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7】老子今天还非要搞/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9字)

    对于顾母来说,这两三个月,是无比郁闷的。阿甘小说网

    她一直觉得,老妈只有一个,女人可以再找。

    事实上,自从儿子那天离开,就再也没有进过大门,打电话根本打不进去。

    去公司找也见不上人。

    就连顾父顾珍珍去找也是拒不见面。

    这几日,顾母按捺不住性子又去找,被告知顾长卿目前并不在国内。

    顾母心情可想而知,她只好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曹心田的肚子上。

    算了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她亲自带着曹心田去了医院,被告知,怀孕了。

    已经二个多月了。

    和长卿在家的那晚上时间基本吻合。

    顾母原本郁结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她带着曹心田一下子为她买了很多高档服装,又给了她一张银行卡,随便她花,以此来奖励她。

    两个人在外面的餐厅里吃了饭,这才大包小包的回到了顾宅。

    顾珍珍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

    看着她们俩进来,顾珍珍开口,“妈,你现在还有心思去逛街?”

    顾母点头,“这是自然的,今天刚确认,不日我就要当奶奶了,怎么能不庆祝一下?”

    顾珍珍立刻冲着曹心田扫视过去,停留在她的肚子上。

    “你怀孕了?我哥的?”

    曹心田大小姐一般的坐在沙发上,气势上态度上都是不一样的姿态。

    “当然是长卿的,感谢老天能让我怀孕。”

    顾珍珍冷笑,“感谢老天有个毛用,是我哥让你怀孕的,不是吗?也难怪,你若想怀上谁的孩子,只需要一包药下去,自然就怀上了,只是,我哥知道么?”

    “需要他知道不是很容易么?”

    顾珍珍从一开始就看不惯曹心田。

    不待见她。

    听她现在说话都那么有底气,“好心提醒你,最好还是别让他知道了,否则,你肚子的孩子保不住是肯定的,你能不能活着我就不确定了,你已经挑战了我哥无数次底线了,你知道么?”

    曹心田沉思,似乎也在考虑这个重要性。

    顾母连连说道,“珍珍说的对,这件事先别声张,这阵子他也根本不会回来,只要心田你以后别出门,就能遮掩这件事,等长卿发现了,若快生了,他没辙了,只会娶你给孩子一个家。”

    曹心田点头,同意她的话。

    顾珍珍手机响了,她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拎起包包便站起身,“妈,我先走了,惜朝在等我一起吃晚饭。”

    顾母摆摆手,“走吧!”

    顾珍珍欢快的,迈着轻盈的步伐出了顾宅的大门,和安惜朝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只是除了肚子的孩子是个绊脚石之外。

    刚才她之所以提醒曹心田,只是因为自己现在也是个怀孕的女人。

    也是刚刚知道。

    她今晚决定吃过饭便去医院拿掉这个孩子。

    因为她不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安惜朝的还是马龙的,遇到这种情况,宁愿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

    她宁愿做掉,也不愿意承担风险。

    跟马龙,她觉得早已经是过去式。

    不想再提及,是死是活儿都跟自己没关系。

    这二三个月,日子过的相当安宁,如果没有肚子里这个不知亲爹的孩子,更好。

    来到安惜朝约定的地点,两个人和和美美的吃完饭,她借口自己今天有事情要去做,便吃完就离开了。

    伪装好自己,便来到医院挂号,进行手术流产。

    上一次的引产手术她仙子仍记忆犹新。

    上一次没打麻醉,疼的她死去活来,这一次,她坚决让用局部麻醉。

    只是她没想到,就算是局部麻醉,敏感的身子还是会感到疼。

    那疼让她抓心挠肺,干忍着,心里后悔不已。

    手术很快便完成了,她艰难的下了手术床,不敢在这里停留,连点滴都没打,就匆忙离开。

    回到家,躺在床上,这才舒缓了一口凉气。

    躺在那里,只是突然觉得下身出血有些多。

    重新起身查看。

    顾珍珍吓了一跳,连忙换上底/裤,垫上卫生巾,这才重新躺在那里。

    半夜,已经睡着的她被电话给催醒了。

    是座机。

    她慢慢的起床去接听电话。

    “喂。”

    “珍珍,是我。”马龙的声音。

    顾珍珍心突跳,“你又打电话干什么?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

    “珍珍,我在你家大门口。”

    “在我家大门口,你以为你能进来吗?我家可是有保镖的!”

    马龙哼道,“有保镖,我也能进去,你是自己给我开门,还是我自己进去?”

