,语气开始欢快,“当然好了,幸好有那台电脑,打发无聊的时间,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过去了,这一天一天的。”

    他看她,“那就好。”

    随后站起身,“跟我来。”

    转身先行,安小暖看着他,将喷壶放下,跟着他走进了他的卧室内。

    他将西装脱掉,只着一件蓝色的衬衫。

    趴在那里,“给我按摩一下。”

    安小暖坐在床边,两手给他按了起来,手劲不轻不重,他感受到她的手在自己的背上来来回回的,面色凝重,想说一声对不起,却张不了口。

    不是因为他的尊严,而是因为他怕这么一说,她又要离开。

    “不知你在网上有没有看到我的新闻?”

    安小暖实话实说,“是你要结婚的那则消息吗?看到了,少主,恭喜你。”

    他扭头,“真的恭喜我?”

    “是的,那么漂亮的女人,配你刚刚好。”

    他心里有点闷闷的。

    “少主,我今天本来打算辞职的,正好你来了,我打算回老家了,毕竟家里还有个老娘。”

    顾长卿一怔,回老家?老娘?

    是说回F国?她妈妈早就跳楼自杀了,不是吗?

    也对,现在她根本就给忘记了。

    “你老家哪儿的?”

    “F国的。”

    顾长卿勉强扯出一缕笑容,“好巧,我老家也是那里的,不过,现在国内混乱,我劝你还是先待在这里。”

    “我心意已决。”

    看她如此倔强,他也无可奈何。

    怕这样的她回去,媒体若曝光,她会应接不暇。

    “不行!”他坚决的回答,“现在你别回去,听话。”

    安小暖顿住手,“我为什么要听话?!”

    “你敢不听话?后果自负。”

    安小暖站起身,“少主不要这么欺负人,公民是有自由的权利的,我辞职,凭什么不让我辞职,这是霸王的做法,后果自负?自负就自负。”

    他缓缓地坐起身,眸子里带笑,“你真的愿意自负后果?”

    “是!”

    “那好。”他挑眉,伸出手将她拽了过来,翻身压在了她身上,与她对视。

    “你起开!干什么!”

    “让你自负后果。”他的手伸向了她的脸,那面上的丝巾瞬间被他扯掉,露出了她的整个面貌。

    安小暖没重新戴上,看着他,“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

    “没见着你之前,就知道是你了。”

    “怪不得呢,我是自投罗网,兜来兜去进了狼窝。”

    他笑,趴在她身上,“小暖,兜兜转转,你注定要在我身边,因为你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女人。”

    她也不再掩饰,哼道,“你的女人?你的女人那么多,你数的过来么?快点起开,我嫌你恶心。”

    恶心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耻辱。

    顾长卿眸子一沉,顺手撩起她的上衣,她想要阻止,两只手却被他一手按在头顶,挣扎不开,只能看着他为所欲为。

    “你果然恶心,都要强女人了。”

    他不以为意,“我就爱强你。”

    胸罩是合并型的,只要一扯,中间的按扣就会分离。

    就这么轻易的,她的圆润的丰盈肆无忌惮的弹在了他面前,因为被他染指的次数多了,微微有些不挺了。

    但一点都不影响他想要她的心情和迫切。

    感觉到被他这么的看着,安小暖几乎要羞愤而死了。

    在她的意识里,她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看着。

    殊不知,他们早已亲密无间了。

    “你别看!”

    他的手捧住,低头亲吻她的RU头,嘴唇在上面轻轻摩擦。

    这种感觉让安小暖浑身说不出来的感觉。

    当他一口含住她的时候,她一声呻Yin倒出了她身体的反应。

    为了自己的这一声低Yin,安小暖更羞愤难当了。

    “住手!你别碰/我!”

    他根本不予理会。

    今日,他要在她清醒的时候,好好和她做一回。

    箭在弦上,不得不拔,容不得有任何改变。

    牛仔裤的扣子也紧接着被解开,扒了下来。

    他扶着她的小蛮腰,自然按着她双手的手就松开了,这一松开便不得了。

    安小暖两脚朝前屈膝,随后松展,瞬间将顾长卿从床上踹了下去。

    只听见扑通一声,紧接着便是他的闷哼声,她正要跑,便发现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安小暖轻轻喊了一声,“少主?”

    暗想,不会碰到后脑勺给碰出事了吧?

    越这么想,心里越胆战心惊。

    她慢慢的走到他身侧,“少主?!你没事吧?”

    还是没回应。

    她蹲下身,板过他的身子,看到他睁着眼睛含笑看着她。

    “你存心的是不是?!”

    她要站起来,却被他拉住了手。

    缓缓站起来,呲牙咧嘴的说道,“胳膊都撞青了,你要赔偿我。”

    安小暖轻哼,“你这么有钱,我赔偿给你这点小杂碎算的了什么呢?”

    他大胆地将她的头发往耳后一拨,“我不要钱,你可以以身偿还,我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