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18】我忍你很久了(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20字)

    回到房间,关上门,马母掏出手机给江城编/辑了一条短信。阿甘小说网

    这才安心的躺到床上。

    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原本她刚脱了衣服,还没来正事呢,儿子的电话便打来了。

    以为他不会在家,准备撒个谎就行了,谁知他在家里。

    这才急急地往家里赶。

    现在一个人躺在这床上,未免有些孤枕难眠,但儿子就在隔壁,马母也只能想着。

    马龙倒是倒头就睡,很快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将顾珍珍的耳环和项链都给卖了。

    拿着钱猴急的买了DUPIN,仅剩不多的钱没敢去赌场, 直接来到了杨歌工作的宿舍。

    看见他来,杨歌情绪失控,“你出去!谁让你来的!”

    马龙一笑,“找你有点事,出来。”

    杨歌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出去。

    “我不出去。”

    她拨打给下面的保安,“上面有人捣乱。”

    果然,马龙还没来得及下去,就被保安给请了出去。

    杨歌精神有些失常了,她白天不敢睡觉,就算勉强睡着,也会做噩梦。

    家属楼那个家,她也自从那次后就没再回去过了。

    杨母也没给她打过电话,母女关系似乎彻底的瓦解了。

    她的心理负担十分的重,挣的钱勉强够吸/毒的,但因为几个月的毒/品影响,她原本的花容月貌在渐渐地被摧残,身型消瘦。

    一张脸枯黄暗沉,从不出门。

    原本回头客还挺多,渐渐地便少了。

    杨歌的日子最近也是支出的多收入的少。

    她想戒,却没有那个毅力。

    知道这是个无底洞,但现在的自己,她都讨厌自己,更别说别人了。

    马龙被拖走后,杨歌想继续睡一会儿却睡不着了。

    她的毒/品没有了,今晚打算多努力点。

    只是,在这个时候,毒瘾犯了。

    同宿舍的另外几个女人见此情况吓着了,连忙叫来妈咪。

    妈咪看她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将这个月的钱结算给了她。

    让她滚蛋。

    出了人命又要赔偿一大笔钱。

    杨歌晚上带着自己的衣服离开了这里,结算的钱买了毒/品后,又再次所剩无几。

    悲观的情绪一直笼罩着她,她只能重新回到自己的家。

    好久没回来的家。

    打开门,房间里静悄悄的。

    她也懒得去喊杨母。

    回到自己的房间。

    只是脑子里还有着那天的恐怖记忆,纵然有些惧怕,但她还是倒头就睡。

    睡了一个下午,再次醒来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的。

    穿着拖鞋打开门,入眼的便是一场激情大戏。

    母亲高昂的声音深深的刺激了她,她靠在门边,两眼看着,面无表情。

    目光中一片浑浊,没有任何焦距,仿佛在看一场动物之间的运动而已。

    战斗结束,马龙心满意足的从杨母那里拿到一笔大钱,杨母看着他,“这可是我的最后一笔钱了,我女儿的赔偿金都给你了,最近你投资的店面在哪儿,有空我去看看。”

    马龙应了一声,“明天我来接你去看看。”

    看了一眼门口的杨歌,他嘴角带着笑容,离开。

    门砰的关上。

    她语气冷淡,“他不会再来了。”

    “你没听他说明天来接我的吗?”

    “那你明天等着好了。”

    说完,门腾地给关上。

    杨母洗完澡,做了饭,也不喊她。

    吃完去楼下跳健身操,小日子过的春风得意。

    她总想着自己投资五十万给马龙开店,自己又不用管,又有分红,多轻松,反正明日去看看就知道了。

    ***

    余冰雁的父母让叶小艺烦透了。

    不单去权赫柠办公的地方拉横幅让其还女儿公道,还去她的服装店门口如此做。

    这不,天渐渐黑了,他们还在门外,严重影响了服装店的生意。

    原本想置之不理的叶小艺恼了。

    报了警。

    警方最后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劝余家父母,已经赔偿了一千万,就适可而止吧,毕竟,是你女儿犯贱在先。

    但他们坚决不同意。

    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就是让权赫柠娶余冰雁才能和解。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就是逼着权赫柠去摘天上的月亮。

    警方调解无效,权家父母知道了此事,不想儿媳妇受委屈,将余家二老叫到了权宅。

    两个人带着余冰雁站在权宅门口,有些怯步。

    但打着为女儿讨公道的名义,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

    权母因为保养得当,快五十岁的年纪,硬是跟三十几岁的一般。

    余母和她年纪相当,却愣是成了陪衬。

    “喊你们来,是因为想跟你们好好谈谈关于这个事情。”