    顾珍珍立刻将电话给挂了,不理会他,只觉得他是疯狗一枚。

    重新躺在床上入睡,个把小时后,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只觉得有响声。

    缓缓坐起身,便看见有人影朝着她走来。

    顾珍珍一把打开灯,便看见马龙果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来——”人还没说出口,她的嘴便被他强硬的捂住了。

    顾珍珍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

    马龙低哼,一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随便你喊,让你的保镖们看看你和我正在做什么就是了。”

    手一把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把,游弋来到她的两/腿间,“大姨妈来了?”

    顾珍珍点点头。

    “就算大姨妈来了,也不能消除我想搞你的决心。”

    顾珍珍死命咬住了他的手,他一疼,手立刻松开,却给了她一巴掌。

    “马龙,我刚流产,你别碰我。”

    她浑身无力的说道。

    “流产?!”这无疑是刺激了马龙,“你个臭女人,要不是你流产,我儿子都快要出生了!”

    顾珍珍反驳,“那怎么能怪我,谁让你背叛家庭的!”

    马龙面色狰狞,“都是我的错,是吧?你就没一点错,是吧?老子今天还非要搞/你!”

    “马龙,你现在若真的碰我,明天我就让我哥将你妈和鸭子的视频放出去!”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简直让他崩溃。

    两巴掌便打在了她脸上,“再TMD的给我说一句试试!”

    顾珍珍捂住脸,想下床,却被他用一旁的胸罩给绑住了双手。

    “我管你明天是不是会天塌下来,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住!明天曝光我妈的,我就曝光你的,随便曝光!你先曝光,我就立刻让你上头条,看看媒体是关注我妈的多,还是关注顾家女儿的多!反正我贱命一条!”

    他一旦义无反顾,什么都不要的时候,是极其可怕的。

    因为没有了什么束缚他。

    “那可是你妈啊,你要想清楚,那可是生你养你长大的亲妈!”

    马龙基本上此时此刻疯狂了,咬住了她的殷红,顾珍珍疼的不得了,觉得快要被他咬断了。

    但又不敢吱声,若被下面的保镖们看见,她跟会羞愧咬死。

    就是她这种心理,才让马龙肆无忌惮的放肆。

    内/裤被他强/行的扒/掉,湿漉漉的血迹立刻便嗅到了血腥味。

    顾珍珍恼怒不已,“我刚动过流产手术,你别碰我!”

    “我就碰/你,看你能怎么的。”马龙邪笑。

    他直接便进/入了她的身体,这个刚流产过的身体十分的虚弱。

    “呼~~过瘾!”

    每进入一次,便可以看见血液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他仿佛真的心理变态了。

    不顾她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换了几个姿势,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

    做完擦了擦血迹,提上裤子便走人。

    顾珍珍早已昏死了过去。

    马龙从二楼的窗户用无音降落伞落到了顾珍珍别墅后面的那一家的院子里。

    因为长期无人居住,却成了马龙进入顾珍珍卧室又不被保镖们发现的最佳捷径。

    离开这里,他还不忘翻出顾珍珍的钱包,拿走一沓现金,以及顾珍珍的耳环,脖子里的项链都被他给拿走了。

    从高档小区出去。

    马龙乘车难得的没有去堵场,这些天,他欠了好几十万的债务,这几天都没敢去。

    回到只有他和马母的家。

    将钥匙插进门里,客厅里静悄悄的。

    马龙喊了一声,“妈?”

    没人应声,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答,只好推开了马母的房间门。

    打开灯,里面空无一人。

    马龙立即给她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直至打了三遍才接听。

    “妈,你在哪儿?”

    马母支吾了一下说道,“我已经睡了,怎么了?”

    “我就在你房间里,你在哪儿睡了?”

    马母闻言,吓了一跳,没想到今天晚上儿子回家了!

    她说道,“我在外面的超市里,马上回家。”

    说完挂了。

    穿上衣服,立刻匆匆忙忙的回家赶,顺便去超市买了点吃的,推开门便见他坐在沙发上。

    “小龙。”

    “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男人去了?”

    马母死不承认,“没有,我现在没钱,用什么找啊。”

    “早晚让人将你的这丑事给你放网上,丢人现眼。”

    马母不吭声,“你最近都不会来,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回来睡觉。”

    他站起来,将桌子上的一罐啤酒给拿在手里,回了房间。

    马母这才缓了缓气息,刚才一路上她都提心吊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