    余母挺着脊背,“我亦是。”

    “我们赫柠是我们权家的独子,他没兄弟姐妹,我们这样的家庭,一点不谦虚,想进我们家当少奶奶的女人们实在是多如牛毛,我是近日来才知道有你们女儿这么一个人,赫柠从来没在家提及过,如果早提及了,就算我那么急着催他结婚,也断然从一开始就不给你女儿接近我儿子的机会。”

    一番话,意思不言而喻。

    余母被她的话气愤难当,“你是在说我女儿配不上你儿子是吗?”

    权母轻笑,端起茶杯,笑盈盈的说道,“这还用说吗?不是明摆着的吗?不是我们财大气粗,欺负你们,是因为你们家跟我们家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这也就算了,你女儿的人品也是这么低下的,就更是进不了我家的门槛了。”

    余母哼道,“别说你不同意,赫柠这样身份的,我一开始也不想让我女儿跟他来往,黑/社会的头子,迟早被人宰的命,一般下场不会有多好。”

    权母的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茶水喷溅出来,桌面上到处都是。

    佣人见此,赶紧擦拭。

    “黑社/会的头子?”权母冷笑,“我们F国可是允许存在的国家,既然你知道你女儿跟我儿子在一起,迟早会被人宰,那你近日闹事意欲何为啊?拿着这笔一千万的巨款好自为之就是了。”

    “我说是你儿子迟早会被人宰,不是说我女儿。”余母悻悻然的回答,“再说,给的钱确实不少,我们也没说少,有的死人也才赔偿一两百万,只是,钱再高,能让我女儿的生育能力回来吗?”

    “这是她咎由自取,怪得了谁?明明知道,我们赫柠已经结婚,怀着别人的孩子来冒充就算了,还屡次惹事,挑战正室的威严, 我们小艺做的是对的,难不成要让你女儿欺负她的头上来吗?”权母目色带冷。

    “就算她再有错,也不能这么对待我女儿,毕竟这以后,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还有谁会娶她,所以,赫柠必须为此要负责。”

    权母嗤笑,“负责?只能在经济上负责了,至于娶她,这是没有一点机会的事情。”

    “那你喊我们来这次谈话就没什么意思了,我们作为父母坚决为我女儿维权,我们会联系媒体的。”余母说话坚决。

    “可以。”权母说道,“既然这样,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请你们,将我儿子给你们的一千万返还给我们,你们无论怎么做,都随便你们。”

    “这是对我女儿精神上的抚慰费,凭什么返还?”

    权赫柠牵着叶小艺走进来,“精神上反而抚慰费?我给她这笔钱让她永远的离开这里,再也别回来的费用,可不是什么精神上的补偿,再说了,我一直不否认我对你女儿存在爱意,但这件事后,我彻底的看清楚了她的人品,今日你们若不做个决定,你们一家四口活不到——”他顿了顿,接着吐出了四个字,“明天早上。”

    余母脸色突变,“你以为我害怕你们的威逼利诱吗?”

    “不害怕,现在走吧。”

    “你————”余母说不出话来。

    余冰雁脸色不大好,慢慢的走到权赫柠的面前,看着他,“你还爱我吗?”

    叶小艺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爱不爱,现在说这个还重要吗?”

    “我知道,你还爱我,赫柠,你为什么就那么懦弱,你爱我,为什么不想跟我一辈子在一起,你为什么不争取自己的真爱,跟这个母老虎在一起。”

    叶小艺走到桌子边,在盘子里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不语。

    权赫柠看着她,突然觉的,看她的脸不再是怎么都看不够,而是看的够够的。

    “冰雁,错过就是错过了,这没什么好说的,我希望你拿着这笔钱以后好好过日子,到此为止吧。”

    “你真让我失望。”

    “你也是。”

    余冰雁回头,看向叶小艺,“在医院里打我几次了,在你公婆和赫柠面前就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真虚伪。”

    叶小艺吃了一半的苹果丢手便砸在了她的脸上。

    余冰雁完全没料到,倒退一步。

    “我还装吗?我想打你,别说在我公婆赫柠面前,就是在你爸妈面前照打不误。”

    余母歇斯底里,“你们家人太欺负人了!凭什么打人!”

    叶小艺上前,“凭什么?不凭什么,老太婆,我忍你很久了,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打。”